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87章 逼上絕路

第587章逼上絕路


“喂喂……齊叔,你別急啊。”袁玉山決定還是為自己辯解一下,他不是什麽都看不出來的。


“我知道的,天佑跟溪溪去知府那邊,就是給劉老板施壓。”


袁玉山這句話,倒真的是讓齊博康停下了腳步,他轉頭上下打量著袁玉山說道:“你倒是開竅了。”


“不過就是施壓,這我有什麽看不懂的?”袁玉山頭一揚,得意的說道,“趁著劉老板心慌意亂的時候,再給他一記重壓,讓他更是手忙腳亂。”


“可就這也不至於把劉老板逼上絕路啊,齊叔,這劉老板……”


袁玉山充滿希望的看向了齊博康。


齊博康突然的一笑,隨後,更加快速的將笑容給收了回去:“自己猜去!”


得。


套話失敗!


袁玉山鬱悶。


齊博康則是背著手,優哉遊哉的出去了。


小樣的,還想套他的話?


就袁玉山那點兒水平,真是可笑。


袁玉山套話失敗,他立刻吩咐自己的人去盯著劉老板。


他倒要看看,最後劉老板是怎麽被逼上絕路的。


還有,被逼上了絕路,劉老板會做什麽。


袁玉山這邊是有點兒小鬱悶,但是至少比劉老板要強太多了。


劉老板都已經快要瘋了。


他怎麽都沒有想到,這旺安糧行竟然跟知府有關係。


而且關係還那麽好!


知府親自把那兩個旺安糧行的兩個小家夥給送了出來。


對兩個小家夥都這麽重視,那旺安糧行其他人,在知府心裏是個什麽位置,劉老板都不敢深想。


劉老板愁得這幾天都沒有回房,而是睡在了書房裏。


想不出來辦法,他哪裏睡得熟?


就在劉老板對著燭光犯愁發呆的時候,突然一陣風吹過,他還沒有反應上來,一個冰冷的東西貼著他的脖子,嚇得他全身的血液都涼了,動都不敢動一下。


“劉老板,好久不見。”


來人站在了劉老板的背後,這刻意壓低的有些熟悉的聲音,稍稍讓劉老板從死亡的恐懼中恢複了一點兒理智:“是、是……”


“看來劉老板還記得兄弟我。”來人嗤笑一聲,那笑聲中可是半分笑意都沒有,反倒是陰冷的讓劉老板全身汗毛炸立。


“你、你來做什麽?銀子我不是全都給你們了嗎?”劉老板趕忙問道。


這件事情,他可是派自己心腹去做的。


其他的事情都有可能有失誤有差錯,但是,給這些人的銀子,絕對不能有任何問題。


因為這些家夥都是亡命徒。


“銀子,劉老板是給我們了。但是,劉老板也沒說讓我兄弟們去賣命。”來人冷笑著,手上微微的一用力,一道血痕唰的一下就浮現出來。


血珠冒了出來,傷口是不深,卻嚇得劉老板差點沒暈過去。


因為他知道,身後這個人,隨時都有可能要了他的命。


如今的當務之急是趕快要把事情說清楚。


“我沒讓兄弟們去賣命,我就是讓你們把糧食給運回去,自己吃。”劉老板就算是脖子上有著刺痛,但是,他的臉上一直在強擠出一抹僵硬的笑。


他可不敢得罪這個人。


他就是要告訴這個人,他給他們錢,還讓他們把糧食劫回去吃,多好的事情。


“吃?”來人冷笑一聲,問道,“劉老板真是給我們兄弟介紹了一單好買賣。我們就算是想吃,也得有命吃。”


劉老板磕磕巴巴的問道:“這、這是什麽意思?”


“什麽意思?”來人提到這個,身上的寒意好似化作實質一般的割裂著劉老板的身體,讓劉老板忍不住的抖了兩下。


“我們去劫糧車的兄弟,全都受了重傷,要不是我們命大,恐怕全都交待在那裏了!”


“你跟我說那些是普通的村裏人?”來人越說越怒,手上用力,劉老板脖子上的傷口猛地拉大,嚇得他連連求饒。


“這裏麵是不是有什麽誤會?”劉老板快速的解釋著,他可不敢說旺安糧行還跟知府有什麽說不清道不明的聯係。


這話要是說出來,毫無疑問,他的命肯定就沒了。


“他們就是普通人,他們要是真的有本事的話,怎麽會從那麽遠的地方運糧食過來?他們真的不普通,早就在附近收糧食了。你說是吧?”


劉老板的話,很顯然是說服不了來人的。


來人冷笑一聲說道:“劉老板,現在我們兄弟受傷了,而且還是重傷。我們兄弟養傷的醫藥費是個問題,更別說最近都沒辦法開工。”


來人的說法,讓劉老板立刻就明白了:“我懂、我懂……”


“我這就給……那個,我現在起來不太方便。”劉老板隱晦的示意一下,他脖子上還架著刀呢,不方便行動。


劉老板說完了之後,身後的人並沒有動。


劉老板從來沒有感覺到過,自己的書房竟然這麽的靜,靜得隻能讓他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就在劉老板心跳快得要從嗓子眼裏蹦出來的時候,架在他脖子上的刀,終於是移開了。


刀子移開了,劉老板快速的站了起來,然後……他一個踉蹌,差點兒沒又坐回去。


太害怕了,腿軟。


好在劉老板手一扶,撐在了桌子上,這才沒有摔倒。


他可是不敢耽誤,趕忙的過去,掏出了一疊銀票出來:“給兄弟們好好的看看傷。”


來人捏了捏這些銀票,嗤笑一聲,說道:“劉老板真是仗義。”


“應該的,應該的。”劉老板陪著笑臉說道,“這是因為我的事情,讓兄弟們受傷了,我肯定要負責的。”


“那好,我就不打擾劉老板了。”說完,來人轉身,從窗戶跳了出去。


落地無聲,從劉家離開的時候,根本就沒有驚動任何人。


他是走了,但是,劉老板卻臉色煞白的跌坐在椅子上。


完了!


這回可是要完了。


那些人都是亡命徒,他們對付不了旺安糧行的人,這是訛上他了。


如今這隻是來拿一筆銀子,那些人嚐到了甜頭之後,肯定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他要是不想辦法,他們劉家就要被他們給徹底的掏空的。


“該死的陸學理!”劉老板怒斥道。


要不是旺安糧行的話,何至於將他逼到這個地步?


他跟他們勢不兩立!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