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76章 我害怕呀

第576章我害怕呀


“不用我怎麽做的,都安排好了!”陸雲溪笑嗬嗬的話,可是讓陸學理大驚失色,“你都安排好了?”


“對呀。”陸雲溪眨巴著眼睛,驚愕的瞅著陸學理,“大伯,你不會覺得這些事情要發生了才想辦法吧?”


“奶奶不是總在家裏說,要提前準備提前準備,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呀?”


麵對著小大人模樣的陸雲溪,陸學理吞了吞口水,問道:“我怎麽沒聽你奶奶說過這個?”


“怎麽沒有?”陸雲溪嘟著小嘴不幹了,“你自己不聽奶奶的話,還誣陷奶奶沒說。”


“我……”陸學理是一肚子的委屈沒地方說去,“溪溪,咱不帶這麽欺負人的啊。你奶奶什麽時候這麽說過了?”


“奶奶就有說!”陸雲溪小手一叉腰氣呼呼的反駁著,“奶奶一直都讓家裏提前準備柴火,不會等到沒柴火燒飯了,才去弄。還有,轉天早晨要吃的什麽東西,頭天晚上,奶奶都會安排出來了。”


“開春了,是養雞還是養鴨……一年的進項什麽的,都是提前算計好的。家裏買多少布,做衣服還是做鞋子,是買新被麵還是用舊衣服縫,也全都事先想好。”


“大伯,奶奶做了這麽多,你看不到嗎?”


陸雲溪不高興的瞅著陸學理:“奶奶一直這麽做,你都看不見呀?”


“溪溪,這是一回事兒嗎?”陸學理鬱悶了。


“不就是一樣的提前準備嗎?”陸雲溪歪著小腦袋,不解的問著,“這有什麽區別?”


區別大了好嗎?


陸學理到了嘴邊想要喊出來的話,又被他默默的咽了回去。


溪溪說的本來也沒有錯。


問題是……有幾個會把家裏過日子的事情跟這生意上的勾心鬥角聯係起來?


陸學理吞了吞口水,澀聲問道:“溪溪,那你都準備好了,咱們就什麽都不用做了嗎?隻要等著就行?”


陸雲溪瞟了陸學理一眼,那眼神,弄得陸學理想撓牆。


什麽意思?


什麽意思啊?


剛教訓完他一頓不行,還要再鄙視一把?


“咱們當然要做一些事情的呀。”陸雲溪輕歎一聲,心累的好像大人麵對那不成器的孩子似的說道,“提前準備歸準備,他們都出手欺負咱們了,咱們也不能傻等著!”


“咱們要反擊!”陸雲溪用力的揮動了一下小拳頭,憤憤道。


“大伯,我跟你說,你要做的就是……”陸雲溪對著陸學理招了招手,讓他湊過來,小聲的在他耳邊嘀嘀咕咕的說了一通。


隨著陸雲溪的話,陸學理的臉色是越來越精彩,變了幾變,最後都有點兒說不清道不明的扭曲。


“大伯,你這是什麽表情?”陸雲溪說完了之後,瞅了一眼陸學理的臉,皺著小眉頭問道,“是去茅廁的時候不痛快嗎?”


陸學理:“……”


“溪溪,你一個小姑娘,斯文一點兒。”


陸雲溪不服氣的皺了皺小鼻子,弄得陸學理好笑的伸手一點她的額頭:“你呀你,就你這樣的還會害怕?真是可笑。”


“誒?我害怕?為什麽”陸雲溪不明所以的瞅著陸學理,這是從何說起?


“還不是天佑。擔心有人對咱們糧行出手,還特意的跑到我家提醒我,說不想讓你知道,怕嚇到你。”陸學理說到這裏的時候,就覺得可笑,“你有害怕的意思嗎?”


“我害怕呀!”陸雲溪嘟著小嘴,重重的點頭,用極其無辜的大眼睛瞅著陸學理,“我隻是戰勝了恐懼,勇於麵對敵人!”


陸學理:“……”


他就想問問,溪溪自己相信她自己說的話嗎?


……


劉老板已經開始安排人去布局了,這次不弄死旺安糧行不算完。


隻是,今天得到的消息,讓他有些不高興了:“什麽?旺安糧行是這麽說的?”


“是啊,老爺。”手下人無奈的說道,“現在要是訂糧食的話,價格提高了一倍不說,要是到時不買的話,那訂金也是不退的。”


“而且,訂金還提高到了四成。”


“他們怎麽不去搶?”劉老板怒叱著猛地一拍桌子,拍得他手都是一陣的發麻。


手下人這個時候可是不敢說話,這件事情可是輪不到他給建議的。


他們老爺自有主意。


手下人沉默裝木頭人,劉老板可是煩躁的不行,在屋內走來走去的,煩躁的就跟困獸一般。


終於走了十多圈之後,劉老板猛地停了下來,臉上浮現出瘋狂的扭曲獰笑:“行,答應旺安糧行!讓他們繼續訂糧食!”


“是。”手下人聽完之後,快速的離開。


等到手下人走了,劉夫人這才焦急的問道:“老爺,您這是要幹什麽呀?四成的訂金不要了?咱們花兩倍的價錢買那些糧食,不是要虧本嗎?”


“你懂什麽?”劉老板咬牙冷笑道,“虧本那是他們旺安糧行有糧食賣給咱們,才會虧。他們到了約定好的日子,要是沒糧呢?那就不僅僅是賠咱們銀子這麽簡單了,我要旺安糧行的名聲臭大街!讓他們徹底無法在文慶府立足!”


“從哪裏來的,給我滾回哪裏去,不要以為從個犄角旮旯冒出來,就能成個人物了!”


“在文慶府想要開糧行,最開始的一步就應該上我這裏來拜山頭!”


不拜山頭不說,還想搶他家糧行的生意?


真是不懂規矩的混賬玩意兒!


他這次就要讓那個旺安糧行知道知道,什麽叫規矩!


“老爺,您確定,他們的糧食真的沒法運到嗎?”比起憤怒來,劉夫人還是更擔心劉老板的這個決定。


“當然不會運到。”劉老板本就生氣旺安糧行的沒規矩,如今,他自己夫人竟然還懷疑他,這讓他更是火氣上湧,“怎麽?你懷疑我的能力?”


“不不不……老爺,看您這話說的,我、我這不就是擔心萬一……”


“沒有萬一!”劉老板肯定的說道,“你就等著看旺安糧行賠個傾家蕩產身敗名裂吧!”


劉老板說完,拂袖而去,弄得劉夫人無奈的在屋裏差點把手裏的帕子都給絞爛了。


她心裏可是恨死那個旺安糧行了。


要不是那家突然冒出來的糧行,他們家裏哪裏來這麽多破事啊?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