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24章 前來作證

第624章前來作證


“大人,他們一定是胡說的,胡寫的。我們家的銀子他們怎麽可能會知道?”楊夫人一見惠王慢條斯理的翻著冊子,可是慌了。


“是不是,一查便知。”讓眾人意外的是,說出這句話的人,並非是惠王,而是彭元洲。


彭元洲眼睛一瞪楊夫人,冷冷嗬斥:“你有冤鳴冤,休要胡說八道,汙蔑大人。”


她是不是蠢?


真的想查賬的話,怎麽會查不清楚?


楊夫人呆了呆,隨後反應過來,趕忙對著惠王磕頭喊道:“大人,是民婦一時糊塗。其實有多少銀子民婦也不清楚,銀子都是民婦的夫君拿出去的。”


“但是,銀子確實是被田春生給拿走了。”楊夫人明白了彭元洲的暗示,快速的說道,“王爺,不管那銀子是不是用在流民身上,那也是我們家的銀子!”


“你鬧清楚啊,銀子可不是田叔從你家那裏拿的!”陸雲溪快速的說道,“那都是楊知縣送來給田叔的。”


“就都是有人證的!你自己也說過是楊知縣拿的。”


“要不是他逼迫的話,楊知縣又怎麽會做這樣的事情?”楊夫人氣惱的質問。


“那是我看不慣你們的所作所為!”突然的嗬斥,讓眾人疑惑的轉頭看過去。


惠王饒有興致的看著疾步而來的知縣,這個就是他們說的楊知縣吧。


比起那個楊知縣來,惠王的目光在陸雲溪的身上轉了一圈,他對她可是更感興趣。


才說到楊知縣,楊知縣就來了,事情是不是太巧了?


“卑職楊一和拜見王爺。”楊知縣快速的跪倒行禮。


“起來吧。”惠王一擺手說道。


“王爺,卑職過來就是想證明,這楊氏所言全都是胡說八道。”楊知縣起身說道,“卑職有一子,小時生過一場重病,病好後,腦子一直不好。”


“卑職一心想為犬子尋一女子成親。卑職也是有著私心,希望在卑職有生之年,還可以幫著犬子養大孫子,等到卑職不在了,犬子也能兒孫滿堂有人照顧他。不至於讓他孤苦終老。”


“那楊家說,他們家的女兒願意與卑職家聯姻。卑職自然是大喜過望,同意了這門親事。”


“後來,卑職才知道,原來那楊家大小姐並不同意,乃是被她的父親繼母逼迫。而楊家更是利用與卑職聯姻的機會,強奪了陸家的絡子作坊。”


“卑職知道了之後,立馬補救。毀了兩家的婚約,同時為楊家大小姐追回她娘親多年的嫁妝,還有這些年楊家該給她的補償。”


楊知縣說得可是極其的清楚,他是受害者,被楊家給騙了。


好在他知道後不僅馬上改正,而且還為楊家小姐拿回了本該屬於她的東西。


這些東西並非是楊家的,而是楊家大小姐的。


“因為知府大人是楊家大小姐的親舅舅,將楊家大小姐給接回府中照顧。卑職這才將那些銀子送到了知府大人這邊。”


“卑職是真的沒想到,知府大人與楊家大小姐如此大義,將自己的銀子全都捐了出來,用在文慶府百姓身上。”


楊知縣的這些話一出口,楊夫人身子晃了晃,差點兒都要跪不住了。


“田春生,看來,這是有人在誣告你了。”惠王看向了田春生。


田春生抱拳,沒有說話。


“大人,事情不是這樣的,民婦家被害得……”楊夫人還想再說,卻被惠王直接打斷,“來人,把她拖下去,關入大牢。等本王看完流民,再審。”


“是!”護衛應了一聲,剛要過去拉楊夫人,楊夫人急忙大叫,“大人,民婦冤啊!真的冤啊!”


“我們家都被他們害得家破人亡了……我們苦呀!”


“大人,是否可以好好審問審問?學生見她似乎確實有冤屈。”賈老可還在地上跪著呢。


他這麽大的年紀,膝蓋疼得不行不行的,腿都快要跪僵了。


但是,惠王不開口讓他起來,他是不敢起身的。


就算是這樣,他竟然還有勇氣開口,陸雲溪不得不佩服賈老這不知死活的本事了。


他是不是在文慶府被人追捧的太得意忘形了?


不過就是有一個戶部侍郎的學生而已,那個學生能跟王爺比嗎?


她是真的不知道,他哪裏來的底氣,敢這麽說話。


“本王的話,你不曾聽到?”惠王隻是目光淡淡的掃向了賈老,就這平淡的一眼,那身為上位者的氣勢,便壓迫的賈老情不自禁的彎腰低頭。


“你這樣的還在教書?真是誤人子弟!”惠王說罷,拂袖而去。


惠王的一句話,可是否定了賈老最在意的事情。


讓他噗通一下癱倒在地,惹得旁邊跟他關係好的百姓趕忙的過去查看,生怕他發生什麽意外。


至於楊夫人,早就被堵住了嘴,拖了下去。


彭元洲眸色暗了暗,一咬牙,還是快速的跟了上去。


他是真的沒想到,這楊夫人竟然一定用都沒有。


惠王怎麽會這麽明顯的偏向田春生呢?


還有那個楊知縣,來的也太是時候了。


彭元洲心裏是揣著一肚子的疑惑,快速的跟上。


這邊的事情暫且算是田春生過關了,但是等著見到流民,他看田春生怎麽辦?


還有流民在,彭元洲低落的心情快速的恢複正常,跟了上去。


從山下到村子裏麵,還需要一段距離。


一行人步行進山,路上還有殘留的冰,可以說,並不是多麽好走。


速度慢了一些,但是,惠王並不在意,一路上,他關心的問著:“那些流民在你們村子裏可還好?”


“好呀。”陸雲溪重重的點頭。


惠王聽完,忍不住笑了:“好就好。”


跟在後麵的彭元洲則是不屑的撇了撇嘴,在山裏住著,能有什麽好的?


陸雲溪說瞎話說的跟真的似的。


別以為這件事情是可以打嘴仗糊弄過去的。


他這邊可都是有底兒的,流民的人數什麽的全都登記在冊。


最重要的是,那些流民全都按了手印的。


是不是流民,是不是有人冒充……一查便知。


彭元洲可是信心滿滿,就等著徹底的看田春生的笑話。


有著這個盼頭,彭元洲也不在意山路難行,跟著大家夥愣是沒掉隊。


“到了。”陸雲溪突然站住了。


“到了?”惠王愣住了,同時用力的眨了眨眼睛,前麵哪裏有半點村子的影子?


這是到哪裏了?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