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75章 抽死自己

第575章抽死自己


劉家糧行經營這麽多年,不是劉老板自己開始經營出來的,而是他們家一輩一輩傳下來的。


一代一代慢慢的積累,才在劉老板手裏發展到了如今的規模。


又因為劉老板找到了靠山,才讓劉家糧行可以在文慶府中壓製著其他糧行。


他通過自己的人脈調查了個清楚,自然就聯係人,要給旺安糧行一個教訓。


陸學理最近兩天看賬的時候,發現了一個奇怪的問題,他決定今天再觀察觀察。


看了一個上午之後,陸學理把陸雲溪給叫了過去。


“大伯,怎麽了?”陸雲溪最近可受歡迎了,來買糧食的姐姐嬸子都喜歡跟她說話,忙得都有些累了。


進了後院屋裏,她先喝了一杯水,這才坐下。


“溪溪,咱們最近的生意太好了。”陸學理說道。


“生意好還不好嗎?”陸雲溪不解的問道。


“好的不正常。”陸學理將府城裏的人口算了一下,又跟溪溪說了一堆買糧的人群,消耗的數量等等數據,聽得陸雲溪兩眼直轉圈圈。


“大伯,你跟我說這些,我頭暈。”陸雲溪趕忙的抬手,阻止了陸學理繼續說那麽專業的東西。


陸學理著急的說道:“我不跟你說這些,你就不知道現在咱們糧行的情況。”


“我不需要知道這麽詳細。”陸雲溪頭痛的擺手,“反正現在就是咱們生意好,好的不正常,是這個意思嗎,大伯?”


“嗯。”陸學理點了點頭,看著陸雲溪小眉毛皺在一起,不想深入了解的模樣,讓他忍不住想笑。


小家夥也有頭痛的時候啊?


莫名有了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陸學理心裏舒服著呢。


陸雲溪瞅了陸學理一眼,不明白,剛才大伯不是還為難的嘛,怎麽現在又開心了?


不過,她也沒太糾結,隻是問著:“怎麽太好了?”


“有人在訂糧食。”陸學理說道,“量很大,交了訂金。”


“誒?”陸雲溪不解的看著陸學理。


陸學理也沒有廢話,直接的將最近的訂單拿了出來,給陸雲溪看:“他們都是要先訂貨等到了之後再來提貨。”


“我算了一下,按著咱們糧倉的儲藏量,他們要貨的時間,應該是咱們新糧食到了之後。”


“客人想要剛收上來的糧食,我可以理解,但是,溪溪,你不覺得這樣的訂單開始多了嗎?”


說著,陸學理給陸雲溪看這些訂單的時間。


陸雲溪看完後,點了點頭:“這是有人想在咱們糧食上動手腳啊。厄……是打咱們新糧食的主意。”


“他們想怎麽辦呢?直接燒了咱們的糧倉?動靜太大,在府城裏鬧起來也不太好收場。弄不好死人的話,他們也不好交代。”


“那就隻能是讓咱們的新糧食運不來,在半路劫糧嗎?”


“要是劫糧的話……那可就有意思了。”


“我還真沒見過有人這麽上趕著作死的呢!”


陸雲溪說完了,一抬頭,看到陸學理一言難盡的神情,弄得她有著一瞬間的茫然:“大伯,你怎麽了?”


“溪溪,你不害怕嗎?”陸學理幹巴巴的問道。


“害怕?”陸雲溪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瞅著陸學理,捏著小拳頭說道,“大伯,咱們不能遇到困難就害怕!”


“奶奶說過,世上就沒解決不了的事情,隻要咱們有信心就行。齊爺爺也說過,做人要不畏艱難。”


陸學理聽著,連連點頭,看來他娘跟齊老先生對溪溪的影響還是很深的,這孩子有這麽堅韌的內心,是學的好。


這孩子真是……


“他們想欺負咱啊,沒門!咱們一定要狠狠的教訓教訓他們,把他們打疼,一次不行就多打幾次!打到他們服為止!”


陸學理呆呆的看著揮動著小拳頭要打人的陸雲溪,默默的在心裏補充上了剛才還沒有想完的話。


這孩子真是還挺暴力的。


他覺得,溪溪這性子本身就……挺火爆的,然後再跟他娘以及齊老先生學了學之後,算是徹底的激發出來了。


“溪溪,你想打服他們啊?”陸學理澀聲問道。


“對呀。”陸雲溪說完,看了一眼陸學理,小手猛地捂住了嘴巴。


她吃驚的模樣,弄得陸學理一陣的頭痛:“溪溪,你想什麽呢?”


陸雲溪鬆開了手,左右看了看確定沒有人在外麵,這才壓低了聲音,神神秘秘的說道:“大伯,殺人是不好的。”


陸學理:“……”


“溪溪,我什麽時候說過殺人了?”陸學理抓狂,不帶這麽給他造謠的。


“那大伯剛才質疑我打服他們幹什麽?”陸雲溪不解又無辜的瞅著陸學理。


陸學理深吸了一口氣,不行,情緒沒緩解下來,再來一口……


“溪溪,咱們要是到時沒有糧食給他們的話……不如這些訂單不接了。”陸學理終於可以平穩的將話說出來了。


溪溪性子暴力不暴力的問題,還是先放到一邊去吧。


不討論了。


“接,憑什麽不接?”陸雲溪滿不在乎的說著,“價格提高!隻要他們想訂,咱們就接!”


“溪溪,你不用擔心不接訂單會影響糧行的聲譽,我可以有完美的借口,不會對咱們造成影響的。”


他做生意這麽多年,這點兒本事還是有的。


“我知道大伯厲害,不過呢,他們敢算計咱們,要是不讓他們受到點兒教訓,他們還真以為咱們是好欺負的呢!”陸雲溪小下巴一揚,得瑟的說道。


陸學理深深的看了陸雲溪一眼:“溪溪,我覺得,還是你最厲害。”


這麽一會兒工夫,這小家夥就想到要怎麽報複回去了?


“還好啦……”陸雲溪抿著小嘴笑了起來。


這孩子氣的反應可是把陸學理給逗笑了:“溪溪,你還……”


知道不好意思啊?


隻可惜,陸學理感慨的後半句話並沒有機會說出來,因為陸雲溪的一句話,讓他將下半句給生生的咽了回去。


“我一直都這麽厲害噠,大伯,不用總是驚訝。大伯是大人了,要穩重一些呦。”


他要是再想溪溪會不好意思,他就自己抽死自己!


“溪溪,你想怎麽做?”陸學理深呼吸幾次之後,這才將剛才的情緒給拋開。


他還是不要太糾結那些問題了,不然……他能氣血逆流,活活被氣死。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