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25章 很容易的

第525章很容易的


“丟人?你在說你自己嗎?”陸雲溪好奇的問著。


林繡娘一呆,她完全就沒反應過來,陸雲溪這話到底是怎麽冒出來的。


不等林繡娘回神,陸雲溪繼續問道:“這麽好的事情,在自己村裏人都沒有人去做工……嗯,你說其他村裏人會相信嗎?”


“你大可以去試試啊。”陸雲溪笑眯眯的瞅著林繡娘說道,“你試試看,看看其他村的村裏人會不會報名。”


“這麽好的待遇,又在自己家門口,然後大家都不報名……誰知道裏麵有什麽貓膩呢。”陸雲溪懟著林繡娘的同時,還不忘把剛才的話給砸回去。


讓趙栓媳婦兒剛才說他們陸家的作坊可能有什麽貓膩。


她別的事情可能不行,但是記仇……她絕對是一等一的!


她就是這麽的小心眼!


咋地吧?


“去吧,林繡娘,你們趕快去啊。別耽誤村裏人幹活兒。”陸雲溪笑嗬嗬的說著,然後招呼著大家夥,“既然他們要走了,大家就都散了吧,反正也沒咱們是什麽事兒。”


“是啊,都散了吧。”王興業附和著。


他的臉上此時終於是有了真心的笑模樣。


剛才林繡娘的一番做派,他是不放在心裏,但是,那他也不舒服。


如今,看著林繡娘被溪溪給說的麵紅耳赤的模樣,王興業這心裏啊……說不出來的舒坦!


“都不許走!”林繡娘看著村裏人開始散開,她氣得大叫。


她是真的不想叫住他們,但是,這個時候,她不叫住就真的要出事了。


就算是不想承認,她也不得不認同陸雲溪的說法。


是啊,這麽好的地方,為什麽自己村裏都沒有人來,偏偏要去外村找人來做工,裏麵肯定有問題。


她一想到最後,她走遍附近的村子,招不到幾個人,回去之後,能有她好果子吃嗎?


事情辦砸了,她在楊家還有什麽位置?


她不能讓這麽長時間以來自己的努力白費,她絕對不能離開楊家這個大靠山。


想到了這裏,林繡娘惡狠狠的瞪了陸雲溪一眼之後,這才轉頭,滿臉堆笑的對著王興業說道:“村正,還是麻煩你幫忙記一下吧。”


“我可沒這個時間。”王興業嗤笑著幹脆拒絕。


真當他沒脾氣?


“村正,我還小,不懂事。你就別跟我計較了……”林繡娘可是放下了所有的身段,剛才貼在她身上有多少驕傲,此時,全都被她自己一個一個給狠狠的撕下去。


陸雲溪看著林繡娘不停的跟王興業說著好話,姿態放低到卑微的哀求著,她的眼底泛起了濃濃的嘲諷笑意。


林繡娘跑到她跟前來得瑟?


林繡娘真是不知死活了!


還以為那些東西可以威脅到村裏人嗎?


去外村找人記錄?


呸!


看她三兩句話就把林繡娘給困在這裏,求著王興業。


她就是要讓林繡娘認清楚她自己的位置,不要以為靠上了楊家,她林繡娘就抖起來,就高人一等了。


終於,林繡娘求了半天,剛才的囂張氣焰全都灰飛煙滅之後,王興業這才鬆口,為她記錄。


李田氏他們趕忙的過去登記,到了劉陳氏的時候,她連說話都變得小心翼翼起來,生怕王興業一個不高興,就把她給趕出去。


沒辦法啊,就連林繡娘都低頭了,他們算得了什麽?


把李田氏這些人給記完了,王興業放下筆說道:“行了,現在你們去其他村子找他們的村正去記吧。”


有了村裏這幾個人,不至於那麽難看,外村的人就算是懷疑,也不會不敢來做工的。


這個道理大家誰都懂,正是因為懂了,林繡娘的臉色才愈發的難看。


她又輸給陸雲溪了。


她冷冷的說道:“拿著紙筆,走!”


她不想在村裏待著,一點兒都不想看到陸雲溪那惡心的嘴臉!


林繡娘他們走了,村裏人可是笑得不行不行的,有的眼淚都笑了出來,紛紛的嘲諷著剛才林繡娘的醜態。


得瑟什麽得瑟呢?


最後還不是灰溜溜的?


“行了,該幹什麽幹什麽去吧。”王興業說了這一句之後,他背著手,臉上笑眯眯的離開了。


可見,他的心情也是相當的好的。


至於其他人,那就更是沒得說了。


三三兩兩的散開,嘴裏可是還在說著剛才的事情。


這林繡娘真是好人啊,她一回來,可是讓村裏人有了說笑的談資了。


陸王氏他們回了自己的家裏,陸雲溪跟李天佑去了袁玉山那邊。


進去之後,門一關,沒有了外人,齊博康這才笑道:“溪溪,很不錯。”


“誒?”陸雲溪微微一愣,不解的看向了齊博康。


“小丫頭,裝什麽傻呢?”袁玉山現在可是老麽稀罕陸雲溪了,那是怎麽看怎麽都看不夠的。


剛才說的那些話,真的是太痛快了。


“看看你把林繡娘給說的,把她那囂張的氣焰給打擊的!人家可是自信滿滿而來,到了這裏,還沒怎麽得瑟呢,就被你給打得體無完膚,你說說你,你讓人家可怎麽活?”袁玉山嘴裏好像是在指責著,但是笑的啊,絕對是見牙不見眼。


他真的是喜歡死了陸雲溪這個性子了。


伶牙俐齒的,他喜歡啊!


“哦,這件事情啊。”陸雲溪聳了聳肩,輕描淡寫的說道,“我沒裝傻啊。我就是沒反應過來。”


“我完虐林繡娘不是理所當然的嘛。有什麽很不錯的?”


“咳咳咳……”陸雲溪這“大言不慚”的話,可是讓袁玉山直接的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咳個不停。


齊博康嫌棄的瞪了袁玉山一眼,丟人!


袁玉山自然是看懂了齊博康眼裏的意思,他也回了一個眼神,你不意外?


齊博康唇角一扯,不屑的表示,意外歸意外,我沒被嗆到。


袁玉山:“……”


他真的不喜歡文臣!


一個一個的太能裝了!


“袁叔,你沒事吧?”陸雲溪擔憂的問了一句。


“沒、沒事……咳咳。”袁玉山咳嗽了幾下,可算是恢複正常,用笑容掩飾尷尬的說道,“我就是覺得溪溪太厲害了,幾句話就把林繡娘說的不敢動了,隻能乖乖的在這裏求村正。”


“哦,這個容易呀。”陸雲溪隨意的說道,“林繡娘就是這樣的人,她想的多。隻要根據她的性子,說一說就好了。很容易的。”


袁玉山:“……”


不是,他就是想知道一件事情。


溪溪到底是哪裏來的臉說林繡娘想的多?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