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00章 保持沉默

第600章保持沉默


陸雲溪瞟了陸學理一眼,無奈的輕歎:“大伯,你們真的好奇怪誒。為什麽一件事情,非要隻有一個理由呢?”


“多方麵一起進行不好嗎?一次就為一個理由去做一件事情,好累的。”


陸學理唇角抽搐了兩下,說道:“溪溪,你可是相當的自信啊。”


“那是因為我聰明呀。”陸雲溪的得瑟,讓陸學理真心不知道該說什麽才好。


突然的,陸學理福至心靈的冒出來一個想法,因為這個感覺太過強烈了,讓他根本就沒有思考,脫口而出:“溪溪,你該不會是害羞了吧?”


“誰、誰呀?我才沒有害羞呢!”陸雲溪還是梗著小脖子,強勢的否認。


隻不過,她那微紅的耳垂,可是泄露了她的小秘密。


“哎呦……我家溪溪大寶貝兒還真的不好意思了?”陸學理哈哈大笑,調侃起來。


“哼,大伯壞!”陸雲溪哼了一聲,小身子一扭,縮到後麵去了,從陸學理的視線範圍內躲開。


陸雲溪這個孩子氣的反應,逗得陸學理是笑得合不攏嘴。


這麽長時間,溪溪可是給他的驚喜一個接一個的,現在終於讓他發現,小家夥也有這樣害羞的時候,他的笑意可是真的忍不住,笑得眼淚都快要冒出來了。


“大伯,趕快回家吧。”李天佑開口催促道,“早點回去跟奶奶說一下,讓奶奶也高興高興。”


“好。”李天佑提到這個,讓陸學理微微的一點頭,他趕忙的鞭子一揮,加快了趕車的速度。


速度提了起來,陸學理自然就要全神貫注的趕車,沒有心思再去調侃陸雲溪。


等回到了家裏之後,李天佑拉著陸雲溪的小手,對著陸學理說道:“大伯,我們去齊爺爺家了。”


“去吧。”陸學理自然知道,天佑剛才在公堂上說出來的那些東西,可全都是通過齊博康跟袁玉山得來的。


不然的話,就天佑這麽個小孩子,怎麽可能知道那些東西?


別說是公堂上那些人驚著了,他要不是控製的好,下巴也能被嚇掉了。


“娘,我回來了。”陸學理進了院門,喊了一嗓子。


陸王氏聽到動靜,從屋裏回了一句:“在屋呢,直接進來吧。”


她正在炕上給孩子們納鞋底,她懶得下去了。


可是,陸王氏說完這句話之後,半天了,都沒見陸學理進來,她奇怪的問了一嗓子:“學理?”


外麵還是沒動靜,陸王氏趕忙的將手裏的針線放了下來,匆匆的就要下地。


就在這個時候,院子裏響起了陸學理的聲音:“誒,娘,沒事。”


陸王氏一聽,這才停下了動作,又坐了回去,緊跟著,陸學理推門進來。


陸王氏擔心的目光先是在陸學理的身上轉悠了一圈,沒發現異常,這才問道:“怎麽了?”


“沒事,剛才我想到了一件事情,愣了一下。”陸學理輕歎道。


“你怎麽這個時候回來了?是不是糧行出什麽事情了?”陸王氏問道。


最近這段時間,陸學理一直是在糧行盯著的,突然的回來,太不正常了。


“哦,糧行那邊出了一點兒事情。娘,別著急,是好事。”陸學理趕忙的將事情從頭到尾的說了一遍。


陸王氏聽得可是心驚膽戰的,等到陸學理說完了之後,她這才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心有餘悸的感歎著:“幸好、幸好,溪溪跟天佑在,不然啊,你可是倒黴了。”


陸學理:“……”


“不是,娘,你這麽說,我感覺哪裏有點兒怪怪的……”


“有什麽怪的?要不是溪溪跟天佑的話,你現在還能站在這裏跟我強嘴嗎?”陸王氏眼睛一瞪,那可是相當的有氣勢,至少,陸學理是絕對不敢再否認的。


“娘,我跟您說件好玩的事情。”陸學理飛快的轉移話題,他可不想繼續挨訓,“溪溪啊,還死不承認是想為了讓您開心,那個小家夥,還害羞呢。”


反正陸學理一提起這件事情,就是忍不住的想笑。


他是真沒想到,溪溪那個古靈精怪的小家夥,還有不好意思的時候。


“溪溪害羞不是很正常嗎?”陸王氏瞪了他一眼說道,“溪溪那麽小,人單純,臉皮又薄。”


陸學理:“……”


他就是想知道一下,他們家是不是隻有一個叫陸雲溪的孩子?


為什麽他娘說的,跟他認識的好像不是一個人呢?


臉皮薄?


在公堂上那麽懟通判跟賈老的時候,他怎麽就沒看出來溪溪臉皮薄?


還有,要椅子坐的時候,溪溪可是大大方方的,半點不好意思的感覺都沒有。


“你那是什麽表情?”陸王氏相當不滿陸學理的反應,板著臉問道。


陸學理嘴巴張了張,最後,隻能是從牙縫中生生的擠出來幾個幹巴巴的字:“沒事,我、就是,感慨一下。”


“感慨什麽?”陸王氏好奇的問著。


陸學理額頭冷汗都要冒出來了,他娘這是要“逼死”他呀?


好在陸學理腦子靈活,快速的找到了理由:“我就是琢磨著,剛才回來的時候,天佑直接拉著溪溪去了齊老先生家,估計是怕我繼續笑溪溪吧。”


“還有在回來的時候,天佑讓我快點兒趕車。說是想早點告訴您,讓您知道村裏人以後出去都沒事了,我估摸著,天佑那個臭小子,是在給溪溪找遮羞臉呢。”


“不讓我再笑話溪溪,那小子真是……”


他剛才在院子了愣了一下,就是想通了這些關鍵。


“你為什麽要笑話溪溪?”陸王氏這重點抓的,讓陸學理恨不得抽自己幾巴掌。


讓自己廢話?


說這麽多幹什麽?


“咳,我就是覺得溪溪這麽聰明的孩子,怎麽還會害羞呢?”陸學理隻能自己給自己找理由。


陸王氏才不管這個呢,哼了一聲說道:“溪溪那是謙虛。她這麽厲害,還是會不好意思,溪溪就是太乖了。幸好有天佑在她身邊,不然的話,我真是擔心她被別人給欺負了去。”


娘,您真的是太擔心了。


溪溪不欺負別人就不錯了。


陸學理在心裏瘋狂咆哮著,隻不過,這些話,他一個字都沒法說出來。


對著偏心偏到沒邊的人,他能說什麽?


他還是保持沉默吧。


至少……他不會被罵。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