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30章 無情人

第630章無情人


與陳大夫的殷勤完全不同,胡大夫隻是漫不經心的擺了擺手,隨口說道:“別什麽神醫不神醫了,你還是叫老夫江湖的諢號,鬼醫便是了。”


“不敢不敢。”陳大夫連連拱手賠笑行禮,“早知胡大夫在此,我也不敢跑來獻醜。”


“無妨,不過都是給人看病。誰來都一樣。”胡大夫倒是真的不計較這個。


“這怎麽會一樣?”陳大夫的態度明顯不一樣,剛才對惠王,他是想巴結,那熱情能看得出來是為了利益才裝出來的。


但是麵對胡大夫的時候,陳大夫這種熱情跟恭敬外加佩服,絕對是從心底深處發出來的,沒有一絲一毫的勉強。


“胡大夫一出手,這病人以後肯定不會落下病根。若是我的話,也隻有一半的把握。”陳大夫佩服的感慨著。


這種在醫術方麵的高低問題,陳大夫連比都不用比,自己就認輸了。


他確實是不如胡大夫。


“大夫,您的意思是說,我爹的身體以後不會落下病根?”病人兒子突然開口呆呆的問道。


他是聽不懂其他的東西,也理不清楚裏麵的關係,但是,他隱隱約約的好像是聽明白了,他爹的身子以後沒事了?


“自然!”陳大夫快速的搶在胡大夫之前開口,“能遇到胡大夫,真是你們的造化。有胡大夫出手,你就放心吧,你爹的身子絕對不會有問題。”


“謝謝大夫、謝謝大夫!”病人兒子連連對著陳大夫跟胡大夫道謝。


陳大夫慌忙擺手,這要是其他別人的道謝,他也就接下來了。


這可是對胡大夫的道謝,他瘋了也不敢搶胡大夫的風頭啊。


“治好你爹的是胡大夫,你跟胡大夫道謝就是了。”陳大夫趕忙說道。


病人兒子要對著胡大夫道謝,胡大夫哼了一聲,淡漠的說道:“不用跟我道謝,我不過就是受了陸姑娘所托,為你們治病而已。”


“行了,讓你爹好生歇著,明日,我再來給他看診。”說罷,胡大夫轉身就走,去其他的小山洞裏看別的病人。


至於跟惠王套近乎什麽的,這種事情,根本就不在胡大夫的意識之中。


他沒有必要去巴結討好王公貴族。


胡大夫前腳走了,後腳惠王就跟了過去,他倒是想看看這位胡大夫的本事。


尤其是剛才,明明想討好他的陳大夫,這個時候竟然完全無視他的存在,巴巴的跟在了胡大夫身後,就跟個小學徒似的給胡大夫打下手。


這一切可是讓惠王覺得新鮮。


尤其是,惠王看到一臉茫然的田春生以及臉色發黑的彭元洲,心裏便明白過來,這大夫的事情,跟田春生他們沒有半點關係,都是旺安村自己弄出來的。


事情……好像越來越有意思了。


等到轉了一圈之後,惠王是聽得有點兒頭暈。


主要是陳大夫不停的叨叨著:“如此用藥、妙、實在是妙……原來還可以如此入針、高、實在是高……”


具體的一堆什麽藥材名字,穴位名字,還有一堆中醫理論,惠王是聽不懂。


隻是從陳大夫越來越亮的眼睛可以看得出來,陳大夫是對胡大夫佩服的五體投地,除了點頭附和就隻剩下稱讚敬佩了。


彭元洲還想用陳大夫來擠兌陸雲溪他們安置流民的事情……如今這陳大夫倒是真的發揮作用了,隻可惜這作用……估計彭元洲自己都沒有想到吧。


等到所有的病人都看完了,陸雲溪這才笑眯眯的問道:“通判大人,你還要看什麽?”


彭元洲氣得牙齒緊咬,額頭青筋都蹦起來了。


奈何,惠王在一旁站著,有多少的火氣,彭元洲也隻能是生生的壓回去。


他努力的擠出了一抹笑模樣來,小心翼翼的說道:“既然流民被安置的很好,那我也就放心了。”


“王爺遠道而來,不如……”


“不必了。”惠王擺擺手說道,“既然本王到了這裏,正好好好的看一看,你們先退下吧。”


“是。”田春生自然是沒有任何異議的拱手行禮。


彭元洲心中再有不甘也隻能跟著退下。


反倒是陳大夫,可憐巴巴的瞅了胡大夫一眼,那眼神分明就是想要留下來。


隻可惜,胡大夫就跟沒看到一樣,幹脆的轉頭,忙他的去了。


陳大夫遇到如此“無情人”也隻能是揣著一顆破碎的心,三步一回頭的跟著彭元洲他們離開了。


陳大夫這被無情人拋棄的小媳婦姿態,看得陸雲溪唇角直抽,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到了山下,田春生看了彭元洲一眼說道:“我剛才看到賈老似乎身體不適,既然你跟陳大夫的關係這麽好,不如請陳大夫給賈老看一看。”


“賈老德高望重,真的出了什麽差錯,我怕你擔待不起。”


田春生說完這話之後,便直接的回了府城,留下彭元洲自己在原地咬牙切齒的在心裏咒罵不停。


本來今天是可以好好的在王爺麵前狠狠的踩死田春生他們的,怎麽會冒出來一個胡大夫?


彭元洲越想越是不對勁,突然的轉頭,盯著精神恍惚一直眺望旺安山方向的陳大夫,厲聲叱問道:“陳大夫,你是不是被陸雲溪他們給收買了?”


還在琢磨著怎麽能混回去,再跟在胡大夫身邊好好討教討教的陳大夫被彭元洲一嗓子給驚得回身。


他根本就沒有聽清楚彭元洲的問話,而是就跟抓到了救命稻草似的,急忙追問道:“大人,看樣子,你與陸姑娘他們是認識的,你有沒有辦法送我去胡大夫身邊,再跟胡大夫請教請教?”


彭元洲氣得真的是快要頭頂冒煙了。


“陳大夫,你跟陸雲溪他們是一夥的吧?你故意的答應完我,再在王爺麵前讓我下不來台,你可是好深的心機!”彭元洲咬牙怒叱。


陳大夫這才聽明白彭元洲話裏的意思,搖頭道:“大人,你真的是誤會我了。你讓我過來的時候,我可不知道胡大夫在此。要是早知道胡大夫在的話,我也不會就這麽過來,肯定會好好的換身衣服,多帶著點兒……”


“你少在這裏跟我裝傻!”彭元洲不耐煩的打斷了陳大夫癡迷的話語,“平日裏大家夥總是吹噓你的醫術多好多好,見到一個胡大夫你就變成這樣,你對得起你在外被人追捧出來的名聲嗎?”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