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10章 下馬威

第510章下馬威


“我這不是看齊叔也跟著生氣嘛。”袁玉山無奈的攤開雙手。


他是恨不得趕快把那些搗亂的家夥全都拉出去給砍了,這暗地裏算計來算計去的過招,太不痛快了。


有什麽事情,真刀真槍的來,多好,非要弄這些,麻麻煩煩的,膩歪。


袁玉山見到齊博康不悅的臉色,他妥協的點頭說道:“好好好,我知道,咱們不能直接幫天佑他們。”


“我覺得溪溪說的有道理,咱們就應該把這些事情全都記在小本本上,等到事情過去了,一起算總賬。”


那個知縣跟楊家一起擠兌陸家,想要作坊,現在不辦他們,等以後,他一定要上奏陛下,好好的查一查知縣跟楊家的事情。


“我現在倒是挺期待的,那些家夥知道咱們離開之後,有了更賺錢的買賣,他們會不會氣死。”袁玉山想到了肥皂的生意,樂得不行。


“你不需要等這麽長時間。”齊博康慢悠悠的開口說道。


袁玉山眼睛一亮:“齊叔,你要出手?”


真不容易啊,齊叔也肯違規出手?


也不對,齊叔這樣的人,應該不會違規隻會鑽規矩的空子。


不管怎麽樣吧,隻要能教訓教訓那些藏在暗處的小人,他就痛快!


“不用我。”齊博康說道,“溪溪剛才來過了。”


齊博康將陸雲溪剛剛說的計劃跟袁玉山說完了之後,袁玉山愣了一會兒,隨後,噌的一下站了起來,建議道:“齊叔,您趕快去跟陸嬸子說說,讓天佑跟溪溪把娃娃親先定下來!”


“溪溪這樣的媳婦兒絕對不能跑了!”


齊博康好氣又好笑的狠瞪了他一眼:“你快老實坐著吧。”


袁玉山這個時候可是一點鬱悶的感覺都沒有了,反倒是有些同情對方:“他們來算計天佑陸家,真的是找錯了對象了。”


“溪溪這性子真好,我喜歡。”袁玉山興奮的撫掌大笑。


對方一出招,陸雲溪立馬就一巴掌扇回去,這反擊的痛快勁兒,他喜歡得不行不行的。


“行了,別美了。溪溪交待的事情,你去辦吧。”齊博康懶得自己弄了,這點兒小事交給袁玉山去做就行了。


“沒問題,這事情交給我,您就放心吧。”袁玉山現在可是幹勁十足,隻要讓那些人不痛快,他就痛快。


這邊陸雲溪該安排的事情全都安排完了,等了三天之後,她接到消息,去了鎮上。


陸學理一見陸雲溪身邊還跟著李天佑,驚訝的問道:“天佑也來了?”


“嗯。”李天佑點頭,“溪溪自己來,我不放心。”


陸學理真是不知道說什麽才好了,有他這個大伯在,天佑還不放心?


他在這兩個孩子心裏到底是個什麽形象?


陸學理無奈的搖了搖頭,並沒有多說什麽,他知道天佑可是寶貝溪溪寶貝的不行。


到了約定的地方,夥計將陸學理三人引進了雅間,裏麵還一個人都沒有呢。


“這是在給咱們下馬威呢。”陸雲溪不屑的哼了一聲,“也不知道誰求誰。”


“溪溪,不生氣。”李天佑勸道,“來,先喝口水。”


“嗯。”陸雲溪點了點頭。


陸學理看著這兩個絲毫不緊張就跟出門隨便吃頓飯似的小家夥,有點迷糊,是自己太把這事情當回事了嗎?


怎麽看這兩個小家夥的意思,這根本就不叫事呢?


嗯……他瞎琢磨什麽呢?


那兩個還是孩子,能理解事情到底有多嚴重嗎?


陸學理自嘲的笑了笑,他怎麽腦子一熱,還真的同意把這兩個小家夥給帶來了?


要不讓他們先回去吧。


“溪溪……”陸學理剛開口,雅間的門就被推開,楊老爺笑著走了進來,說道,“陸老板,你來的可真是夠早的,我來遲一步,抱歉抱歉啊。”


嘴裏說著抱歉,但是楊老爺臉上的神情分明跟他的話半點兒不搭。


就憑著他的這個地位,陸家那個小鋪子,根本就入不了他的眼。


楊老爺一眼看到陸雲溪跟李天佑,不悅的皺起了眉頭:“陸老板,咱們談事情,你怎麽還帶著孩子過來?”


現在讓溪溪跟天佑回去也不現實,陸學理笑著說道:“這買賣可是我們陸家的買賣,家裏人總要知道的。”


“讓小孩子過來……陸老板,你們家可真是挺有意思的。”楊老爺嗤笑一聲,話裏分明是毫不掩飾的嘲諷。


“你也挺有意思呀,求著我家想買我家的作坊,還來晚。你挺本事呀,是不是因為有縣太爺撐腰,所以就覺得十拿九穩,我們不敢拒絕啊?”


陸雲溪毫不客氣的話,讓楊老爺臉色一變,他還沒有開口,就聽到那個小丫頭繼續嘲諷道:“縣太爺就可以這樣作威作福嗎?不知道是不是可以上京城告禦狀啊?問問皇上,這縣太爺到底是怎麽當官的?”


“你……”楊老爺怎麽都沒有想到,一個小丫頭,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你知道什麽是告禦狀?不要聽到一個詞,不懂其中的意思,就往外胡說八道,小心惹禍上身!”楊老爺咬牙警告道。


“你這是在威脅我嘍?”陸雲溪含了一口氣在嘴裏,一邊的臉頰鼓了起來,挑釁的瞅著楊老爺,“那咱們現在就去外麵問問,到底什麽是告禦狀,你們做的這種事情,我們是不是應該去告禦狀?”


楊老爺一聽,陰沉的臉上馬上的擠出了笑容來:“你這孩子,真是愛開玩笑。咱們兩家這是在談生意,怎麽就扯到了告禦狀上麵去了?”


“再說了,這是咱們買賣人的事情,跟縣太爺有什麽關係?”


楊老爺的轉變,完全在陸雲溪的預料之中。


管他們這邊的縣太爺是要臉麵的,楊老爺也是愛護名聲的。


不管他們背後做了什麽交易,但是在明麵上,他們可是不想毀了他們自己的好名聲。


“哦,沒關係呀?”陸雲溪恍然大悟的點頭,然後,繼續追問道,“那為什麽你來晚了?”


“這不是來的路上,遇到一點兒事情給耽誤了嘛。”楊老爺無奈的說道,“陸老板,真的是抱歉啊,讓你久等了。”


這回楊老爺的道歉就比剛才有誠意多了,至少態度上是有個道歉的樣子了。


“楊老爺客氣了,咱們還是坐下談吧。”陸學理笑著說道,心裏覺得讓溪溪跟著過來的舉動真是太明智了。


看看,上來就先把楊老爺囂張的氣焰給打下去不少,後麵再談,他們也不至於那麽被動。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