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62章 連夜出逃

第562章連夜出逃


隨著這一聲,周圍的火把刷的一下全都亮了起來。


驚得楊夫人趕忙躲在了楊老爺的背後。


楊知縣啊!


楊知縣怎麽跑到這裏來了?


“楊知縣,您這晚上怎麽來這裏?路過嗎?”楊老爺扯動臉上僵硬的肌肉,好不容易擠出來一個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


“路過?”楊知縣譏諷的打量著楊家這幾個人,問道,“楊老爺,你一家這是要幹什麽去?”


“這不是家中的外地親戚突然送了消息過來,有家中長輩病重,我們一家人去探望。”楊老爺隨便的扯了一個謊話出來,也不管生硬不生硬了。


這個時候,他知道,楊知縣要的不是理由。


若是想放了他們的話,任何理由都沒問題,不想放的話……再好的理由都白費。


“原來是這樣。”楊知縣微微的點頭說道,“既然是家中長輩病重,於情於理楊老爺都該盡快趕過去探望。”


楊老爺心中一喜,他臉上的笑容還沒有展露出來,就因為楊知縣吐出來的兩個字,生生的僵住了:“不過……”


“不過什麽?”楊夫人沉不住氣的追問道。


楊老爺氣得恨不得給她一巴掌,這個時候,她多什麽嘴?


現在楊知縣就是那貓,他們不過是貓爪子下麵的老鼠,是生還是死,都在楊知縣的一念之間。


楊知縣並沒有絲毫的不悅,隻是繼續說道:“不過,楊老爺離開之前,是不是把一些事情給先了結一下?不然的話,我也不好對百姓們交待。”


“什麽事情?”楊老爺這回是真的糊塗了。


“楊家絡子買賣弄成這個樣子,讓不少百姓斷了進項,你總要稍微的補償他們一下吧。”楊知縣的話,氣得楊老爺的臉都綠了。


“楊知縣,該給他們的工錢,楊家全都付了。”


“工錢自然是要給的,難道那些村裏的人錯過了找活兒做的時機,斷了進項,楊老爺不想補償一下,就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挨餓受凍的?”


楊老爺氣得是牙齒磨得咯吱咯吱直響。


這還不到秋天呢,怎麽就受凍了?


隻是這個時候,他能反駁什麽?


自然是楊知縣說什麽就是什麽了。


“楊知縣的意思呢?”楊老爺直接認慫。


楊知縣笑道:“我就知道楊老板是個痛快人。”


“這樣吧,那些村裏人夠可憐的,省得他們以後過不下去,楊老板還是給他們一些補償吧。”


楊老爺咬牙:“給多少?”


楊知縣直接的爆出了一個數字來。


楊老爺身子一晃,差點沒暈過去:“楊知縣,你這是想趕盡殺絕啊?”


那些銀子要是給出去了,他、他一輩子恐怕都沒有翻身的機會了。


“楊老爺說笑了。”楊知縣擺手道,“楊老爺這麽本事,怎麽會被趕盡殺絕呢?誰能對楊老爺趕盡殺絕?”


楊知縣咬牙說出來的幾個字,讓楊老爺明白,大勢已去,如今隻能是任人宰割。


“好,我給!”楊老爺答應了下來,將東西給了楊知縣之後,這才問道,“我們現在可以走了嗎?”


“楊老爺請。”楊知縣微微一笑,讓開了身子。


楊老爺鐵青著臉,帶著人過去,上了等在那邊的馬車。


楊家的下人戰戰兢兢的趕忙一甩馬鞭,趕著馬車離開了。


等到這幾輛馬車消失在眼前,楊知縣臉上的笑容這才被一抹陰冷所取代,一揮手,帶著人回去了。


次日清晨,田春生用過了早飯,這才到了前麵,目不斜視的越過躬身行禮的楊知縣,到了主位坐下:“楊知縣,這麽早來找本府,有何要事?”


“大人,昨日楊家外地長輩病重,他們一家去探望了。走得匆忙,托付下官為他們辦一件事情。”


“他們這次恐怕不會太快回來,但是,又想為百姓做些事情,所以,拿出了一些銀子,想請大人代為發放給百姓。”


“楊家跟下官都不清楚這銀子到底用在哪裏更加的合適,這事情,還是請大人做主才是。”


田春生聽完就笑了,說道:“我聽聞,這楊家做的絡子可是虧了本的,怎麽還有錢來做這樣的‘善事’?”


“這楊家家大業大的。雖說是虧了一些錢,但是,他們可能是想通了什麽。覺得錢財乃是身外物,他們散盡家財,想做個普通百姓吧。”


“至少做普通百姓的話,是沒有虧本這麽一說了。”楊知縣笑著躬身道。


“好,好一個錢財乃是身外物。”田春生滿意的重複著,“楊知縣,你這事做的好。”


“本府替百姓,可要好好的謝謝你。”


“不敢不敢。”楊知縣連聲道,“能為百姓做事,這本就是下官的職責所在。更何況,具體的事情,還要麻煩大人,下官可不敢居功。”


目的達到,楊知縣也不敢多留,說了幾句客套話之後,趕忙的離開。


等到楊知縣走了,田春生的臉色這才沉了下來,冷哼了一聲,去了後院。


“舅舅。”楊雅馨見到他進來,趕忙的起身。


“坐。”田春生一見到自己的外甥女,哪裏還有什麽官威,笑得可是溫柔,“你休息休息,過兩天咱們就要起程了。”


“雅馨啊,你家中有什麽需要收拾的,今天咱們就過去收拾收拾。”


楊雅馨遲疑的說道:“我沒什麽東西,隻是,有一些母親的舊物我想帶走,隻不過,不知道父親他會不會讓我去拿。”


“他管不了了。”提到楊老爺,田春生的臉色一冷,說道,“他帶著家眷已經連夜出逃,你去拿什麽都不會有人管了。”


“連夜出逃?”楊雅馨倒吸了一口涼氣,“為何?”


“怕我責怪他吧。”田春生說道,“雅馨,他連管都不管你就把你扔下了,這個父親,你也就別認了。”


楊雅馨咬了咬牙說道:“從父親一定要把我送到縣太爺府上開始,我就知道,自己已經沒了父親了。”


她並不傻,看得清楚事實。


“沒事。雅馨,你沒了父親,不是還有舅舅嗎?走,咱們現在就去拿你娘的舊物,然後,跟舅舅回家!”田春生的話,給楊雅馨的心底注入了一股生機。


是啊,她還有舅舅呢。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