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28章 庸醫

第628章庸醫


他們逃難到了文慶府的時候,他爹就已經病倒了。


在文慶府裏是喝了熱粥,喝到了一些藥,也分到了一床被子,可還是不行。


直到住進了山洞裏,才有了大夫細致的給看病。


他爹的身子明明是一天好過一天,怎麽現在這個大夫直搖頭?


“你爹寒氣入體,加上他自己本身身體就不好,這次可是雪上加霜。命算是保住了,但是,以後肯定是要落下病根的。”陳大夫的話,讓病人兒子臉都白了。


他慌亂的看了一眼自己父親之後,磕磕巴巴的說道:“可、可是,這裏的大夫說,我爹沒什麽問題的,隻需要再調養一段時間,就、就沒事了。”


“沒事?誰跟你說的沒事?”陳大夫聽到這人在質疑自己的診斷,那臉可是吧嗒一下就掉了下來,不悅的訓斥道,“你去外麵打聽打聽,我的診斷什麽時候出過錯?”


“經過我手多少疑難雜症都痊愈了。”


“疑難雜症尚且如此,更別說你父親這明顯的病症了。”


“我說你爹的身體會落下病根就是會落下病根。”


陳大夫的話,可是讓陸雲溪不高興了:“誒,你自己治不好,還不許別人治好啊?”


“你自己學藝不精,就不許有比你更厲害的大夫?”


陸雲溪的話,讓陳大夫不悅的轉頭,看了過去。


他可是有名氣的大夫,多少病人大老遠的趕過來,就是為了讓他給看病。


他的診金高不說,平日收到的謝禮也是大把大把的。


這次要不是文慶府的通判親自出麵,他才不會過來給這些流民看病。


知道不知道,耽誤他一天的時間,讓他損失多少錢嗎?


“比我厲害的大夫當然有了。”陳大夫冷笑一聲說道,“不說太遠的,就在文慶府外,有一名醫隱世而居。若是他的話,可是能治好病人,不會讓他落下病根。”


陳大夫的話,讓病人兒子眼睛一亮。


“不過,那位名醫可不是那麽容易出手的。不知道有多少達官貴人,捧著無數的金銀財寶都無法讓其動心。”


“更有那病人死在他家門口,依舊無法令其動容。”


“想要請那位名醫出手,完全看他的心情。”


“更別說,他是從來不出診的。”


“你們要是把那位名醫給請來,倒是能不讓此人落下病根。”


陳大夫的話,是每說一句,就讓病人兒子眼底的光亮暗淡了一分,最後,變為一片死寂。


沒希望了。


他們根本就是窮得叮當響,不說湊不出來診金,就算是有錢,那位名醫也不見得會給他爹看病。


“山子,不用想這麽多。這次能活命就已經很好了。”躺在床上的病人開口勸著自己的兒子,“爹都這麽大歲數了,身子骨本來就不好,這不算什麽。”


“爹。”病人兒子難受的說著。


“唉,可惜了……”陳大夫遺憾的搖頭,“要是早一些找到我,從一開始就是我給你診治的話,我還有一半的把握,讓你不會落下病根。”


陳大夫這話,分明就是在指責是陸雲溪他們找了庸醫,這才耽誤了這些病人的病情。


同時,他還在暗示田春生的無能。


身為知府,竟然沒照顧好逃難過來的流民,他這個知府是怎麽當的?


彭元洲眼底閃過了一抹解恨的冷笑。


田春生跟陸雲溪還有什麽話可說?


能找到有溫泉的山洞,算他們好運。


隻可惜,他們的好運氣全都用完了。


惠王眉頭微皺,當時的情況,流民大量湧來,田春生被打個措手不及,有些紕漏太正常了。


但是,有些人就是喜歡雞蛋裏挑骨頭,辦事不見得辦得好,但是找茬兒可是找得準。


“田春生。”惠王開口問道,“當日你可曾找過大夫給流民們看病?”


“找過。”田春生趕忙說道,“是文慶府中的大夫,給開了方子,也一起熬藥給生病的人服用了。”


“嗯。”惠王倒是滿意田春生的舉動。


那種忙亂的時候,田春生還能安排這些,算是考慮很周到的了。


至於,請來的大夫沒有完全治療好病人,那根本就不是個問題。


就算是宮中的太醫,也不見得什麽病都能治好的。


“再去看看其他的病人吧,若是有能挽救的,趕快救一下,不要鑄成大錯才是。”陳大夫這個時候開口,無奈的歎息。


“有些病,現在看起來沒什麽,等過段時間突然爆發,可是要人命的。”


“陳大夫說的是。這關係到人命,自然還要請醫術高超的大夫來好好的診治診治才安心。”彭元洲快速的接口說道,“不然的話,暫時沒有了性命之憂,等到隱患爆發,可是追悔莫及。”


彭元洲這話裏的意思多明顯,不就是說這些流民隻是暫時安全了,以後,可是後患無窮。


“我要是沒看錯的話,這個病人算是這裏病情最輕的,當日還有幾個病情比他重得多的。王爺、大人,咱們一起去那邊看看吧。”


“總不好隻看這病情輕的,不管病情重的。”


彭元洲分明就是在暗示惠王,田春生在避重就輕,在糊弄惠王。


“這邊不過就是距離最近,才就近進來看的。”田春生解釋了一句,他生怕惠王誤會。


惠王剛想說話,就聽到身後響起一道不客氣的聲音:“讓讓。”


惠王詫異的轉頭看過去,隻見一老者穩步走了進來。


老人五十多歲的樣子,但是特別的精神,那精神麵貌,絲毫不遜於三十來歲的壯年男子。


他身著簡樸的布衣,挎著藥匣,走進來之後,完全無視山洞裏的這幾個人,自顧自的走到了病人的床前,伸手,搭了搭病人的手腕,點了點頭:“恢複的不錯。藥要按時吃。”


彭元洲一見,心中大樂,這麽好的機會,他怎麽可能錯過:“那藥再按時吃也沒有用,病根都落下了,去不掉的。”


他的話終於是成功的引起了老人的注意,老人轉頭,兩道犀利的目光就這麽掃了過來,驚得彭元洲心髒猛地一縮,忍不住踉蹌後退。


退了兩步,彭元洲這才反應過來,他退什麽?


他堂堂一個通判,還怕個庸醫不成?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