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88章 不瞎

第588章不瞎


“老爺?”次日一早,劉夫人擔心自己夫君,早早的過來。


一進門可是被劉老板那一臉的陰鷙給嚇得一個哆嗦。


更別說劉老板臉色慘白,還掛著重重的黑眼圈,雙眼血絲密布,哪裏還有個人模樣,分明就跟那從地府裏逃出來的惡鬼似的。


劉老板根本就沒有理會受到了驚嚇的老夫人,而是吩咐了下人給他打水。


他收拾整齊之後,終於精神好了一些,大步出門。


整個過程,劉夫人就在一旁伺候著,不是她不想問,一肚子的疑惑,她都不敢說出來。


直覺告訴她,這個時候的老爺是處在暴怒的邊緣的,要是問了的話,很有可能,倒黴的人就要加上她一個。


誰都不知道劉老板去幹什麽了,但是,那天他回來之後,神色那叫一個輕鬆。


陸學理其實也是擔心劉老板會來報複的,可是,等了幾天,一直都是風平浪靜。


就算是如此,陸學理也沒有放鬆警惕,讓店裏的夥計時刻的注意著糧倉的情況,以防有人在他們的糧食上做手腳。


燒了糧倉,毀了糧食都是次要的,萬一要是在糧食裏摻了什麽要命的東西,那可就麻煩了。


損失錢財事小,出了人命事大。


就在陸學理跟店裏夥計一直都在警惕的這段時間,袁玉山覺得自己整個人徹底的不好了。


他將最近手下人匯報來的消息全都整理好了,看完了之後,直吸涼氣。


然後,他猛地起身,衝進了齊博康的屋子裏,把正在看書的齊博康給嚇了一跳,皺眉不悅的瞪眼:“毛毛躁躁的幹什麽?”


“齊齊齊叔……”袁玉山說話都磕巴了,“天佑跟溪溪這是、這是要跟田春生站在一邊,直接跟文慶府的人對上啊?”


齊博康鄙夷的掃了他一眼,問道:“這事情不是早就知道了?你有什麽好驚訝的?”


“不是,您看……”袁玉山激動的說著,“最近劉老板可是去找了……要不是因為溪溪跟天佑坑了劉老板的話,劉老板也不會走這步棋吧?”


“我就說當初為什麽溪溪讓我的人押運糧車的時候,萬一遇到什麽不好的事情,一定要手下留情。打成重傷,留下性命就行。”


“當時我還以為溪溪是心地善良,不想惹上人命。”


“敢情為的就是這個?讓那些劫糧的人,反過來去對付劉老板。”


袁玉山唏噓感歎著:“溪溪這手玩得漂亮啊。”


“無非就是了解人心罷了。”齊博康輕描淡寫的說道,“那些人知道沒法找旺安糧行報仇,自然柿子挑軟的捏了。”


“劉老板也不是傻子,知道那些人要對他不利,他自己沒法拜托他們,肯定會去找個更大的靠山。”


“劉老板在府城與趙安多有往來,對府城的情況很是了解。他能找上文慶府的通判,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齊博康的話說完,袁玉山連連點頭:“這一環套一環的……溪溪跟天佑他們可是想得太周全了。”


“本來通判就是留在田春生身邊的釘子,這下好了,兩邊直接對上。”


袁玉山算是徹底的想明白了,隻不過,還有一點兒他不太理解:“齊叔,那溪溪讓我稍微放鬆一些,不要防的那麽死,這村子不是就要暴露了嗎?”


“你還沒看出來溪溪天佑的目的?”齊博康輕歎一聲。


玉山的這個腦子……算了,能想到這麽多,已經是很不容易了。


他也不能太為難玉山。


袁玉山茫然的瞅著齊博康,莫名感覺齊叔在嫌棄他是怎麽回事?


“齊叔,我已經看出來溪溪跟天佑要跟田春生站在一起,一起把文慶府裏要對付田春生的勢力給拔除。”


他都看這麽清楚了,怎麽還會被齊叔嫌棄?


“你隻看到了這最明顯的一步,難道你就沒看出來,溪溪跟天佑是想讓旺安村有個正式的身份嗎?”齊博康的話,讓袁玉山震驚的瞪大雙眼。


“旺安村是山賊窩,這個可以洗去這個身份?”


相對於袁玉山的震驚,齊博康隻是笑了笑說道:“溪溪跟天佑不是在嚐試嗎?你等等就知道結果了。”


袁玉山是真的驚了,不過,他想了想之後,走了出去。


這事情真的能辦成嗎?


走在村裏,他看著在操練的村民,在河邊洗衣服的女人,眉頭緊緊的擰在了一起。


“玉山。”


聽到聲音,袁玉山轉頭,看著陸王氏笑了起來:“嬸子,我來背。”


說著,袁玉山一把就將陸王氏的背簍給“搶”了過來,背在身上。


“嬸子這是上山去挖野菜了?”袁玉山看了一眼背簍裏的東西,笑著說道,“如今咱們也有錢了,嬸子怎麽還去挖這些東西?”


“有錢啊,也要省著花的。”陸王氏笑著說道,“更何況,這些野菜在山裏長著,若是不摘的話,也就不能吃了。”


“這些東西,滋味不錯,爽口,拌個小菜什麽的,孩子們配上粥吃,挺好的。”


陸王氏當然知道現在家裏的日子好過了,但是,就算如此,她也沒有浪費的習慣。


隻是在摘野菜的時候,找的都是那種口味好,家裏人愛吃的。


不像以前餓肚子的時候,不管什麽好吃不好吃,隻要能入口,全都往家裏弄。


“嬸子在村裏過得還習慣嗎?”袁玉山問道。


“挺好的。”陸王氏笑著說道,“以前的地方啊,大部分村裏人都是好的,隻是總有一些人討人厭。”


“這裏就不一樣了。”陸王氏如今可是喜歡這個旺安村,“村裏人都好相處,就沒那樣的刺頭。”


“就是啊……”陸王氏輕歎了一聲說道,“村裏的人不太自由。”


袁玉山驚訝的看了過去,隻見陸王氏笑了起來:“玉山,我是年紀大了,沒什麽見識,但是啊,這眼睛可是不瞎的。”


“嬸子,你……”


“這村裏人是不是有什麽原因不能下山?”陸王氏問道。


雖說是問話,但是看那陸王氏的神態,分明就是極其的篤定。


“我琢磨著當初三勇能讓人搶了老王家的銀子,三勇在這村裏很是有威望,我尋思著,這一村子人的身份都不方便出去吧。”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