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19章 謝謝關心呀

第619章謝謝關心呀


“流民我們肯定會安置,不是的,我們不會要的!”陸雲溪沒有半分商量餘地的說道,“一個好好的人,為什麽非要混進流民裏來,想也知道不會幹好事。”


“我要是讓他進我們村子,我就成了跟你一樣的傻子了!”


彭元洲氣得差點罵人。


這個臭丫頭怎麽說話呢?


什麽叫跟他一樣的傻子?


“他哪裏不是流民了?你們就是想反悔,你們……”


“你家的流民還能那麽勤快的洗澡?”陸雲溪搶白質問道,“你看看這些人,再看看那個!”


“三勇叔,那布沾了水給他們搓搓看!”


村裏人可是都聽陸雲溪的,立馬有人從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一塊兒布來,旁邊有帶著的水囊,浸濕了之後,遞到了王三勇的手上。


王三勇抓著那個人,快速的在他的胳膊上搓了兩下,根本就沒有什麽東西被搓下來。


“三勇叔,換個人再試試。”陸雲溪說道。


王三勇立刻到了旁邊一個男人身邊,也是掀起那個人的袖子,搓了兩下,立馬的搓下來黑泥。


這樣的事實擺在眼前,彭元洲還有什麽可說的?


“怎麽著?通判大人,你想讓這麽個混進我們村子裏幹什麽?”陸雲溪冷笑質問道。


“彭元洲,你最好給本府一個交待!”田春生麵露不悅的盯著彭元洲。


彭元洲嘴巴張了張,最後一笑說道:“大人,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就是擔心這旺安村不會善待這些流民,所以,想安排個人進去,好好的查探一下情況。”


“你不放心啊?你不放心的話,你來安置呀。”陸雲溪滿不在乎的說完,一招手,“三勇叔,走了,咱們回去啦。人家不信任咱們,想必是他們安置的更好,咱們啊,還是別操心了。”


“好。”王三勇快速的說完,轉身就要走。


“好了好了,是我多心了。我相信你們,你們趕快把人清點好了之後,帶走吧。”彭元洲趕忙說道。


要是因為他的原因,這些流民沒法被旺安村安置的話,他豈不是耽誤了那位大人的事情?


那個後果,他可承受不起。


“把你的人全都叫出去。”陸雲溪冷聲說道,“再讓我們揪出來一個,所有的流民,就你自己安置!”


彭元洲盯著陸雲溪,氣得是將牙齒咬得咯吱咯吱直響,最後,為了他們的大計,隻能的忍氣吞聲的一擺手:“都出來!”


隨著彭元洲的話,竟然還從流民中走出了一個婦人跟一個老人。


陸雲溪冷哼一聲,這才對著往王三勇說道:“三勇叔,繼續清點人數。”


“把那幾個不是流民的劃掉。”陸雲溪轉頭對著趙安說道,“在後麵備注一下,那被劃掉的人並非流民,而是通判大人讓人混入其中,冒充的。”


“陸雲溪,這個有必要注明嗎?”彭元洲一聽,不悅的質問道。


“當然有必要,而且很有必要。”陸雲溪毫不妥協的說道,“要麽在冊子裏注明,要麽就重新寫冊子……”


“那就重新寫!”彭元洲快速的說道。


老冊子他留起來,以後說新冊子是陸雲溪他們偽造的,那樣的話……看陸雲溪他們怎麽死!


陸雲溪一笑,點頭同意了:“好呀,那就重新寫吧。來,咱們把老冊子現在燒了。”


“你還燒了做什麽?”彭元洲皺眉問道,“有這個時間趕快的核對流民,做那些多餘的事情,幹什麽?”


“多餘?”陸雲溪豎起了食指,對著彭元洲晃了晃,“我可一點兒都不覺得多餘。”


“要是不燒的話,回頭你拿著舊冊子說我們村子裏平白無故的少了三個人,這殺人害人的罪名,我們村子可是擔待不起。”


“怎麽著?這沒用的東西,留著幹什麽?你想幹什麽?”陸雲溪笑得天真,但是,那話可是一點兒都不天真,犀利得很!


“好好,既然你想這麽多,那就在以前的冊子上麵記錄一下好了,不用重新寫了。”彭元洲趕忙說道。


心裏可是恨死陸雲溪了,年紀不大,心眼太多!


這要是記錄上了,頂多就是說一句他擔心流民發生意外,才讓人混進來的。


若是重新記錄的話,好像他真的要做什麽事情似的。


就算是彼此心知肚明,還是需要遮羞布遮一遮的。


“那好吧。就在上麵改一下。對了,田叔還有通判大人都要簽字畫押的,省得以後不認賬。”陸雲溪的話,氣得彭元洲臉色突變,“你……”


“怎麽了?難道通判大人有什麽隱情?你不簽字畫押的話,以後誰承認那三個人不是流民?萬一找我們村子的麻煩,我們膽子這麽小,要是被嚇出個好歹來,怎麽辦?”陸雲溪怕怕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氣得彭元洲一口氣差點沒喘上來憋過去。


她膽子還小?


這話說出來,她自己信嗎?


“好,我簽!”彭元洲一字一頓,從牙縫中硬把這幾個字給生生擠出來。


趙安立刻的在後麵記錄下來,然後,田春生以及彭元洲全都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陸雲溪立馬的讓村裏人把印泥送到他們兩個人跟前。


“陸雲溪,你什麽意思?”彭元洲怒問。


“當然是按手印了!”陸雲溪無辜的說道,“簽個名字而已,萬一以後說名字是別人模仿的呢?還是按個手印比較保險。”


“溪溪說得在理。”田春生一笑,先將手印給按上了,然後,他看向了彭元洲。


分明就是在無聲的說著,他堂堂知府都按了手印了,彭元洲一個通判,為什麽不按?


難不成,通判還大得過知府去?


彭元洲在眾人目光的逼迫下,隻能是無奈的按了手印上去。


剛才他還讓人細細的記錄流民信息想以後為難田春生他們,現在,竟然被田春生扳回一城,這感覺,真是讓他憋屈的要死。


胸口就被什麽東西堵住了似的難受。


陸雲溪才不管彭元洲怎麽想呢,隻要不讓他鑽了空子就行。


等到這邊人數清點完了,村裏人就帶著流民進山了。


至於陸雲溪還留下,等著看清點財物。


“陸姑娘,怎麽還不回去?這天寒地凍的,你就不冷嗎?”彭元洲咬牙問道。


要不是她的話,哪裏來這麽多破事?


那個人就算是被王三勇給察覺出來不對勁,他也能搪塞過去的。


陸雲溪對著彭元洲甜甜一笑:“不冷呀,我穿的是我娘跟我奶奶新給我做的新棉衣,新棉鞋,可暖和了。謝謝關心呀。”


誰在關心她?


彭元洲黑臉。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