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86章 措辭不太好

第586章措辭不太好


“這還不算,什麽算?”李天佑奇怪的問著袁玉山,“溪溪這麽一會兒的工夫就賺了這麽多銀子,多厲害。”


袁玉山呆呆的聽完之後,轉動自己發僵的脖子,看向了小腦袋點個不停的陸雲溪。


天佑跟溪溪他們兩個……真的是一個敢說一個敢應啊。


“天佑溪溪,你們覺得劉老板會真的按著你說的去做嗎?”齊博康問道。


“這點兒錢的話,可是不會讓劉老板心疼的。”


天佑跟溪溪的打算,他隱隱約約的猜到了一些。


他們要解決的不僅僅是天佑的問題,還有田春生。


他們這是想把田春生給拉到他們的陣營中來。


田春生這個人,耿直,卻並不是不懂變通的,但是,他絕對是個辦實事的。


這樣的人,以後等到天佑回京,絕對是一大助力。


隻是,他覺得現在就按著天佑跟溪溪的想法,把劉老板設計為一個突破點的話,恐怕還差些火候。


“剩下的事情,就多虧了袁叔了。”陸雲溪笑眯眯的瞅著袁玉山,笑得他心裏直發毛,“溪溪,你想讓我辦什麽事情,你直接說。”


“你能別這麽笑嗎?有點兒瘮人。”


袁玉山這話才說完,就立刻收到了譴責的目光,他都不用轉頭,也知道那是來自李天佑。


“天佑,你不要這個反應。”袁玉山輕歎一聲說道,“我也不想心裏發慌的。問題是,溪溪總是做事出人意料,我心裏真的沒底啊。”


他想這樣嗎?


他好歹也是征戰沙場,令敵人聞風喪膽的魔將軍,卻因為一個小丫頭,弄得心裏慌慌的難受。


他不要麵子嗎?


問題是,這麵子是他想要就能要的嗎?


他還是選擇誠實一點兒,因為,比起麵子來,他更想知道溪溪他們又做了什麽。


“袁叔,你別把溪溪想的這麽可怕。”李天佑不太高興了,“你這樣表揚溪溪聰明,但是措辭不太好,會讓溪溪難過的。”


袁玉山:“……”


他有表揚溪溪的意思嗎?


天佑到底是怎麽理解出來的?


“不是,你不覺得溪溪笑得格外的燦爛嗎?”袁玉山還想爭取一回,想讓他們認同一下他的感受。


真不是他大驚小怪,實在是溪溪剛才笑得太開心了。


反正跟溪溪相處這麽長時間,他總結出來了,她笑成這樣,基本上沒什麽好事。


不、不對,是基本上她已經做了什麽事情。


“那是溪溪在感謝袁叔你。”李天佑解釋道。


“感謝我?感謝我什麽?”袁玉山懵了,有什麽他不知道的事情發生了嗎?


“溪溪剛才不是說剩下的事情……”袁玉山突然的愣住了,後麵的話就這麽生生的斷了。


因為這個時候,他才注意到,剛才溪溪說的好像是“多虧”而不是“要拜托”他。


“嗯……我大膽的猜測一下,是不是溪溪已經做完了一些事情,我後麵就不用做什麽了?”袁玉山反應遲鈍的問著。


“是呀。”陸雲溪笑嘻嘻的點頭,肯定了袁玉山的猜測,“袁叔已經都做完了,咱們等著劉老板入套就可以了。”


袁玉山呆呆的瞅著李天佑跟陸雲溪,然後,他又將不可思議的目光轉向了齊博康。


陸雲溪跟李天佑是笑得天真,齊博康反倒是智珠在握雲淡風輕。


所以,屋子裏四個人,就他自己是傻子?


就這個,剛才天佑還說不要他把溪溪想的那麽可怕?


他什麽都不知道呢,溪溪都把事情辦完了。


這是可怕嗎?


這已經是恐怖了吧?


袁玉山腦袋都要炸了,他遇到的到底都是什麽人啊?


有個混成了老狐狸的齊博康不說,就連兩個小家夥都妖孽成這樣……他、他想回戰場,他十分懷念跟戎北刀對刀拚殺的日子。


生死都看得見,不至於像在這裏一樣處處都是陷阱,半步一個坑,說不好什麽時候就掉進去了。


他們還是人嗎?


反正等到李天佑跟陸雲溪走了之後,齊博康看著還在發呆的袁玉山輕歎一聲問道:“你怎麽了?”


“齊叔,我想回去了。”袁玉山蔫頭耷腦的嘟噥著,“這邊根本就不是我擅長的!”


“本來也沒指望著你動腦子。”齊博康這話可是讓袁玉山感覺自己的心口被狠狠的紮了一刀。


齊叔說話也太直接了吧?


就不能稍微考慮一下他的感受嗎?


“別想了。”齊博康安慰著袁玉山,“你隻要保護好溪溪跟天佑不出事就行。”


“別讓人暗中傷了他們。”齊博康想了想無奈的搖頭輕歎,“就溪溪跟天佑玩得這麽大,很有可能讓人鋌而走險,背後出手,想要除掉他們來泄憤。”


“那個……齊叔,你能告訴我,天佑跟溪溪想做什麽嗎?”袁玉山自己想不出來,但是,他可以問啊。


他就是好奇心旺盛一些,不清楚的事情想弄明白,省得天天的雲裏霧裏的糊塗著。


“我要是沒猜錯的話,溪溪跟天佑要逼劉老板上絕路。”齊博康的話讓袁玉山驚問道,“怎麽逼他上絕路?”


“不對啊,就算是劉家糧行打壓旺安糧行,溪溪跟天佑他們也不至於要這麽做吧?”


“這兩個孩子,雖說是小心思多,報複心很強,從來不肯吃虧……但是,也不是特別狠。幹什麽要把劉老板逼上絕路?”


齊博康無語的瞅著袁玉山,他知道他自己在說什麽嗎?


“齊叔?”袁玉山不解的看向齊博康,齊叔的臉色怎麽這麽奇怪?


“自己看。”齊博康沒好氣的哼了一聲,真不想跟這種腦子裏整天就知道喊打喊殺的人說話,浪費時間。


還是跟溪溪天佑說話省事,根本就不需要說透,大家就都心知肚明了。


“我怎麽看啊?”袁玉山委屈了,怎麽連說都不跟他說了?


這也太欺負人了吧?


他都承認自己笨了,還不能給他解釋解釋?


“你不是有那麽多手下嗎?讓他們仔細注意最近府城發生的事情,你自然就能知道天佑跟溪溪做了什麽。這你要是再看不明白……”


“齊叔,您就給我講講?”袁玉山眼睛一亮。


“你就給我滾回去養傷,少在這裏耽誤事!”齊博康吼了一嗓子,轉身走了。


跟這種傻子,真是沒法待。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