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6章 心善的獎勵

第56章 心善的獎勵


“親家母,你孫女跟你可真像啊。”劉陳氏那個樂啊。


屋內,本來拿出來五十文的陸劉氏狠了狠心,有從自己的錢匣子裏掏出五十文,湊足了一百文錢之後,匆匆的走了出來。


她一把拉住了自己的娘,說道:“娘,這是我的一點兒心意,給侄子的束脩添一點兒。”


說著,陸劉氏將手裏的一串銅錢往劉陳氏手裏塞。


劉陳氏一見那少少的銅錢,不屑的哼了一聲:“你就拿這麽幾個銅錢來糊弄我?你看看你婆婆,隨隨便便的給個沒關係的人抓點兒藥,就要花上二兩銀子。”


“怎麽著,我這親家母還不如一個外人?”劉陳氏越說越是生氣,“你啊你,真的是傻死了,分家沒見到你婆婆留了後手嗎?”


“娘,你別說了。”陸劉氏趕忙的拉著她娘。


說實話,在婆家,她過的日子真的是比在娘家舒坦。


要不是因為家裏突然的多了兩個累贅,她擔心連累自己男人跟孩子,她也不會跟婆婆分家的。


“我憑什麽不說?”劉陳氏知道自己女兒窩囊,但是,她可不窩囊。


“親家母你做事可要憑良心。分家就要分個明明白白的,你這麽藏私可不對。”


“你說說,這些年,陸家家裏外頭都是靠著我那女婿,最後,你們分家的時候還要藏私,你貪了我女婿的錢,你心裏就不愧得慌嗎?那也是你的兒子!”


“我愧得慌?”陸王氏指著劉陳氏鼻子罵,“為什麽我家就學誠一個男人在家?要不是當年我三兒子頂替他二哥的話,現在在沙場上生死不明的人就是學誠!現在在家裏孤兒寡母的就是你女兒!”


“你摸著良心說一說!這個家,誰愧得慌?”


劉陳氏目光閃爍,不去跟陸王氏爭辯這個,反倒是揪著那銀子不放:“二兩銀子啊,你就這麽給外人抓藥了。你要是給……”


“怎的?銀子不買藥,給你啊?你算我家什麽人?憑什麽給你銀子?”陸王氏叉腰罵著,那唾沫星子都要噴劉陳氏一臉,“你的手夠長的,還想從我家拿銀子啊?誰給你的臉?”


“我是沒想從你家拿銀子,我就是看不慣你這當家的做法。你家裏現在沒個好勞力,有點銀子啊,你還不好好的存著,省得以後不夠吃喝。”劉陳氏譏笑著看陸王氏的笑話,“親家母,日子可不是這麽過的。”


“這人啊,糟蹋東西,是要遭天譴的!”


“你才遭天譴!”陸雲溪烏溜溜的眼睛瞪著,氣呼呼的鼓著小臉,衝著劉陳氏叫著。


陸王氏見到自己的乖寶這麽維護她,那心暖得都化了。


溪溪真是她的貼心小棉襖。


劉陳氏嘿嘿一笑,搖頭說道:“陸雲溪,我可沒說你奶奶遭天譴,我說的啊,是有的人就這麽從山上給掉下去了,可不就是遭天譴嘛。”


來的路上,她可是聽著村裏人議論陸雲溪從山上掉下去的事情了。


現在說出來,正好氣氣陸王氏。


“娘,你說什麽呢?”陸劉氏趕忙去拉劉陳氏,“行了,時間不早了,你趕快回去吧。”


“怎的?還不許讓人說兩句實話了?”劉陳氏一把將自己的女兒給拉住,拍著她的手說道,“閨女啊,你是明智的,這樣糊塗的人家啊,就要跟他們早點兒分開,不然的話,還不知道以後做出什麽混賬事呢。”


“我家溪溪從山上掉下去那就是遭天譴?”陸王氏不怒反笑,劉陳氏隻當陸王氏被氣狠了。


誰讓這次過來,她連一點銀子都沒有拿到,自己孫子的束脩錢還不夠,這個陸王氏反倒給個外人抓藥抓的這麽大方,二兩銀子啊!


銀子拿不到,這口氣劉陳氏得出了。


“我知道,陸雲溪這次是沒事。但是啊,親家母,我就告訴你,你可注意著點兒吧。不要以為這次是你家孫女命大,這啊,是老天在警告她,不要什麽閑事都管。”


“家裏沒這個本事,亂管閑事,把家裏攪得亂七八糟,這就是作惡,這就是要遭天譴的!”


劉陳氏得意洋洋的教訓著,陸王氏卻笑著說道:“要是按你這麽說的話,那我可是支持溪溪這樣做,以後啊,遇到需要幫忙的,我們能幫還就要幫了。”


“你還真的是說對了,老天都看在眼裏了。這不,我家溪溪被人給推下去,不僅沒有傷到,反倒啊,還撿到了一棵靈芝。”


什麽?


靈芝?


劉陳氏還沒從靈芝的震撼中回過神來,就聽到陸王氏問著陸學理:“學理,咱們溪溪撿到的靈芝賣了多少錢?”


“十五兩銀子。”陸學理的話一說完,看熱鬧的村民徹底的炸了鍋了。


十五兩啊?


這是什麽概念。


村裏人累死累活一年,能有個三四兩銀子就算很不錯了。


這陸雲溪隨隨便便的撿了個靈芝,就賣了十五兩?


趕上人家四五年的收入了。


“娘,這是剩下的十三兩銀子。”陸學理將剩下的銀子拿了出來,遞給了陸王氏。


別的可能是假的,但是那晃眼的銀子還能是假的?


就算是陸學理在鎮上有買賣,那也不可能一口氣拿出這麽多銀子來給自己老娘。


所以,這真的是陸雲溪在山裏撿的?


“這啊,就是老天看我孫女心眼好,獎勵給我孫女的。不然的話,這村裏的孩子整天漫山的跑,怎麽就沒一個發現靈芝的?”


“我家溪溪被人給推下去了,這就是因禍得福,老天厚待我家孫女。”陸王氏嗤笑著瞅著臉上沒點兒血色的劉陳氏,“我勸你啊,還是心善點兒吧,做了什麽,這老天都看得到。”


“自己養不起,就別充那個大頭,跑到嫁出去的閨女家刮錢給自己孫子上學?我呸,好大的臉!”


陸王氏說完,牽著陸雲溪說道:“溪溪,走,咱們回去,給你天佑哥哥熬藥,說不定啊,明天天佑哥哥就好了。”


“天佑哥哥真的會好嗎?”陸雲溪擔憂的歪著小臉問道。


“溪溪這麽心善,你的願望啊,老天一定會聽到的。你天佑哥哥肯定會好!”陸王氏說著就進了院子。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