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章 給二娘錢

第6章 給二娘錢


看看,她的小乖乖有顆水煮蛋還要讓一遍全家人。


一屋子人都在笑,唯有陸劉氏快要嘔死了。


陸雲溪故意的吧?


所有人全都讓了一遍,就不讓她?


“溪溪,你還沒有問二娘呢。”陸劉氏皮笑肉不笑的問著,“二娘也想吃水煮蛋呢。”


“小孩子的吃的,你搶什麽?”沒成想,陸雲溪還沒有說話,陸學誠倒先嗬斥起來。


陸劉氏一聽,眼圈就紅了,自己男人不向著自己也就罷了,怎麽還第一個說她?


“你幹什麽你?我就跟溪溪開個玩笑都不行嗎?”陸劉氏越想越是委屈,她處處的為了他為了兩個兒子著想,他們有沒有為她想過?


“行了、學誠,你媳婦兒就是隨口一說。”陸王氏皺眉打了一句圓場,算是把這件事情給揭過去了。


陸雲溪就跟沒有注意到大人之間的波濤洶湧似的,捧著水煮蛋小口小口的咀嚼著。


實則,她心裏可是有無數的念頭轉過,剛才,她就是故意不讓陸劉氏的。


她的這個二娘,可不是個善茬兒。


表麵上不敢跟奶奶頂撞,但是背地裏做的事情,可是見不得人。


陸劉氏做的事情,她都替她臊得慌,那是大人能做出來的事情嗎?


原主年紀小被欺負了不懂反擊也就算了,她的話……可是不會這麽容易被人捏扁揉圓的。


陸雲溪年紀小,很快就吃飽了,她從陸王氏的腿上爬下來,邁著小短腿噠噠噠的跑走了。


陸學誠隨後也吃完了,一抹嘴說道:“娘,我去地裏了。”


“嗯,去吧,晌午的時候,我讓你家裏的給你送吃的去。”陸王氏說道。


“誒。”陸學誠答應著,剛要起身,就見陸雲溪兩隻小手抱成小拳頭,噠噠噠的又跑了回來。


陸學誠好笑的囑咐了一句:“溪溪,慢點兒跑,別摔著了。”


“嗯。”陸雲溪乖巧的應著,直接的跑到了陸劉氏跟前,仰著小臉糯糯的說道,“二娘,給你。”


說著,陸雲溪小手張開,掌心躺著一文錢。


陸劉氏一下子就慌了:“你、你給我錢幹什麽?”


“沒雞蛋給二娘吃。”陸雲溪的話一說完,陸王氏跟陸學誠全都笑開了。


“哎呦,我的小乖乖啊。”陸王氏笑得直抹眼睛,“你二娘沒吃到雞蛋,你就給你二娘錢買啊?”


陸學誠好笑的伸手,揉了揉陸雲溪的小腦袋:“溪溪自己把錢收好啊,你二娘不要。”


他是知道的,逢年過節的時候,他娘會給孩子們錢。


至於陸雲溪,那可是他娘心頭寶,隔三差五的就會給她幾文錢。


雲溪還小,自然是不知道怎麽花,小孩子,全都攢起來,算是她的小金庫了。


讓陸學誠陸王氏沒想到的是,陸雲溪聽完他們的話,不僅沒有把錢收起來,反倒是哇的一聲哭了起來:“二娘要!二娘要!二娘要了,就不讓小鬼帶我爹走了!”


陸學誠一聽,可是懵了,這是什麽意思?


陸王氏的臉唰的一下就沉了下來,一把將陸雲溪給抱進懷裏,柔聲問著:“溪溪,來,跟奶奶說,什麽小鬼把你爹給帶走?”


“娘,小孩子胡說的,她……”


“你給我閉嘴!”陸王氏一下打斷陸劉氏慌亂的解釋,轉過頭來,耐心的問著,“來,溪溪,跟奶奶說。”


陸雲溪並沒有立刻說話,而是怯怯的瞟了陸劉氏一眼,隨後,害怕的往陸王氏懷裏縮了縮。


這下子,饒是憨厚如陸學誠也意識到情況不對了,而且這個問題還跟他媳婦兒有關。


陸王氏也不著急,隻是輕輕的拍著陸雲溪,哄著:“來,溪溪,跟奶奶說,什麽小鬼,什麽帶走?”


陸雲溪兩隻小手死死的捂住嘴巴,露出驚恐的雙眼,大大的睜著,顯然是怕得不行。


她越是這樣,陸王氏心中的疑惑越重,她笑著,將聲音放到最柔:“溪溪,奶奶在這裏了,咱們什麽都不怕。誰敢來,奶奶都把他們給打跑!”


陸雲溪驚恐的眼睛一亮,慢慢的鬆開了捂著嘴巴的小手,軟軟的問著:“小鬼也能打跑嗎?”


“能!肯定能!就沒有奶奶打不跑的!”陸王氏肯定的保證著。


“奶奶!”陸雲溪哇的一聲又哭了起來,抽抽搭搭的念叨著,“奶、奶奶,把、把小鬼打跑,爹、爹就能回、回來了……我、我有錢,給二娘孝敬小鬼,它、它就不帶走爹。”


陸雲溪這話一說完,陸王氏氣得差點沒把嘴裏的牙給咬碎。


“沒事沒事,有奶奶在啊,誰都帶不走溪溪的爹。”陸王氏細心的給陸雲溪擦幹淨眼淚,然後對著陸明磊招手,“去,帶著你妹妹到外麵玩去。”


“哦。”剛剛被自己妹妹哭聲給嚇到的陸明磊一聽,趕忙上前。


陸王氏把陸雲溪給哄好了之後,這才讓家裏三個小子帶著陸雲溪出去。


孩子們離開了,他們大人才好說話。


孩子們一走,陸學誠轉頭怒問:“怎麽回事?”


“娘,我什麽都沒做啊。都是溪溪亂說的!”陸劉氏直接叫屈,眼淚汪汪的,“我冤死了。”


比起怒氣衝衝的陸學誠,陸王氏倒是很冷靜,直接起身,說道:“跟我來。”


陸王氏帶著陸學誠夫婦到了陸雲溪的房間,在櫃子裏取出一個小匣子,說道:“這是溪溪的百寶箱,每次我給她錢,她全都裝在這裏麵。”


小孩子能有多少心眼,就算是藏起來,大人還能不知道她把錢藏在哪裏嗎?


說著,陸王氏將小匣子打開,裏麵空空如也,什麽都沒有。


“錢呢?”陸王氏冷臉質問著陸劉氏。


“娘,我、我怎麽知道溪溪的錢放在哪裏?”陸劉氏吞了吞口水,目光閃爍的反問著。


“好。”陸王氏轉頭,盯著自己的兒子,“學誠,你屋裏的錢放在哪裏你知道嗎?”


陸學誠什麽都沒有說,隻是深深的看了陸劉氏一眼,然後轉身往自己屋大步走去。


“誒誒……你幹什麽?幹什麽?”陸劉氏意識到不對,在後麵飛快的追了過去,隻是她一個婦人哪裏有整天下地的陸學誠體力好?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