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04章 亂了起來

第604章亂了起來


小五有了上次的經驗之後,這次到了文慶府他可是沒有魯莽行事,而是低調的暗中觀察等待時機。


有了小五給彭元洲撐腰,彭元洲在短暫的鬱悶過後,也就恢複了正常。


才入冬沒多久,小五就接到了一個讓他振奮的消息。


知道消息的第一時間,他就開始運作起來。


……


李天佑進門看著麵色凝重的齊博康跟袁玉山問道:“齊爺爺,袁叔,出什麽事情了?”


袁玉山看了齊博康一眼,齊博康示意讓他說。


袁玉山隻能無奈的開口:“天佑,我的人打探到了溪溪父親的消息。”


李天佑心裏咯噔一下:“壞消息?”


溪溪就算是一直沒有見過她的父親,但是,從她對陸家的認可來說,陸家就是她的家。


她的父親要是真的出事了……


“跟戎北一戰,張子甫臨陣脫逃,致使我軍大敗,痛失一城。”袁玉山心情沉重的說道。


“張子甫被殺,他手下的兵將被衝散不知所蹤。溪溪的父親就在張子甫的軍中。”


李天佑眉頭緊緊的擰在了一起:“沒見到屍體?”


“不清楚。”袁玉山搖頭,“朝廷已經派兵過去抵抗戎北大軍,隻不過,那邊死傷慘重。更別說,無人知道陸學善的容貌。”


李天佑聽完了,幹脆的說道:“咱們就當不知道這件事情,不要說出去。”


李天佑的決定讓齊博康跟袁玉山連連點頭,他們都理解李天佑的意思。


現在陸家還盼著陸學善的消息,盼著他回來,現在就告訴給陸家,陸家人肯定是接受不了這個消息。


但是,時間長了,陸學善一直都沒有回來,那麽,陸家人心裏就大概明白了。


這個過程很長,陸家也不至於突然的受刺激。


更何況,他們這消息也不是很準確,萬一陸學善要是沒死,最後回來呢?


戰亂的事情,李天佑還管不到那邊,齊博康把他叫來不過是告訴他陸學善的事情,當然了,齊博康也承諾,會繼續打聽陸學善的消息。


等到李天佑離開了,袁玉山這才憤憤的一拳砸在了桌子上:“該死的張子甫!他這是死了,不然的話,老子活剮了他!”


臨陣脫逃!


這種缺德的事情也做的出來,活剮了他都便宜他了!


“齊叔,我……”袁玉山剛開口,齊博康直接抬手打斷了他的話,“你想都別想,你忘了太醫怎麽說的?”


“齊叔,那邊都丟了一城了!”袁玉山咬牙,恨不得現在就自己提刀上陣,把那些人全都給砍了。


“你上去幹什麽?上去你能打幾場?”齊博康怒叱,“你自己的身體情況自己不清楚?”


“大溍還不至於少了你一個武將,就不行!”


袁玉山懊惱的雙手一拍自己的頭,憤憤的蹲了下來。


齊博康看到他這樣,也隻能是無奈的歎息。


安慰的話,他說不出來。


丟了一城,袁玉山生氣,他就不生氣嗎?


隻是,這大溍跟戎北之爭,不是一年兩年,已經是幾代人的問題了。


不是單靠袁玉山一個人能解決的。


因為齊博康他們故意的瞞著,所以,陸雲溪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父親現在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她最近可是要開心壞了,尤其是看到庫房裏的那些糧食,高興的直蹦。


陸學理好笑的看著她,問道:“溪溪,你至於高興成這樣嗎?剛才看銀子的時候,你可沒這麽興奮。”


“那肯定不一樣呀。”陸雲溪上前,伸手幸福的摸了摸糧食的袋子,“銀子是咱們的根本,但是糧食是救命的呀。”


“不知道什麽時候有個天災人禍的,有錢都買不到糧食。”


陸雲溪可是很有危機意識的。


在現代,這種缺糧的情況不會發生,那是因為畝產高了,機械化生產,還有國家儲備。


但是,在這時代……一場大水,一場大旱,那都會餓殍遍野。


“咱們存著點兒肯定沒錯的。”陸雲溪感歎著。


“這麽多糧食……”陸學理是很相信溪溪的判斷,所以,她說大量收購糧食的時候,他也在盡可能的買。


隻是……


“溪溪,這麽多糧食,咱們村裏人吃不完,就算是去賣,也賣不掉。最後,可能大部分都會爛掉。”


“不會的。”陸雲溪笑眯眯的說道,“咱們要是吃不完的話,可以捐出去呀。哪個地方沒有糧食的話,咱們可以通過田叔的手捐出去。這樣一來,田叔跟咱們的名聲全都有了,那些缺糧食的人不會餓死,多好。”


陸學理一愣,隨後,笑了起來:“溪溪,還是你想的多。”


陸學理發現,自己的眼光還是有點兒跟不上了。


他以前做的買賣可沒有富裕到可以隨便去捐的地步。


也是,現在他們肥皂香皂的買賣已經做起來了,那源源不斷的銀子,跟以前是不一樣了。


他的眼光要放得更加長遠才行。


陸雲溪開心的回去找李天佑,說了一下他們糧食的儲備:“……很多很多呢,以後呀,那些得了咱們糧食的人就都知道咱們旺安村的好了,更知道天佑哥哥的厲害。”


“我看天下百姓都向著天佑哥哥你,那些想欺負你的人,敢不敢跟整個大溍的百姓為敵!”


李天佑看著興奮的雙眼亮晶晶的陸雲溪,抿著嘴笑了:“溪溪為了我可是費心了。”


“你是我的天佑哥哥呀!”陸雲溪理所當然的說道。


“嗯,咱們是一家人。”李天佑意味深長的說道。


陸雲溪天真的接口道:“沒錯,咱們是一家人。”


“咱們回頭問問齊叔他們,看看哪裏缺糧。”陸雲溪已經開始跟李天佑商量起來。


有東西要捐出去,他們當然不能捐的悄無聲息。


讓百姓不至於餓死,是他們要做的事情,但是,賺名聲也是他們需要的,兩者毫不衝突。


讓李天佑跟陸雲溪沒有想到的是,他們還沒有去找哪些地方缺糧,文慶府就先亂了起來。


“流民?哪裏來這麽多流民?”田春生驚問道。


文慶府一向安穩,怎麽會有大量的流民出現?


他可是一直都在關注文慶府的情況,本地根本就沒有災情發生。


“大人,這些流民是從別的地方逃難過來的。”彭元洲說道,隻是,他眼底快速的閃過了一抹幸災樂禍的冷笑。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