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67章 還是不說了

第567章還是不說了


“肥皂香皂是賺錢,糧食嘛,則是在賺名聲。”陸雲溪笑嗬嗬的說著,“大伯,你想跟哪個買賣人合作?”


“是隻看重利益光顧著賺錢的,還是口碑很好厚道的買賣人?”


陸學理點了點頭:“溪溪,還是你想的多。”


“那是。奶奶說了,咱們不能被人欺負,但是,也要當個善良的人。按著齊爺爺的話說,那就是要做到恩怨分明!”


陸雲溪得瑟的將所有的問題全都推到了自己奶奶跟齊博康身上。


她為什麽想的這麽多,這麽有本事,那還不是家裏奶奶教的好,後來又遇到了很厲害的先生嘛。


她隻是稍微聰明一點兒學的多而已,主要功勞還是在她奶奶跟齊爺爺身上。


“糧食怎麽賺名聲?”陸學理不太明白。


“比如,咱們把糧食裏麵的沙子什麽的都弄幹淨呀。讓大家買到的是實實在在好品質的糧食,不是摻了沙子的。”陸雲溪說道。


陸學理想了想說道:“這要是賺名聲的話,似乎也太慢了吧?而且,糧行有專門的人在經營,一般來說,他們都是有自己的渠道、勢力的。咱們要做這塊兒買賣,不容易。”


哪個地方都有自己的勢力,不是說你想開個店就隨隨便便能開的。


跟人家本土的鋪子搶生意,那是那麽容易的事情嗎?


“哎呀大伯,你這想法可不行哦。”陸雲溪恨鐵不成鋼的瞅著陸學理,“咱們現在身份不一樣了,你不能還按著以前的想法去想問題啊!”


“溪溪,咱們現在是賺了一些錢,但是……”


“不是錢的事兒!”陸雲溪一拍自己的胸脯得瑟的說道,“咱們可是跟知府合作的,咱們是有靠山的。辦事說話都要硬氣!”


陸學理:“……”


不是,這跟知府“勾結”可以說的這麽理直氣壯嗎?


剛才誰說要賺名聲的?


“溪溪,就算是知府跟咱們認識,咱們更不好打著知府的旗號做什麽了。”陸學理試圖給陸雲溪講道理,“那樣對知府對咱們都不好。”


“放心吧,大伯,我既然敢這麽做,就肯定沒問題的。”陸雲溪自信滿滿的保證道。


陸學理心思一轉,溪溪本來就早慧,而且做了這麽多事情都沒有出過紕漏,這次應該也……


“奶奶說了,有事情要聽我的。你要是不聽我的,我就去找奶奶告狀。”陸雲溪哼了一聲。


陸學理:“……”


他剛冒出來的信心,全都被溪溪的這句話給拍沒了。


還找他娘告狀,這事情怎麽聽著這麽不靠譜呢?


“溪溪,誒誒……你別跑啊,我聽,我聽還不成嗎?”陸學理趕忙的叫住了要跑去告狀的陸雲溪。


真的鬧到他娘麵前,都不用想,挨罵的肯定是他。


“大伯這樣才乖。”陸雲溪高興的表揚起來。


“……”陸學理唇角抽搐,“謝謝啊……”


“行,就這麽說定了啊。”陸雲溪才不管陸學理是不是受刺激,她反正是把這件事情給敲定了。


“什麽就說定了?”陸學理抓狂,要不是他娘寵著溪溪的話,他真想拍她兩下,這孩子太皮了。


“不是說了做糧食買賣嘛。”陸雲溪眨巴著眼睛說道。


陸學理頭痛:“做買賣生意也要告訴我做多大的吧?”


“還有,這本錢需要多少,盈利多少?肥皂的買賣跟這個買賣的各占多少。糧食也分很多種的,雜糧主糧,粗糧細糧……”陸學理一通說,讓陸雲溪大眼睛快速的眨巴著,“誒……這麽複雜呢?”


“你以為呢?”陸學理想揍人,“不是你說開個糧行就能開的。就算是咱們有靠山,其他的問題也需要準備考慮的,知道嗎?”


“做買賣好麻煩呀。”陸雲溪重重的點頭,然後拍著小胸脯,萬幸的吐出一口氣,“幸好這些有大伯做。”


陸學理:“……”


“溪溪,你是在表揚我,還是覺得我適合……被坑?”


他咋聽著不像啥好事呢?


“當然是表揚大伯呀!大伯,怎麽會覺得我坑你呢?你欺負我,我要告訴奶奶去!”陸雲溪現在絕對是恃寵而驕,反正有奶奶給她撐腰呢。


“大伯說錯了啊。”陸學理趕忙擺手求饒,“咱們繼續說糧行的事情。”


“這個啊,具體的,我不管的。”陸雲溪幹脆的手一拍。


陸學理差點沒被噎死:“不、不管?”


“不是,溪溪你不管,你跟我說這麽多?你……”


“弄多大的鋪子,多大的規模,買什麽糧食……這些個東西,大伯跟天佑哥哥商量就好了,我就是說一說咱們後麵買賣的思路。”陸雲溪笑眯眯的輕輕鬆鬆把事情推到了李天佑的身上。


“大伯,你就去找天佑哥哥吧,我去山裏玩了。”陸雲溪說完了之後,轉身就跑了。


“誒誒……”陸學理叫了兩聲,沒叫住人,撓了撓頭,喃喃道,“這丫頭,怎麽越來越皮了?”


別看陸學理嘴裏還在質疑陸雲溪的話,但是,從心裏,他早就習慣了聽她的。


既然陸雲溪說做糧食的買賣,那就做。


他直接去齊博康的家裏找李天佑。


他跟自己娘也知道,齊博康袁玉山都是天佑娘家裏的人,雖說沒挑明,但是大家彼此都心知肚明,他自然就沒有避諱了。


“天佑啊,溪溪說要做糧食的買賣。但是具體的東西,她沒有跟我說,讓我來問你。”陸學理說道,“咱們多做大的買賣,要怎麽做?還有糧食的來源渠道,這都是問題。”


溪溪年紀還小,那些東西她可以不考慮,但是,他不能不考慮。


既然,是溪溪讓他來跟天佑商量,天佑這邊肯定有個大概想法吧。


“這個具體的安排,我後天再給大伯。”李天佑笑著說道,“咱們還有時間,來得及。”


“好。”有了李天佑這句話,陸學理也算是放心了,這才離開,繼續忙他的事情去了。


等到陸學理離開,袁玉山激動的問著:“你們跟田春生要合作的是糧食買賣?也不對啊,田春生是知府,他跟糧食買賣也沒什麽關係。”


“頂多就是你們開鋪子的時候,照顧你們幾分,不被地頭蛇給欺負了。”


“這就足夠了。”李天佑笑著說道,“糧行,不過隻是一個突破口而已。”


“開糧行有什麽好突破的?”袁玉山皺眉想了半天,不解的問道。


“這個問題……”李天佑頓了頓輕歎一聲,說道,“太複雜了,要解釋很長時間,還是不說了。”


袁玉山:“……”


他這是被鄙視了嗎?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