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07章 怎麽可能忘了

第607章怎麽可能忘了


袁玉山驚了,這才注意到,剛才齊叔沒有回答他,完全是因為齊叔也在發呆。


“天佑說,文慶府的流民,他們會妥善安置,咱們不用操心了。”齊博康幹咳了一聲,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正常一些,不至於那麽的沙啞難聽。


“天佑他們怎麽安置?”袁玉山驚問道。


回答他的是齊博康雲淡風輕的聲音:“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哦。”袁玉山揣著滿肚子的疑惑應了一聲,隨後,下意識的問了一句,“齊叔,是不是您也不知道?”


這句話問完,袁玉山成功的看到了齊博康瞬間黑下來的臉色。


“我、我看看他們有沒有把書信送出去。”袁玉山匆匆的扔下這麽一句話之後,轉身就跑。


開什麽玩笑,得罪了齊叔,這不是找倒黴嗎?


他真是的,幹什麽說話又沒過腦子?


不過……看到齊叔在天佑他們麵前吃癟的模樣,還是……咳、蠻舒坦的。


平時他總是被齊叔鄙視,想不到啊,齊叔也有今天,真是……袁玉山輕快的腳步突然的一頓。


他不如齊叔,齊叔不如天佑跟溪溪,所以……他跟兩個小孩子之間的差距是那麽的大,大到……


袁玉山一想到那個恐怖的差距,他的臉都綠了。


他活了這麽幾十年,最後越活越回去?


還不如小孩子?


不不不……袁玉山瘋狂的搖頭,這不是他的問題,是那兩個小孩子不正常。


嗯,就是這樣!


袁玉山找到了最好的理由,說服了自己,心情果然就好了。


甚至,他還有些期待,到底天佑他們要怎麽解決文慶府的流民。


次日,田春生正在忙著公事,衙役突然的衝了進來,高聲喊著:“大人、大人,大事不好了!”


“何事如此驚慌?”田春生不緊不慢的問道,與之前焦慮的情況完全相反,這氣定神閑的模樣,被慌亂的衙役給忽略掉了。


衙役急衝衝的說著:“大人,外麵亂起來了,百姓們都聚集在衙門門口,要見大人呢!”


“見本府?”田春生詫異的問道,“好,省得本府一個個的去找他們了。”


田春生立刻出去,到了門口才發現,剛才衙役這麽驚慌,真是是情有可原。


人太多了。


“大家都靜一靜,知府大人已經出來了,你們再吵,大人聽不清也沒有用。”彭元洲趕忙的揮動胳膊,讓外麵的人安靜下來。


好在,別看外麵是人擠人的,但是,彭元洲這麽一說話,吵吵嚷嚷的人群還真的安靜了下來。


事情都做的這麽明顯了,田春生要是看不出來,這是彭元洲搞的鬼,他就是個睜眼瞎了!


田春生心裏冷哼,但是臉上一點兒情緒都沒有帶出來,隻是問道:“這是怎麽回事?”


“大人,聽說府城之外有流民,百姓這才聚集在此。”彭元洲說道。


“流民在府城外,這麽多天了,為何前幾日不聚集,非要今日聚集?”田春生的目光越過彭元洲,在擁擠的人群掠過,最後又落在了彭元洲的臉上,笑問道,“我替那些受難的流民感謝大家了。”


“你們想要捐糧捐物的話,在這邊就好。大家不要擠,一個一個來,以免發生踩踏。”


田春生這話一出口,差點沒讓彭元洲被自己的口水給嗆死。


這話聽著怎麽不像是田春生的說話風格,反倒……反倒有些像陸雲溪那個臭丫頭?


就在彭元洲呆愣的時候,田春生眼底閃過了一抹笑意,果然,按著溪溪說的真的是嗆到了彭元洲。


這話說出來,不僅可以讓他們的事情繼續進行下去,而且還能惡心惡心彭元洲,真是不錯。


田春生不禁感慨,溪溪那小丫頭到底是遇到了什麽樣的老師,把她教得這麽好?


渾然不知自己被人崇拜的齊博康老先生,不知不覺中,多了一位仰慕者。


“大人果然是希望我們捐東西?”人群中突然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嗓子,這一下子,可是跟舀了一瓢冷水,給澆到滾燙的油鍋裏似的,瞬間就讓眾人炸了。


每個人都在說話,每個人都在叫囂,一個個臉紅脖子粗的,還激動的揮動著手臂。


田春生根本就聽不清楚他們在說什麽,隻感覺到自己耳邊嗡嗡的一通亂響。


“好了、好了,大家不要亂,不要亂!”彭元洲高聲的叫著,隻是,他自己可是壓不住這麽多人。


眼看著那些百姓就要衝過衙役,往田春生這邊湧過來,有人突然的喊道:“賈老來了!”


“賈老啊,您可要給我們做主呀!”


“賈老!”


“賈老,您可來了!”


眾人見到賈老那就跟見到了救星似的,一個個的熱淚盈眶,差點沒跪下來對賈老頂禮膜拜了。


“賈老,您怎麽還過來了?”彭元洲趕忙的下了台階,分開眾人,迎了過去。


賈老冷著臉哼了一聲:“我要是不來的話,還不知道出什麽亂子呢!”


賈老的話,讓彭元洲連連躬身應是,卻讓田春生的臉色瞬間難看起來。


賈老這是當眾不給他臉。


田春生是個斯文人,又特別尊崇禮數,自然不好反駁賈老。


誰讓賈老年紀大,而且德高望重,他總不好跟長者爭辯什麽。


田春生是不開口了,但是有人不在乎什麽禮數不禮數的問題,直接嗤笑一聲:“哎呦,賈老,這文慶府的知府都不如你本事啊。看來,大溍的皇上可是真沒長眼,怎麽不任命你為知府呢?”


這話一出口,剛才見到賈老還激動萬分的眾人,那眼中的熱淚齊刷刷的被嚇了回去。


他們是看重賈老,但是,賈老再德高望重,那也沒法跟皇上比啊。


他們要是敢承認的話,那就等著一家人的腦袋搬家吧。


別說那些人了,就是賈老都被這話嚇得一個哆嗦,臉色唰的一變,血色退去了大半。


“誰在胡言亂語?”賈老故作鎮定的嗬斥道,“竟然如此汙蔑老夫!”


“呦嗬嗬……你自己剛說的話就不承認了?”


剛才太嘈雜賈老沒有聽出來,現在所有人都閉嘴了,這聲音熟悉的讓賈老心頭火起:“陸雲溪,你又在胡說八道!”


在公堂之上,讓他落了麵子的臭丫頭,他怎麽可能忘了?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