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23章 肆意灑脫

第623章肆意灑脫


楊夫人哭得可是夠淒慘,真是聽者傷心聞者落淚。


隻可惜,為之動容的隻有那些跟著賈老過來的百姓,至於惠王他們一直是麵部表情,陸雲溪嘛……則是滿臉嘲諷的在看小醜跳梁。


“大人,求您給民婦做主啊!”楊夫人再次重申。


“田春生,你怎麽說?”惠王轉頭問向田春生。


“田春生,你別說你沒拿楊知縣的銀子!楊知縣說了,就是你讓他找我們要的銀子!”楊夫人搶話,淒厲的尖叫,“你別想不承認!”


“楊知縣本就與我家老爺同宗,若不是你逼迫的話,怎麽可能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誒?”陸雲溪疑惑的問道,“楊知縣給田叔銀子的時候,不是說,那是因為你們欺負楊姐姐的補償嗎?”


“你這個續弦對楊姐姐不好,然後,還要把楊姐姐嫁給楊知縣的傻兒子。後來知道了,楊姐姐的舅舅田叔是知府,你們這才害怕的不停拿銀子補償楊姐姐嗎?”


“怎麽到了現在,反倒成了是田叔欺負你們,逼迫你們往外拿銀子呢?”


“當然是他逼迫的!”楊夫人憤怒的嘶吼著,“他可是知府,他說的話,我們敢不聽嗎?聽了,我們還這麽慘。倘若是不聽的話,豈不是更倒黴?”


“田叔逼迫得了你們嗎?你們的路子多廣啊。”陸雲溪嗤笑一聲說道,“你們明知道田叔是文慶府的知府,你們背井離鄉逃難肯定不會逃到敵人的地盤來吧?”


“正常人都知道要遠遠的避開危險,你們難道不正常?”


陸雲溪譏諷的目光在楊夫人身上轉了一圈,問道:“你們既然不在文慶府,那你是怎麽知道今天會有王爺到這裏來?時間還掐得這麽準。你說你路子不寬,人脈不廣,誰信?”


楊夫人被懟的是臉色青一陣白一陣,一時之間愣是不知道要怎麽接口。


彭元洲在旁邊都聽傻了。


陸雲溪這個家夥到底是怎麽在這麽短的時間內,快速想到的這麽多東西?


“想來誣告我田叔啊?我告訴你,田叔早就防著你們這一手呢。”陸雲溪食指豎起,得瑟的對著楊夫人晃了晃,嘖嘖有聲的感慨著。


“當日,楊知縣將銀子抬過來,送給田叔的時候,就已經被田叔收入了知府的庫中,走了公賬。這次流民來到文慶府啊,那些銀子早就花在了流民身上。”


陸雲溪說完之後,看向了田春生。


田春生拿出了賬本來,雙手呈給惠王:“王爺,您請過目。”


彭元洲完全被這一係列的操作給弄懵圈了。


此刻他感受到了靈魂深處的拷問:他是誰?他在哪兒?剛才發生了什麽?


惠王看完了之後,連連點頭:“倒是記錄詳細,田春生,做的好。”


“王爺謬讚,這都是下官的本分。”田春生可不是個什麽虛頭巴腦的人,做事實在,說話自然也實在。


陸雲溪真心是服了他了。


難怪田春生這樣的,讓人恨得想除掉他,太會辦實事,又太不會說話了。


“王爺,我田叔可厲害了。這次流民突然跑過來,要不是田叔反應快呀,那些流民可就要倒黴了。”陸雲溪快速的說道。


“田知府,安置流民,可是要給你記上一功。你放心,本王回京之後,必然奏明皇上。”惠王對田春生說道。


彭元洲都呆住了。


他把楊家人給找出來,是為了讓田春生倒黴的。


這是什麽情況?


怎麽反倒讓田春生立功了?


“大人,你什麽時候入的公賬,卑職怎麽一無所知?”彭元洲皺眉提出了他的疑問。


“賬簿一直放在府中,怎麽?你一直都沒有注意到嗎?”田春生奇怪的問道,“你回去之後,可以查賬。登記的時間,都有記錄。”


彭元洲聽完,臉都黑了。


府中有總賬本的,若是後期臨時添加進去都不可能。


所以,田春生這是早就入了賬的?


該死的,他平時怎麽就沒有注意到?


“不可能,這不可能!他一定貪了!”楊夫人根本就接受不了這個答案,高聲的喊著。


這是她要回銀子唯一的機會,怎麽可能就這麽輕易放棄?


“你就這麽肯定?”陸雲溪嗤笑一聲問道。


“因為,他從我們這邊拿走的銀子是……”楊夫人快速的報出來一個數字,同時還頗為得意的掃了田春生一眼。


不要以為,當了知府就可以為所欲為了,王爺在這裏,眾目睽睽之下,她就不信了,包庇還能包庇的太過分?


得意的楊夫人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在她報出那個數字之後,彭元洲跟賈老的臉色同時大變。


他們兩個人的腦海中同時閃出兩個字——蠢貨!


“是這麽多銀子?”惠王眉頭一皺,問道,“田春生,這與賬本上的數字有很大的出入,你怎麽解釋?”


“下官並未收到那些銀子。”田春生實話實說。


陸雲溪在一旁暗中輕歎,田叔真是太實在了。


“王爺,這個你看一下。”陸雲溪趕忙拿出來幾本冊子,遞給了惠王。


“這是什麽?”惠王接過來,好奇的翻開。


“這些都是楊家這麽多年的進項還有他們家的花銷。他們逃難的時候,帶走了多少,家裏剩下多少,還有……哎呀,王爺,你自己看吧,我腦子不好,記不清楚。”陸雲溪擺擺小手,皺著小眉頭說道。


她才沒有天佑那麽好的記性,看完了之後,直接可以複述出來。


“原來如此。”惠王了解的點頭。


彭元洲跟賈老心裏重重歎息,果然如此。


上次那個李天佑就用這招逼得那些人在公堂上反口,不承認自己曾經被山賊打劫過。


這個楊夫人真是愚蠢,她隻要一口咬定,那些銀子就是被田春生給強要走的就是了。


非要自作聰明的說那些幹什麽?


給陸雲溪送破綻嗎?


惠王慢慢的翻著手中的賬本,看著裏麵肆意的字體,比起紙麵上的賬目來,他對這寫字的人更是有興趣。


這字並非出自齊博康之手,也不是袁玉山的,要是他沒猜錯的話,應該是天佑所寫。


隻是,那個孩子年紀不大,到底是哪裏來的這肆意性子?


流落在外,又受著重重磨難,還能如此肆意灑脫……他真想快點兒見到天佑。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