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40章 皇上有嗎

第640章皇上有嗎


惠王重重的抹了一把臉,這才讓自己精神精神。


他現在有些感慨了,天佑雖說是在外麵長大的,但是遇到了陸雲溪,真的是福禍相依。


若是在京城皇宮長大,天佑去哪裏遇到這樣一個賺錢的奇才?


這是賺錢嗎?


這是扛著鋤頭,跑到別人家的財庫裏,吭哧吭哧隨便的挖呀。


關鍵是,那家主人還樂嗬嗬的在一旁看著,時不時的問一句:“夠嗎?不夠還有。”


這種被人賺了錢,還興高采烈的樣子……真的是忒傻了。


偏偏,這個傻勁……惠王覺得,就算是他,也會接著犯的。


“溪溪,跟你商量一下,你看看那個套裝的話……咱們怎麽說也都是親戚,你是不是可以先給我一套擺一擺?”惠王決定套個近乎,先占個小便宜。


“王爺,你這算是作弊了呀。”陸雲溪瞟了惠王一眼,無奈的說道,“這樣違背我的職業道德。”


賺錢都賺的這麽黑了,她還有什麽職業道德?


惠王鬱悶的想吐血!


“這樣吧。”陸雲溪擺了擺手,大方的說道,“誰讓你是天佑的大伯呢。等到最後放出套裝的最後一個花樣的時候呢,我讓王爺‘幸運’的成為第一個,好嗎?”


“不過呢,僅限一套而已。”陸雲溪笑嗬嗬的說道,“畢竟這裏麵可是有天佑哥哥爹的投資在呢。”


本來還想討價還價一番,多弄幾個套裝的惠王一聽,立馬閉上了嘴。


開什麽玩笑,跟陛下搶錢,他除非是傻瘋了。


誰不知道,陛下那是天天的愁國庫的銀子,想錢想的眼睛都快綠了。


這個時候跟陛下搶銀子,信不信陛下親自操刀砍死他?


“行,一套也行。”惠王趕忙答應了下來,生怕慢一步,最後連這一套都沒有。


“溪溪,那個楊知縣還有喊冤的楊夫人是怎麽回事?”惠王問道。


他可沒有忘記,大牢裏還押著人,離開旺安村之後,他還是要好好的審一審的。


“哦,那個啊……”陸雲溪將所有的事情跟惠王仔仔細細的說了一遍,聽得惠王是神色複雜。


這個陸雲溪是真夠狠的啊,最後離開了家鄉,還把所有的人全都給算計了一遍。


厲害!


他現在也理解了,為什麽剛才她那麽的忽視他。


就因為他“吼”了天佑一句。


這小家夥太愛記仇了。


但是,她對天佑的維護之心,他可是看在眼裏,還是相當滿意的。


天佑有這麽多人護著,他也就放心了一些。


來之前,他還擔心天佑過的不好,如今看來,除了貴妃娘娘不在的那段時間之外,後來,天佑到了陸家,倒是過得挺好的。


“楊知縣那樣的牆頭草,他怎麽會突然的跑來作證了?”惠王奇怪的問道。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就是覺得躲在暗處的臭蟲肯定不會放過楊老爺這個人的,反正是能往田叔身上潑髒水肯定會使勁潑的。”陸雲溪說道。


“給田叔潑了,然後順便把天佑哥哥給扯進來,他們就更方便辦事了。”


“我就是跟天佑哥哥說了一下,小心楊老爺他們,剩下的事情就是天佑哥哥辦的了。”


惠王看向了李天佑,問道:“那楊家的賬本都是你寫的?楊知縣也是你叫來的?”


“嗯。”李天佑微微點頭,沒有情緒變化的說道。


這事情於他來說,就跟呼吸一般的自然,自然是引不起他什麽情緒起伏了。


唯一讓他能有什麽情緒波動的,也就隻有關係到溪溪的事情了。


李天佑是沒什麽反應,但是,惠王反應可是有了。


嗯?


天佑就給他這麽嗯一下?


這反應太平靜了吧?


“天佑,你就不想說點兒什麽?”惠王追問道。


“說什麽?”李天佑奇怪的看著惠王。


惠王真的是要急瘋了:“你是怎麽安排反轉的?楊家人想要坑害你,你怎麽對付他們的,你不想說說?”


“不就是常規的應對?”李天佑不解的看向了惠王,說道,“請齊爺爺幫忙查一查楊家人的進賬出賬,然後,找到楊知縣,跟他談一談利害關係。”


“這個時候,他若是落井下石的話,他也不會有什麽好下場,他若是想當一個清官,我還是可以成全他的。”


“剩下的就是,那些人想要對付田叔的話,今天朝廷押送糧食過來,正好在眾目睽睽之下,讓一個有冤屈的婦人來鳴冤叫屈。”


“然後,不就是讓楊知縣過來做個證,當眾揭穿他們的把戲就是了,沒什麽複雜的。很簡單的流程。”


李天佑的漫不經心,讓惠王真的是不知道該說什麽才好了。


他的嘴巴張了張,愣是一個字都沒說出來。


他真想咆哮的問問天佑,這哪裏簡單了?


若是說在朝中打滾多年的大臣處理這件事情,處理的這麽周全,他是沒什麽意外。


關鍵是,天佑才多大?


怎麽這麽隨意的就給處置了?


惠王看向了齊博康跟袁玉山,他眼中的掙紮,讓袁玉山真想仰天大笑三聲,痛快!


真的是太痛快了!


他現在真的是太喜歡惠王了。


惠王一來,那個傻子就不是他了。


換人來當了。


“天佑,你還真是……挺厲害的。”惠王最後,隻能是幹巴巴的說了這麽一句。


李天佑靦腆一笑:“我不算厲害,不過就是一些小事罷了。”


“真正厲害的是溪溪,我跟溪溪是一家人,溪溪這麽棒了,我要是再不努力,可是會被嫌棄的。”


惠王呆呆的瞅著李天佑,尤其是看到天佑眼底泛起的濃濃異樣的神采……天佑話裏的意思,不會是他理解的那個意思吧?


“溪溪,我抓了鳥回來了!”院子裏突然的想起來陸明磊的聲音,陸雲溪眼睛唰的一下就亮了起來,“天佑哥哥……”


“去吧。”李天佑笑著輕輕的一捏陸雲溪的小手,“不許亂跑,不許摔著。”


“知道啦。”陸雲溪痛快的答應完了之後,跑了出去。


等到陸雲溪一走,惠王還沒有說話,李天佑直接說道:“就是王爺想的那個意思。我要是不厲害的話,真的是配不上溪溪了。”


“胡說……你乃大溍堂堂皇子,怎麽會配不上一個民女?”門第之見在惠王心中可是根深蒂固,他下意識的反駁道。


“溪溪有錢,咱們大溍,別說是皇子有沒有了,就是皇上,有嗎?”李天佑一點兒麵子都不給的噎了回去。


惠王:“……”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