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54章 翻身的機會

第554章翻身的機會


楊雅馨哪裏見過這個?


嚇得她驚叫一聲,跳了起來,往椅子後麵就躲。


她的花容失色反倒讓大公子覺得分外的有意思,以為是楊雅馨在跟他玩,他笑嘿嘿的去抓:“媳婦兒、玩、我抓你……”


“爹!”楊雅馨隻能是往楊老爺身後躲,想讓他來保護自己。


知縣夫人趕忙過去,一把拉住了自己大兒子,笑罵道:“你這孩子,見到表妹就這麽高興啊?別胡鬧,一會兒再玩。”


楊老爺也跟著笑著打圓場:“他們兩個是玩慣了,夫人不用責備大公子。”


玩、玩慣了?


楊雅馨不可思議的看向自己的父親,他知道他在說什麽嗎?


她一個未出閣的姑娘家,竟然會跟外男玩慣了這樣抓人的遊戲?


她爹當她是什麽?


她還有什麽名節可言?


“好了,好了,雅馨你跟你表哥去玩吧,咱們不要在這裏打擾了。”知縣夫人笑眯眯的開口。


楊老爺真是一個有眼力見兒的,至少,她是很滿意他的反應跟剛才說的話。


楊雅馨聽完知縣夫人的話,她沒有說話,隻是臉色慘白的咬著自己的嘴唇,定定的凝視著楊老爺。


那目光太過複雜,又太過犀利,看得楊老爺渾身都不舒服。


“雅馨?”知縣夫人不高興的提高了聲音叫了一聲。


那位大人還在呢,楊雅馨想幹什麽?


要是壞了她家老爺的大事,看她怎麽收拾這個小賤人!


“去吧。”楊老爺開口道。


“爹,你讓我去?”楊雅馨問道。


她現在感覺自己的胸口破開了一個大洞,那冷風呼呼啦啦不停的往裏麵灌。


“你又不是第一次過來,今天怎麽還矜持上了?”楊老爺臉上泛起了好笑的笑容來,但是那一雙眼睛,分明在冰冷的逼迫著楊雅馨,讓她趕快過去,不要惹事。


“是啊。雅馨,你不是一直跟你表哥玩得很好嗎?”知縣夫人過去就來拉人。


這個不識好歹的小賤人,她得好好的收拾收拾。


太沒規矩了!


楊雅馨根本就沒有理會知縣夫人對她的拉扯,她隻是定定的用目光鎖定她父親的雙眼,她想看到一些自己期盼的東西,可是……沒有!


所有的堅持,期待全都在這一瞬間粉碎,楊雅馨的心也是徹底的死了。


她腳下一個踉蹌,就被知縣夫人拉著鬆開了她緊抓著椅子的手,被拖著強迫的往外走。


“大人,求求您替我家小姐做主啊!”這個時候,被留在外麵的平兒衝了進來,噗通一下就跪在了田春生麵前,“我家老爺要逼我家小姐嫁給知縣家的傻兒子,老爺就為了換他的富貴。大人,您救救小姐啊!”


“平兒給您磕頭了!給您磕頭了!”平兒咚咚咚的一個頭接著一個頭的磕在地上,那聲音隻是聽著就生生的疼。


幾下之後,地上已經見了血,平兒把額頭都給磕破了。


“平兒。”楊雅馨過來,一把將平兒給拉了起來,轉頭,對著田春生說道,“大人,民女……”


“你這賤婢,膽敢壞我侄女名節?”知縣夫人快速的衝了過去,對著平兒狠狠的扇了一巴掌,隨後,她一手抓住了楊雅馨笑著說道,“雅馨,別聽這賤婢挑唆。你不是一直跟你表哥玩得很好嗎?”


知縣夫人是背對著田春生的,她的聲音輕快,但是,麵目猙獰,雙眼迸發出來的戾氣,都要化作實質可以殺人了。


“楊知縣,這是怎麽回事?”田春生疑惑問道。


楊知縣恨不得抽死平兒,不過,他麵上還是很鎮定的在應對田春生。


“大人,下官也不清楚。”楊知縣將茫然可是裝得那叫一個像,他一頭霧水的說完,看向了楊老爺,問道,“這是怎麽回事?”


楊老爺後背的冷汗全都冒了出來,但是,他拚命的將心裏的慌亂給壓了下去,無奈的說道:“回兩位大人的話,這丫鬟一心想攀高枝,她啊,她的心可大了。”


“仗著跟草民女兒從小到大的情誼,就惦記上了不該她惦記的人。”楊老爺轉頭怒叱一聲,“你個賤婢,竟然敢窺覬小姐的夫君。你以為這樣就可以飛上枝頭變鳳凰嗎?”


知縣夫人趕忙跟著嗬斥起來:“原來是這樣。我說平日裏雅馨來的時候,她對我兒子怎麽那樣的殷勤,竟然是抱著這樣的目的!”


“雅馨,你可長點兒心吧。你把她當姐妹,人家可是把你當傻子耍的!”


知縣夫人跟楊老爺的一番話,聽得平兒徹底的傻眼,他們兩個說的這是什麽跟什麽,她怎麽都聽不懂?


“你們胡說!”平兒氣得大叫,“小姐、小姐,您快說句話呀!”


楊雅馨眼裏含著淚水,霧蒙蒙的盯著自己的父親,整個人抖如篩糠。


她說什麽?


讓她說什麽?


自己的父親,不顧她的清譽,將她的名節毀個徹底。


她一個未出閣的姑娘,竟然經常來這裏跟外男廝混……她還怎麽活?


“原來是這樣。”田春生感慨的搖頭,“人心不足蛇吞象,這樣的奴婢確實應該管教管教。”


他的一句話,可是讓楊知縣心中大喜,可算是蒙混過去了。


“好了,趕快帶侄女下去吧。”楊知縣轉頭,對著自己夫人揮揮手說道。


“大人,草民就不在此打擾了。”楊老爺趕忙起身行禮道。


他還是有自知之明的,一個知府一個知縣,人家兩個人說話,他還在這裏待著算什麽事兒?


別等人趕,他趁著這個機會自己離開,對大家都好。


很顯然,楊老爺的這個決定是作對了。


至少,楊知縣看向他的目光中就滿是欣慰。


“等一下。”就在楊老爺要退出去的時候,田春生突然的開口。


這一句話,可是把楊知縣他們幾個人嚇得汗毛炸立,不知道知府這是怎麽了。


“我看你這打扮也不像是普通百姓,家中做著什麽營生?”田春生問道。


“回大人的話,草民經營著一些買賣,在附近的鎮子跑一跑,混口溫飽。”楊老爺趕忙如實回答著。


同時他的心髒激動的咚咚加速跳了起來。


知府問這個是什麽意思?


是不是有什麽事情需要他辦?


要是那樣的話……他翻身的機會豈不是近在眼前?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