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20章 憂心天佑

第620章憂心天佑


“你一個小孩子,在這裏幹什麽?你們村裏人回去了不少。這都是東西,你留在這裏不能搬不能抬的,幫不上忙。何必在這裏吹冷風?”彭元洲“關心”的問著。


“我可以幫上忙的呀。”陸雲溪不高興的反駁著彭元洲。


她這不服氣的模樣,惹得彭元洲嘲諷的問道:“你能幫得上什麽忙?”


別以為牙尖嘴利就什麽都可以做,這回就不行了吧。


“有知府大人在這邊,難不成你還擔心,這財物對不上?你就算是不相信我,總不能連知府大人都不相信吧。”


陸雲溪無語的瞅了一眼彭元洲,這麽低劣的挑撥離間的話,他也好意思往外說?


真是沒有遭受過社會的毒打。


是不是,他的仕途太順了?


也是,就彭元洲這種愛巴結見風使舵的,隻要抱上了大腿,那就是一路順風順水。


隻要他的靠山不倒,他就可以一直狐假虎威。


“我跟田叔關係好歸好。但是,要公私分明。通判大人你不會連這個道理都不懂吧?”陸雲溪疑惑的瞅著彭元洲,“你要是真的懂的話,應該就不會問出來這麽幼稚的問題。你要是不懂的話……那你是怎麽當官的?難不成你一直都是公私不分的?”


“通判大人,你到底是懂還是不懂呀?”陸雲溪睜著黑亮亮的單純大眼睛,無辜的瞅著彭元洲,等著他的答案。


彭元洲嘴巴動了動,真想不顧自己臉麵的破口大罵。


他就沒見過這麽討人厭的小孩!


“彭大人,你是不是不喜歡我呀?”陸雲溪是個很敏感的小孩子,見到彭元洲的臉色不好看,她足尖碾了碾地麵,半垂著小腦袋,偷偷的瞟著彭元洲。


彭元洲冷哼一聲,唇角扯出一抹不屑的冷笑,剛要開口,就見到陸雲溪猛地抬頭,開心的一拍手:“真巧呢,通判大人,我也不喜歡你呀!”


彭元洲氣得想吐血!


等到他想到了反駁的話,陸雲溪早就捧著賬冊到一旁清點財物去了。


彭元洲冷笑一聲,大步走了過去,看他不懟死她。


他苦讀多年,飽讀詩書,能考中功名,成為通判。


他滿腹經綸,豈是一個小丫頭幾句胡說八道的話能抗衡的?


陸雲溪一個突然轉身,愣是把他到了嘴邊的話給嚇了回去,還沒等彭元洲反應上來,陸雲溪疑惑的問著:“通判大人,你怎麽就沒想著在財物裏麵混進去點兒東西呢?”


彭元洲:“……”


他把東西往財物裏麵放什麽?


死物又不會給他通風報信。


他捐助了東西,最後連個名姓都沒有,他怎麽就這麽喜歡默默無聞的奉獻呢?


“不過你這麽摳門,不肯拿東西出來,也正常。”陸雲溪感歎一聲,擺擺手,表示她理解彭元洲的做法。


“我捐了東西!”彭元洲咬牙怒叱,“你這麽大的眼睛看不到嗎?賬冊裏都有記錄!”


“呀,真的啊?你好厲害呀。”陸雲溪翻了翻,還真的找到了彭元洲的名字,開心的表揚了起來。


“哼,不要以為我……”彭元洲得意的話說到一半兒突然覺得不對勁了。


他過來是為了說這個的嗎?


等到他回神,陸雲溪竟然捧著賬冊又跑走了。


可惡!


她絕對是故意的!


故意岔開話題的!


隻是,現在再追過去,似乎是錯過了反駁的最佳機會,再去說,顯得格外的矯情。


田春生跟著陸雲溪一起清點東西,他壓低了聲音,彎腰對著陸雲溪幸災樂禍的說道:“溪溪,你把他給氣到了。”


“應該的。我都這麽賣力了,他要是還沒被氣到,我不是白費勁了?”陸雲溪得意的小下巴一揚,開心的笑了起來。


田春生一笑,被彭元洲做的事情惡心到的心情頓時大好。


彭元洲也有被氣成這樣的時候。


陸雲溪清點完了之後,跟著王三勇他們回村子了,田春生根本就沒有理會臉色一直陰沉沉的彭元洲,也回到府城。


至於彭元洲那邊,則是去跟小五複命,遺憾的說道:“卑職安排進去的人竟然被發現了,真是可惜了。”


“無妨。”小五的態度,讓彭元洲暗中鬆了一口氣,賠罪了幾聲之後,這才行禮後離開。


小五怎麽會看不出來彭元洲在巴結他,這種人,他見得多了。


彭元洲做的事情成不成他都不在意,反正,隻要朝廷的糧食一到,就可以借著送糧食進去的機會,好好的查探一下流民的數量,到時候……有李天佑好看的!


京城,朝堂之上,眾臣兩股戰戰冷汗狂流的承受著溍帝的怒火。


溍帝真的是很少發火,但是,今天的早朝,眾臣感受到了一把什麽叫帝王之怒。


流民所過之地,沿途官員被黜被謫無一幸免。


更別說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張子甫,家產全部被抄。


溍帝下旨,流民就近安置,朝中調撥糧食棉被棉服以及藥材,派人快馬加鞭的押送過去,一刻都不得耽擱。


“陛下息怒。”退朝之後,劉福趕忙的將正好可以入口的茶水奉上,低聲勸慰道。


“他們真是膽大包天。”溍帝冷笑,“為了對付朕的皇兒,竟然做出如此齷齪之事……大溍需要的是為國為民的臣子,而非這樣糊塗的官老爺!”


劉福一聽趕忙躬身道:“陛下,那些流民到了文慶府已經被妥善安置,殿下可是好本事呢。”


“殿下有本事,何懼那些牛鬼蛇神?”


溍帝聽完劉福的話,臉上終於是露出了一點笑模樣,慢慢的喝了半杯茶水,這才舒服的喟歎一聲:“天佑,還小。這個擔子對他來說太重了。”


這麽多的流民,就算是當地的知府想要安置下來,也不是那麽容易。


雖說齊博康送來的書信中有所交待,但是,他依舊不放心。


天佑他們真的能將流民都安置好嗎?


溍帝在朝堂之上大怒,除了因為某些人因私廢公之外,更重要的是,讓押運糧食藥材的隊伍能更快的到達旺安村。


早一日到達,風險就可以降低一分。


無論是流民的,還是天佑的。


劉福在一旁安靜的聽著,他知道陛下並不需要他的意見,陛下就是心中煩悶,想說一說罷了。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