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08章 沒理清

第608章沒理清


“誒誒誒……就算是你年紀大,也不能用這個當借口,說你記性不好啊。”陸雲溪皺著小眉頭,從人群中鑽了進來,對著賈老說道。


“你要是記性這麽不好的話,你來了能做什麽?”陸雲溪上上下下的打量著賈老。


那懷疑的目光可是將賈老給激怒。


上次在公堂上的事情,他還沒有找她算賬,這次,她還來?


“能做什麽?自然能做的事情多了,就好比……”賈老剛要隨便的說出一個例子,來讓陸雲溪認清楚事實,卻聽到她猛地一拍手,驚呼著:“喏,你這不還是覺得皇上眼瞎,放著你這個人才不用,非要用田叔這麽個廢物當知府嘛。”


賈老一噎,完全不知道該怎麽反駁。


反駁什麽?


是說自己腦子不好,還是說皇上是個睜眼瞎?


承認第一個,他沒資格來管文慶府的事情。


說第二個……借給他天大的膽子,他也不敢在眾目睽睽之下說皇上的不是。


他還沒瘋到不要命!


“陸雲溪,你來幹什麽?”彭元洲見到賈老被懟的是麵紅耳赤的,他趕忙接口把這件事情給遮掩過去。


賈老這樣的人,又怎麽可能跟陸雲溪一個臭丫頭當街吵起來呢?


如此不成體統的事情,賈老必然做不出來。


“我來給那些流民送糧食呀。”陸雲溪笑眯眯的說道,“我們旺安糧行準備了兩車的糧食,本來是想運到這邊來,等著田叔一起安排的。”


“不過,你們這麽多人堵在這裏,糧車過不來,隻能先停在外麵了。”


“沒事的,你們要是想捐糧食捐錢的話,大家可以先排個隊呀,不要這麽擠。這樣都不好記錄的,還浪費時間。好了,大家來排排隊吧。”


陸雲溪直接的就給安排上了,氣得賈老須發俱顫。


當然了,彭元洲可不是那麽好說話的。


他聽完陸雲溪的話,笑問道:“你的意思是,大家夥都應該過來捐糧食捐錢了?”


陸雲溪看了看彭元洲,沒有立刻回答他的問題,而是轉頭問著田春生:“田叔,當通判的話,需要讀書考功名嗎?”


“這是自然。”田春生點頭說道。


他有點兒不太明白溪溪突然問這個是什麽意思,不過,還是很快的回答了。


反正小家夥肯定有她的道理的。


彭元洲輕蔑的哼了一聲,陸雲溪這個臭丫頭竟然敢質疑他的學問,他就讓她長長見識:“當年我可是考中了……”


“既然讀過書,那還不明白什麽叫捐啊?”陸雲溪驚詫的打量著彭元洲,“捐助。”


“既然是助了,還有什麽應該不應該的?”陸雲溪伸手一指周圍的人,說道,“看看,大家夥不都是自願來捐助的嗎?哪裏有什麽你說的應該不應該的?”


“你幹什麽要強迫大家?大家不需要你強迫,都已經自願來了。”


“你們別介意啊,他就是一個小肚雞腸的。以為自己不捐東西,別人也跟他一樣呢。你們別搭理他就完了。”


陸雲溪的一番話說下來,眾人的臉上可是就跟開了染房似的,那叫一個精彩。


田春生更是在一旁用自己畢生的克製力,才沒有讓自己笑出來。


就連臉都是板著的,一點兒笑意都沒有露出來。


彭元洲在心裏卻快要罵瘋了。


他們本來是要譴責田春生逼迫府城裏的人來捐東西的,怎麽鬧到現在,成了大家過來自願捐的。


那個強迫眾人捐東西的人,不是田春生,反倒成了他了?


彭元洲腦子裏亂糟糟的,一時之間根本就沒理清楚事情變成這樣的順序。


他、有些懵。


人群中突然有人大喊了起來:“我們憑什麽捐?流民跟我們有什麽關係?”


“他們過來今天要吃的,要穿的,明天就要屋子住了!”


“我們的家不讓給他們!”


有一個人帶了頭,其他的人也全都高聲附和的大叫。


“不讓流民進城!”


“我要我家!”


田春生聽著他們這些叫聲,那張臉都白了,氣得他是牙齒緊咬,額頭青筋暴跳:“都是大溍的百姓,他們流離失所,難道你們……”


“趕出去!趕出去!”


“不許他們進城!不許!”


周圍的百姓可是不管田春生說什麽,反正就是不停的喊著,捍衛自己的利益。


田春生嘴巴張了張,最後又無奈的閉上了。


他的這個模樣,可是讓彭元洲心裏舒服了。


彭元洲冷睇了陸雲溪一眼,暗中冷笑不已。


他承認,陸雲溪那個臭丫頭是牙尖嘴利的,但是,民意如此,豈是他們幾句話就能扭轉局麵的?


“好了,各位,聽老夫一言。”賈老雙手下壓,做了一個讓他們稍安勿躁的手勢,大家夥倒是真的給他麵子,馬上的閉上了嘴巴,等著他說話。


“這件事情,知府大人的初衷是好的。咱們都是大溍的百姓,這是咱們沒有遇到難,若是同樣的有了難事,逃難到其他地方,人家不管咱們,咱們可怎麽活?”


“凡事啊,咱們都要設身處地的為他人多想一想。”


賈老說得可是仁義,但是,陸雲溪一點兒都不相信,這是他的真心話。


沽名釣譽,兩麵三刀的人她見多了,這種表麵大義凜然背地裏壞的流膿的大有人在。


很顯然,賈老就是深諳此道的。


陸雲溪是看出來賈老是個什麽人了,但是其他人可不這麽想啊。


尤其是那些百姓大為崇拜的望著賈老,一個個全都跟看到了自己人生中的指路明燈似的,那叫一個熱切。


陸雲溪無語的瞅著他們,真心是服了。


就賈老這樣欺世盜名之輩,有什麽好崇拜的?


整天的就知道說一堆屁話,正事不幹的主兒,活著簡直就是浪費糧食。


“大人,你要收留那些流民,自然是好心。隻是,文慶府已經沒有地方安置他們了。”


“他們若是想要住下來的話,文慶府可有多餘的房屋?哪怕是修建的話,也要等到開春。這一冬天,大人想讓他們住在哪裏?”


“難不成真的讓百姓們騰出房子來給他們住?他們可不是一戶兩戶……真的住進去的話,我怕最後他們都不想走了。”


“大人你能保證那些流民不惹事嗎?”賈老問道,“裏麵就沒有一個地痞惡霸?萬一要是出事了,文慶府的百姓,才真的是引狼入室!”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