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14章 運氣好的未來

第514章運氣好的未來


能教給溪溪這麽多東西,齊博康可真是厲害。


陸學理心裏怎麽想的,陸雲溪就不多琢磨了,反正她有什麽不正常的,那都是因為教她的人太厲害了。


至於齊博康怎麽厲害……反正齊博康他們也不會跟她家裏人去當麵對質,所以,她一點都不擔心會穿幫。


“哎呀,沒有那個楊老爺在,感覺菜都好吃多了呢。”陸雲溪開開心心的夾菜,吃得美滋滋的。


陸學理不可思議的看向了陸雲溪,問了一句:“溪溪,你剛才先點那麽貴的菜,為的就是等他走了,咱們自己吃?”


“對呀。”陸雲溪聳了聳小肩膀,理所當然的說道,“大菜都費時間嘛。正好做菜的時間就跟他談完了,然後他一走,咱們就開吃,不用咱們花錢不說,還不需要麵對討厭的家夥,簡直是完美。”


陸學理扶額:“我還以為你故意的想訛他一筆。”


“這麽一點兒錢……好吧,我就是想讓他花。反正他是個討厭的以勢壓人的家夥,花他的錢,我就是痛快。”陸雲溪哼了一聲,咬牙說道。


陸學理忍不住笑了起來:“你呀你,你這氣性可真是夠大的。”


“大伯,你怎麽可以這樣說?”陸雲溪不高興的瞅著陸學理,“我脾氣才不大呢。”


“大伯,你不可以這樣說溪溪。”李天佑也用譴責的目光看著陸學理。


“我……”陸學理一指自己的鼻子,委屈的問著,“我說的有錯嗎?溪溪做的事情……”


“那是溪溪反擊的快。”李天佑得意的說完,然後寵溺的看向了陸雲溪,“一般人想反擊,還反擊不了呢。溪溪能這麽快的做出反應,說明溪溪聰明。”


“溪溪這麽聰明,大伯你不應該這麽說溪溪,應該表揚溪溪。”


李天佑堅定的話語,讓陸學理一陣的無語。


他確定了,他娘偏心溪溪啊,那還是有理智的。


到了天佑這裏,完全是無原則無底線的那種。


“就是。”偏偏陸雲溪還覺得李天佑說的很對,“我不過就是在別人欺負我的時候,我反擊而已。我脾氣才不大呢!”


“他要是不先惹我,我怎麽會反擊?”


“沒錯!”李天佑快速附和道。


陸學理被兩個理直氣壯的小家夥盯著,他的壓力……有點兒大啊。


“對對對,溪溪說的對,天佑說的也對,是大伯說錯了。”陸學理妥協了,惹不起,他不惹了還不行嗎?


他這句話說完,兩個小家夥可算是露出笑臉來了,繼續吃飯,就跟剛才什麽事情都沒發生一樣。


陸學理暗中長舒了一口氣,他家的小孩子也太彪悍了,愣是比大人還厲害。


以後他說話可要小心一些了。


吃完了午飯,陸學理回鋪子裏去收拾,陸雲溪跟李天佑去辦後麵的事情了。


“天佑哥哥,奶奶跟大伯都懷疑你的身份了。”陸雲溪瞅著李天佑低聲說道。


“嗯。”李天佑點了點頭,“奶奶他們要是想知道的話,我會告訴他們的。”


陸雲溪笑了,晃了晃跟李天佑牽在一起的小手說道:“奶奶大伯他們才不會問呢。”


“喏,那天奶奶就說了,不希望因為這件事情去求人。”


“奶奶可是怕你難做呢。”陸雲溪可喜歡可喜歡奶奶了,“奶奶寧可作坊不要了,也不要你去低頭。”


“天佑哥哥,咱們不怕那些想害你的人!”


李天佑點頭:“你們會保護我,我不怕。”


陸雲溪看著李天佑眼底的柔軟,她高興的走路都蹦蹦躂躂的。


奶奶心疼天佑的事情,她一定要讓天佑知道。


互相關心就要表現出來,默默的,對方怎麽能知道?


多溝通,才會少產生誤會,才會感情越來越好嘛。


“最厲害的還是溪溪。”李天佑看著笑得眉眼彎彎的陸雲溪,輕聲說道,“有溪溪在,我就不用去求人。”


“嗯,我才不讓天佑哥哥去求人呢。”陸雲溪肯定的點頭,“咱們讓別人求著咱們。”


有天佑這個身份,她隻要利用好規則之間的漏洞就好了。


兩個人進了胭脂鋪子,店裏的夥計見到他們之後,立刻迎了上來:“姑娘,你可來了,上次你說要的那種胭脂到了。你裏邊看看去?”


“好呀。”陸雲溪開心的點頭,跟著店裏夥計去了後麵。


後麵有單獨的房間,進去了之後,裏麵坐著的楊雅馨快速的站了起來:“溪溪,天佑公子。”


“誒?楊姐姐,你來的比我還早呀?”陸雲溪驚訝的問道,“咱們約的時間還沒到呢。”


“我知道,我提前來了一會兒,在家裏也是沒事做。”楊雅馨笑著,盡管她笑得很努力了,但是,那笑容裏還是有掩飾不住的苦澀。


“楊姐姐,你跟我們走吧。”陸雲溪快速的說道,“我們要搬走了,你跟我們走了,就不用嫁人了。”


楊雅馨搖頭:“不行的。我是楊家人,我怎麽可能離開?”


“為什麽不能離開?”陸雲溪皺眉問道,“他們都要把你嫁給個傻子了,他們這麽狠心,為什麽你還要留下來呢?”


楊雅馨苦澀的說道:“溪溪,你還小,不懂這麽多也正常。”


陸雲溪都快無語死了,這個時代的規矩還真是多啊。


尤其對女人的束縛真的是太多太多了。


“楊姐姐,你要是不離開的話,就要嫁過去了,難道你就甘心以後一輩子都那樣過了?”陸雲溪皺眉問道,“你在家裏過的也不高興,為什麽不去過自己想要過的日子呢?”


“想要的日子?”楊雅馨茫然的看著陸雲溪問道,“那是什麽日子?”


陸雲溪徹底的無語了。


得,這個時代的女人,被束縛最深的是思想啊。


完全成了一個被圈在家裏的金絲雀,連一點自主的想法都沒有。


“楊姐姐,那你覺得以後你會過什麽日子?”陸雲溪換了一種思路問著,“就是沒有這個婚事之前,你想過嗎?”


“到了年紀,母親會給我挑一戶人家,嫁過去。相夫教子侍奉公婆,就這樣吧。”楊雅馨提到未來日子的時候,眼裏是一點光亮都沒有,死氣沉沉的。


“運氣特別好的話,夫君的妾室懂規矩,婆婆不太苛責我,應該就這樣吧。”


陸雲溪:“……”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