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6章 奶奶的為人處世

第66章 奶奶的為人處世


就算是發現這三個小家夥都挺聰明的,但是齊博康也沒有一口氣教太多,貪多嚼不爛的道理,放在哪裏都適用。


他要先觀察觀察這三個小家夥的具體情況,再慢慢的調整教學的方法。


今天晚上的課程學完了,三個小家夥興奮的嘰嘰喳喳說了起來。


“溪溪,你真厲害,聽一遍就會了。”陸明磊看著自己妹妹,一點嫉妒的意思都沒有,反倒是頗為得意,這可是他妹妹。


他妹妹厲害了,他比自己厲害還要高興。


“哥哥也厲害。”陸雲溪決定還是多鼓勵自己哥哥,省得以後陸明磊厭學,“聽三遍就會了。”


“不行,不行……我笨死了。”陸明磊的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齊博康在一旁聽著,真不知道說什麽才好。


這要是讓外麵那些學堂裏的學生聽到,有人聽了三遍就會,還覺得自己笨死了,不知道那些學生會不會一頭撞死去。


“我連普通水平都達不到。”陸明磊遺憾的輕歎,還看了一眼聽兩遍就會的李天佑。


齊博康捋胡子的手一僵,他真想告訴陸明磊,李天佑那個真不叫普通水平。


不過,他想了想,還是算了。


省得這三個小家夥驕傲,讓他們覺得自己普通就好了。


三個小家夥學完了,陸張氏也將該收拾的東西全都收拾好了,熱水燒好了,大家洗漱一番也就各自休息了。


次日,陸王氏帶著陸雲溪跟李天佑去了鎮上,陸明磊在家裏幫著陸張氏忙活家裏的事情。


到了鎮上,陸王氏去了陸學理的老丈人家。


“娘,您還帶這些東西過來幹什麽?”方秀娟的爹跟陸學理都在鋪子裏忙活,家裏就剩下她跟她的娘在。


“你們鎮上東西比我們村裏多,不過,這新鮮的蘑菇跟野雞你們可不常吃,就當是吃個鮮吧。”陸王氏笑著說道。


她跟方秀娟的娘說了幾句客套話之後,就借口要帶著孫子孫女買東西,告辭了。


方秀娟送走了陸王氏之後,回了屋裏,方母這才說道:“你這婆婆辦事真是敞亮。”


“我最佩服我婆婆一個人帶大了四個孩子,如今啊,還把家裏管理得井井有條又心善。”方秀娟佩服自己婆婆不是一天兩天了,說起自己婆婆來,她臉上都是帶光的。


方母是商人婦,早年間也跟著自己男人忙著生意,見識自然不是一般婦人可以比的:“你能嫁給學理,遇到這麽個婆婆,是我兒的福氣。”


分家的事情鬧出來,陸學理心裏可是沒著沒落的,拿了一些東西回了家裏。


這些東西本來就是陸學理平日裏賺來的,拿了就拿了,沒有人會說什麽。


可是陸王氏擔心自己兒子在方家不好做,今天就帶著野雞跟蘑菇過來了。


要知道野雞就是鎮上的酒樓收的話,價格也不低了,更別說那最好的蘑菇,不是有錢就能買的到的。


那都是要村裏人上山采了之後,精心挑選過的。


這些東西,說價值的話,對於村裏的陸家來說,分量不輕。


更別說陸王氏這份心意,可是比價錢貴重多了。


陸王氏該辦的事情辦完了,她就不管方家怎麽想了。


她兒學理現在在丈人家跟著一起做買賣,她可不能因為這個,就習慣的沾光。那樣的話,她兒子怎麽在丈人家立足?


該做的事情,她這個當娘的,就要做到了,省得自己兒子為難。


也省得兒媳夾在自己男人跟自己爹娘中間難做人。


“奶奶,咱們去做什麽啊?”陸雲溪被陸王氏牽著手,仰頭問著。


“咱們啊,先去買幾本書。”陸王氏笑著說道,“你看你們齊爺爺是有學問的,這有學問的人,可是要看書的。”


陸王氏又不傻,她自然看得出來,齊博康那是為了報答她,才會留在家裏教家裏的孩子。


不然的話,就憑著齊博康的本事,在村裏辦個村學,也可以過得舒舒服服的。


別管為什麽齊博康不去辦村學,但是,陸王氏該答謝的就答謝,多了沒有,給他買幾本書,她還是能做到的。


“哦。”陸雲溪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陸王氏笑了起來:“以後啊,天佑跟溪溪你們也要看書的,奶奶啊,就等著你們好好的做學問,有本事。”


“好……”陸雲溪跟李天佑同時乖乖的應著。


兩個小家夥天真的聲音,讓陸王氏笑彎了眼。


她到了書坊之後,看著那門口,先在地上蹭了蹭自己的鞋底才進去,她是生怕腳上沾了泥巴,汙了這讀書的聖地。


“掌櫃的,我想買兩本書。”陸王氏來之前可是打聽過了,哪家的書比較好。


幾個書坊她比較了一下,還是這家更像她感覺裏賣書的地方,看著就這麽的……舒服。


陸王氏不會用雅致這個詞,但是,就知道,其他的書房看著太富貴,這家她看著舒服。


她感覺裏,讀書人的地方就應該這樣,清清淡淡的。


店裏的夥計抬眼一看陸王氏,就看出來這是從村裏鄉下來的農婦,但是,他沒有半點怠慢的意思:“大娘,你想看看什麽書?”


“就是給老先生讀的。”陸王氏笑著爽快的說道,“我也不懂這個,你看著給我拿幾本,給老先生看的,好點兒的。”


夥計估計了一下陸王氏的能力,去櫃上取了兩套書,問道:“大娘,你看這兩套可好?”


裝訂好的書本還散發著淡淡的墨香,陸王氏也不敢上手碰,隻是連連點頭說著:“好、好,就這兩套了。”


陸王氏給了錢,拿出幹淨的布來,妥妥當當的給包好了,這才背在身上,謝過了夥計之後,牽著兩個小家夥離開了。


“以後啊,你們可以用紙筆寫字的話,咱們就來這家買筆墨。”陸王氏笑著說道,“這家夥計是個實誠的。”


陸雲溪讚同陸王氏的話,這兩套書,連一兩銀子都不到。


要知道,但凡是沾上讀書人的東西,那都是貴的。


這不到一兩銀子的兩套書,可以說夠便宜了,要是她奶買不起兩套的話,估計那夥計就推薦她奶買一套了。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