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09章 躲不過去

第609章躲不過去


賈老的話讓眾人不停的用力點頭,田春生的臉色可是陰沉似水。


他知道,就算是流民中沒有地痞惡霸,等到住進百姓家裏的時候,就會有了。


隻要他今天敢開這個口,讓流民住進百姓家裏,那麽,轉天,就能鬧出來傷人的事情。


那些流民必然會被文慶府的所有百姓抵製,最後的結果,肯定比如今還要淒慘。


“賈老的意思呢?”田春生沉聲問道。


賈老捋了捋胡須,搖頭說道:“知府大人誤會了,這並非老夫所願,而是民意如此。”


田春生目光沉沉的掃過眾人,百姓們心裏有著一瞬間的瑟縮,隨後,想到了什麽,又全都情緒激動的叫了起來:“不留流民!”


“趕出去!”


“趕出去!”


這一聲比一聲激動,情緒高亢的,都要壓製不住了。


“大家不要吵,知府大人一定會妥善安置那些流民的,肯定不會影響到大家!”彭元洲高聲的喊著。


隻可惜,他的話那些百姓不聽,還在繼續叫著。


彭元洲隻能是焦急無奈的轉頭,看向了賈老,滿臉愁苦的拜托道:“賈老,還是您來吧。”


賈老滿意的點了點頭,看看彭元洲這個態度,才是對的。


田春生跟那個臭丫頭,根本連基本的做人道理都不懂。


“大家靜一靜。”賈老一開口,伸手示意安靜,眾人果然是漸漸的安靜了下來。


等到沒人高喊了,賈老這才轉頭問著田春生:“知府大人,你也看到了。若是違背百姓心願,這文慶府可是要大亂的。”


田春生目光沉沉的盯著賈老,問道:“賈老的意思是把這些流民趕走?”


賈老連連擺手說道:“不不不……知府大人,誤會了,老夫可沒有這個意思。”


“老夫剛才也說過了,這些百姓變為流民並非他們所願,乃是遭受了天災人禍,遭遇甚是可憐。”


“隻是,文慶府的百姓也是無辜,不該承受不屬於他們的磨難。”


田春生聽到這裏還有什麽不明白的?


賈老這就是要兩頭堵,把這樣一個沒有辦法解決的難題塞給他。


“賈老的意思是本府應該把這些流民在不影響文慶府百姓的情況下,全都妥善安置了?”田春生冷笑質問道。


這樣的情況,怎麽可能?


“大人有此仁心,真是文慶府百姓之福,流民之福,老夫替他們感謝大人的大恩大德!”賈老真的是太會順杆爬了,直接就將這件事情給敲死,斷了田春生的後路。


有了賈老帶頭,那些百姓們齊刷刷的跪倒,高聲叫著知府大恩大德。


田春生被氣得渾身發抖,彭元洲在一旁眼底那幸災樂禍的笑意真的是想藏都藏不住了。


田春生還真的以為就沒人治得了他了?


真是可笑至極!


區區一個沒有根基的家夥,以為他坐在了知府的位置上,就真的是文慶府的知府,可以為所欲為嗎?


這個文慶府可不是他田春生可以做主的!


“你們的意思就是說,文慶府的百姓都是冷血的,寧可看著同為大溍的同胞凍死餓死,也不肯出手幫忙嘍?”陸雲溪脆生生的童音,打斷了現場凝重的安靜。


賈老跟彭元洲同時皺眉,她不說話,沒人把她當啞巴!


“你能保證流民不會鬧事?若是他們有一個人鬧事了,所有後果你都來承擔嗎?”彭元洲冷聲嗬斥道。


“不錯。我們文慶府不是見死不救的。隻是,我們更擔心裏麵有惡人混入。若是真的出事了,損失的銀子你肯賠,出了人命,你也肯償命的話,那麽,我想文慶府的百姓會肯收留他們。”賈老目光陰沉,好像是那躲在暗處的毒蛇一般,死死的盯著陸雲溪。


“畢竟,你都用你們一家老小的性命來擔保了。”


“誒,你這人說話真是沒有道理。”陸雲溪不高興的瞅著賈老,“白活這麽大歲數了。我幹什麽要用家人的性命擔保這個?”


賈老冷笑一聲:“你都不肯做的話,為何還要如此的脅迫文慶府的百姓?”


“我的意思是說,見到這麽多流民,他們就不肯拿出一點兒有用的東西來,幫幫這些流民嗎?糧食,被子,厚衣服……什麽都好,都沒有嗎?”


陸雲溪說著,目光在那些感激完田春生大恩大德之後,起身的“百姓”身上掃過:“若是真的自己家裏都窮得揭不開鍋,我也就不說這話了。”


“可是,看看各位的氣色,個個都是紅光滿麵,不像是受凍挨餓的。就你們這樣的條件,還都不能出一把力?”


陸雲溪嗤笑道:“我真不知道,你們是怎麽代表文慶府所有百姓的。我看啊,你們還是不要給文慶府那些熱心的百姓抹黑了!”


陸雲溪這擠兌的話,讓賈老臉色分外的難看,畢竟,他可是德高望重,宅心仁厚的。


“他們自然是肯捐一些東西的,但是,讓那些流民住在文慶府是不可能。”賈老為了自己的名聲退了一步,“大家是這個意思嗎?”


“沒錯!”


“賈老說的對!”


“我們可以捐東西!”


“家絕對不讓出來!”


這些人吵吵嚷嚷的表達他們的意願,彭元洲看著臉色難看的田春生,幸災樂禍的暗笑著,他倒要看看田春生怎麽辦?


這麽多的流民,去哪裏安置。


但凡一個安置不好,別說是田春生腦袋上的烏紗帽了,就是那烏紗帽下麵的腦袋,說不定都要搬個家!


“捐東西,你們拿出來呀!別光嘴上說!”陸雲溪氣呼呼的懟著,“想把人給趕走,還一毛不拔,又不想承認自己自私冷血,你們倒是捐東西呀!”


彭元洲一眼就看穿了陸雲溪的小把戲,這是想擠兌他們,隻可惜,沒那麽容易!


今天田春生跟她誰都躲不過去!


“我捐!”


人群中立刻有人喊了一嗓子,往前就走。


走到了前麵之後,他手一伸,裏麵正是二兩碎銀:“我捐這些可不少了吧?我們文慶府的人才不是冷血的,我們是為了自己的家,自己的爹娘孩子!”


“大人,我們捐了之後,這些流民就靠大人安置了。他們若是安置有什麽問題,跟我們文慶府的百姓可沒關係。我們沒逼他們去死!”


這人說話可是咄咄逼人,將所有的責任全都推到了田春生的身上,就是要逼死田春生。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