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93章 什麽人證

第593章什麽人證


陸雲溪的一句話,讓賈老冷哼一聲,沒好氣的說道:“你小小年紀懂個什麽?”


“你可知道通判的職責所在?”賈老叱問道。


陸雲溪的回答也是幹脆利落:“不知道呀!”


賈老被氣得臉色發青,但是,他又沒有辦法訓斥什麽。


這麽個小娃娃不知道,不是太正常了嗎?


賈老隻能是沒好氣的解釋道:“通判有監察長官的責任。”


陸雲溪驚訝的瞪大雙眼,伸手一指彭元洲:“你是說,他可以去查我田叔?”


“正是。”賈老終於找回了場子,理直氣壯的說道,“若是知府失職,通判自然是可以監察。”


“那也不對呀。”陸雲溪疑惑的一指劉老板說道,“他進來之後,幹什麽不對著通判說,要對著你喊冤?你以前經常辦通判才會做的事情嗎?”


賈老那張臉都快綠了,快速嗬斥:“住口!”


這是要往他身上潑髒水啊。


要是這個事情坐實了,可是出大事了。


“你們做都做出來了,還不許人說呀?”陸雲溪委屈的叫著,“知府都讓人可以暢所欲言了,你們就是一言堂。好威風呀!”


“就這樣的還監察知府?自己先被查查再說吧。”


陸雲溪的擠兌,讓彭元洲跟賈老黑了臉,劉老板更是完全懵圈狀態。


幾天沒見,陸雲溪似乎更加的牙尖嘴利,太能說了吧?


“通判在那邊,你跑到老夫跟前來叫冤做什麽?胡鬧!”賈老不能訓斥陸雲溪說的不對,隻能把所有的火氣全都發泄在劉老板的身上了。


讓這個劉老板分不清楚情況,叫冤不知道看看對象,瞎叫什麽?


“是是是……是小人一時糊塗。”劉老板就算是一肚子的氣,也不敢對賈老發呀,隻能是不停的認錯。


他轉過頭去,對著彭元洲說道:“大人,小人可以證明,知府大人就是跟陸學理他們是一夥的,他們坑騙別人的銀子。”


“大人,這事……”彭元洲聽完了之後,轉頭為難的看向了田春生。


一副他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模樣,惹得田春生在心裏冷笑不已。


他知道讓他當替罪羊的人早就想除掉他了,隻是,沒想到,那些人竟然會在大庭廣眾之下來對付他。


看來,這要的不僅僅是他的命,還要讓他死也要背負著罵名。


“既然是暢所欲言,誰有什麽證據,盡管拿出來,若是本府真的與山賊勾結,本府自當認罪伏法。”田春生毫無懼意的說道。


“下官遵命。”彭元洲說完,轉頭對著劉老板說道,“你說這些可有證據?”


“自然是有的!”劉老板咬牙說道,“他們旺安糧行出售高價糧食,若是買方不接受的話,就連四成訂金都無法拿回。”


“高價糧食?高出多少?”彭元洲快速問道。


“高出一倍!”劉老板的話,讓外麵圍觀的百姓倒吸了一口涼氣,這也太黑了吧?


糧食幹什麽要翻一倍?


那又不是什麽稀罕的東西,價格不確定,誰想叫價多少就是多少。


那可是糧食,都有個固定價格的。


最多上下浮動幾文錢,哪裏可能會相差這麽多?


聽劉老板這麽一說的話,那旺安糧行真的不太對勁啊。


難道說,知府真的跟山賊有所勾結?


那些山賊不是一向都針對貪官汙吏的嗎?


如今他們的手已經伸向普通的百姓了?


本來,州府的百姓還對那些山賊是很有好感的,畢竟山賊為他們出氣了。


可是,那些山賊要是對普通百姓出手的話……誰不害怕?


這下子,眾人看向田春生的眼神都不對了。


“可有此事?”彭元洲看向陸雲溪。


他等著她狡辯。


他手裏有著大量的證據,她越是狡辯,他們死得越快!


麵對著彭元洲的質問,陸雲溪脆生生的痛快答道:“有呀!”


“大膽!你們竟敢昧著良心賺黑心錢,還說你們不是山賊?”彭元洲是沒有想到陸雲溪會這麽痛快的承認下來,但是,他也隻是一愣,隨後快速的接了下去。


不管過程怎麽樣,把田春生跟山賊給綁在一起就是了。


“我們賺誰的錢了?”陸雲溪不解的問著他。


“還問誰?人證已經在這裏,你還要矢口否認不成?”彭元洲一指劉老板冷笑著,同時意有所指的說道,“不要以為有靠山,就可以為所欲為。”


“人證?什麽人證?”陸雲溪不解的問道,“他算什麽人證?”


“你們就是坑的他!”彭元洲道。


“坑的他?”陸雲溪疑惑的轉頭,問著陸學理,“大伯,我怎麽不記得買咱們家糧食的人有他呢。是我記錯了嗎?”


“沒錯。”陸學理說道,“跟咱們糧行買糧食的人,沒有他。”


兩個人的對話聲音不高不低,但是至少可以讓公堂內外的人全都聽清楚。


百姓們一聽可是小聲的議論起來,而彭元洲的臉陡然的沉了下來,轉頭,惡狠狠的盯著劉老板。


要不是這個家夥找上他的話,他怎麽會跟劉老板這樣的人有聯係?


他看中的是,通過劉老板可以把田春生跟山賊勾結的事情坐實。


現在什麽情況?


劉老板說的什麽他被旺安糧行坑的事情都是假的,是騙他的?


“是,買糧食的人不是我,但是……”劉老板一見到彭元洲的犀利眼神,趕忙飛快的解釋起來。


“既然買糧食的人不是你,你湊什麽熱鬧?憑什麽說我們坑了你?你在誣告!”陸雲溪快速的搶白道,“這要怎麽判?”


“我……”


“你什麽你?是不是你剛才一進來,就喊著,你被坑了?”陸雲溪質問道,“編,我看你怎麽編!”


“我、我、我剛才太緊張了,是想說我的幾個朋友被坑了。”劉老板解釋的話,換來的是陸雲溪譏諷的兩聲嗬嗬。


“他上了公堂,太過緊張,一時說錯也是情有可原的。”彭元洲心裏把劉老板罵死了,但是,表麵上還是要維護一下。


畢竟,這個人可是他的工具,就這麽廢了的話,有些可惜。


“情有可原?”陸雲溪譏諷的瞅著彭元洲,問道,“你跟劉老板是親戚呀?你這麽偏心他?”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