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85章 跟不上

第585章跟不上


手下人趕忙應道:“是,老爺。而且還是知府親自把他們給送出來的。”


劉老板一聽,整個人都不好了。


“你先下去吧。”劉老板把人給打發出去之後,他自己在書房裏一直走來走去的。


中午的時候,劉夫人奇怪的走了進來,問道:“老爺,您怎麽不用飯呢?這有什麽事情,也不能忙得連飯都不吃。”


“我哪裏還有心思吃飯?”劉老板沒好氣的說道。


劉夫人驚問道:“老爺,出什麽事兒了?”


劉老板這才將事情跟自己夫人說了一下。


劉老板家裏可是愁雲慘淡的。


至於陸雲溪跟李天佑則是早就帶著買的東西,回家去了。


……


齊博康看了一眼在那邊探頭探腦往外看個不停的袁玉山,不解的問道:“你在看什麽?”


“我看溪溪跟天佑怎麽還不過來。”袁玉山說完這句,這才將目光不舍的收了回來。


他是生怕自己沒法第一時間看不到溪溪跟天佑過來,他還想知道知道糧行的情況呢。


“府城那個劉老板不是今天要找事嘛,也不知道什麽樣了。”袁玉山擔心的說道。


齊博康翻了一頁書,慢悠悠的問道:“有天佑跟溪溪在,你有什麽好擔心的?就算是擔心,也應該是擔心那個劉老板。”


袁玉山無奈的瞅著齊博康說道:“齊叔,天佑跟溪溪還是小孩子。”


“嗯,很厲害的小孩子。”齊博康的話,讓袁玉山一噎,這天還能聊嗎?


“我剛才在外麵的時候,聽到村裏人說,天佑跟溪溪已經回來了。”袁玉山決定還是不要跟齊博康計較了,直接說事比較好。


他可不是沉不下心的,他會有這個反應是有原因的。


“他們這個時辰肯定是在府城吃完飯了,就算是回陸家放個東西收拾收拾什麽的,這會兒工夫也應該過來了。”


袁玉山的話,讓齊博康淡淡的開口:“那你就不用等著了,他們一個時辰之內絕對不會過來的。”


“為什麽?”袁玉山皺眉,“府城那邊發生這麽多的事情,還有後麵的布局,他們不應該跟咱們說說嗎?”


“因為有個很重要的原因,他們肯定是不會過來的。”齊博康說道。


“什麽原因?”袁玉山下意識的問道。


“溪溪要午睡。”齊博康的話一出口,袁玉山驚問道:“啥玩意兒?”


他耳朵沒毛病吧?


午睡,這是什麽理由?


“有什麽好驚訝的?溪溪還那麽小,午睡很正常。”齊博康說道,“行了,你也先休息休息吧。”


說完,齊博康嫌棄的對袁玉山擺了擺手,讓他出去。


袁玉山精神頭這麽足,他可跟袁玉山比不了,他上了年紀,也要午睡一會兒的。


袁玉山被轟了出去,隻能是怏怏的去忙他的事情了。


等過了一個多時辰,他們家的門終於是被叩響了。


“天佑、溪溪,你們可算是來了。”袁玉山的熱情,弄得兩個小家夥莫名其妙的。


等到了屋裏,陸雲溪這才奇怪的問著:“袁叔,你一直等我們呀?”


“可不。”袁玉山坐下說道,“我中午的時候就聽村裏人說,看到你們回來了。”


“哦,那是……”陸雲溪話還沒有說完,就聽到李天佑搶先說道,“齊爺爺上年紀了,中午要休息的,我們不好打擾。”


袁玉山直接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了。


陸雲溪看著劇烈咳嗽的袁玉山,整個人都懵了,剛才天佑說什麽奇怪的話了嗎?


為什麽袁玉山這個反應?


好在袁玉山最近被刺激的多了,恢複能力提高了不少,很快的就止住了咳嗽,他無奈的問了一句:“天佑,你說這話虧心不虧心?”


“你是為了齊叔,還是為了溪溪,你自己心裏不清楚嗎?”袁玉山可不想讓李天佑就這麽蒙混過關。


他不是以前的他了,不會這麽輕易的被天佑這孩子騙了!


看他揭穿他!


李天佑坦蕩蕩的看著袁玉山的眼睛,沒有半分被揭穿的窘迫,反倒是極其疑惑的問著:“這個說哪個有什麽區別?我關心溪溪也關心齊爺爺呀?為什麽每次都要全部說出來?”


“我心疼溪溪,心疼奶奶,心疼嬸子……還有家裏很多很多的人。難道每次我都要全部說出來嗎?”李天佑不解的目光實在是太無辜,太單純了。


弄得袁玉山都在情不自禁的反思,是不是自己太較真,太過分了?


“不對!我就問你吧,你是不是把溪溪放最重要的位置?”袁玉山立馬的反應過來,快速問道。


他差點兒被天佑這孩子給帶偏了。


天佑太能說了,不愧是齊叔的學生。


想著,袁玉山還看了一眼齊博康,發現齊博康麵色如常,似乎是根本就不在意天佑剛才的說法。


齊叔這也太不上心了吧?


齊叔到底有沒有猜對,齊叔都不想知道嗎?


“當然了。”李天佑肯定的,沒有半點猶豫的說道。


“溪溪最小了,就算是跟齊爺爺說,齊爺爺也會讓我先顧著溪溪啊。袁叔,難道你覺得齊爺爺不愛幼嗎?”李天佑那澄淨的雙眼,就這麽單純的瞅著袁玉山。


卻將這個問題犀利的拋給了袁玉山,坑人坑得是一點兒都不手軟。


袁玉山覺得自己真是嘴欠啊。


平時,他都說不過齊叔的,更別說,齊叔有的時候都被天佑說的啞口無言。


他、他……為什麽要亂問?自己到底是怎麽想的?


“天佑,糧行的事情還順利吧?”袁玉山笑著問道。


他覺得還是談正事吧。


“順利。”李天佑是個不糾結的好孩子,他會給大人留麵子的,配合的轉移了話題,“劉老板輸了,訂金都給了咱們。咱們又可以買糧食了。”


“還有,劉老板弄出來的借條銀子也賠了。”


“借條?什麽借條?”袁玉山好奇的追問。


“我來說。”陸雲溪舉手,興奮的將事情經過說了一下,“……最後呀,那借條上寫的雙倍的銀子,劉老板全都賠給咱們了。”


“我賺錢了!”陸雲溪雙眼亮晶晶的看著齊博康他們。


“溪溪真棒!”李天佑立馬表揚起來。


“溪溪厲害。”齊博康也笑得慈愛的稱讚道。


袁玉山:“……”


“不是,齊叔、天佑……你們管這個叫賺錢?”袁玉山有點兒跟不上他們的思路。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