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09章 反擊呀

第509章反擊呀


“我知道。”陸雲溪點頭,握住了自己奶奶的手晃了晃,安慰道,“奶奶放心吧,我肯定不會讓家裏人吃虧的。”


“咱們家吃虧是肯定吃不了的,但是……溪溪啊,奶奶怎麽總覺得,你是想報複他們呢?”陸王氏認真的瞅著自己的乖寶,問了出來。


陸雲溪眨巴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無辜的問著自己奶奶:“他們欺負咱們了,咱們不該報複回去嗎?”


“該是該,但是,溪溪,你忘了奶奶說過的嗎?有的時候是不能硬碰硬的,咱們跟縣太爺可是差著很多呢。”陸王氏正色說道。


“還有,為了這麽點兒事情,去求人,沒有必要,大不了咱們就損失一點兒。”


陸雲溪點了點頭:“奶奶,我知道了。”


“嗯。”陸王氏滿意的笑了,她就怕這小家夥一衝動,做出什麽事情來。


雖說可能天佑娘家有一些勢力,但是,為了這麽點兒事情就去讓天佑求助他娘家的人……她可不想讓天佑那孩子去低這個頭。


“奶奶,我跟著大伯過去看看。這是楊姐姐冒著危險來送的信,我怎麽都要過去一趟的,去謝謝楊姐姐。”陸雲溪的懂事,讓陸王氏很是欣慰的答應了下來,“好。”


陸雲溪這邊跟陸王氏說完了,然後回了自己的屋子。


陸王氏看著陸雲溪拿了紙筆,看樣子是像要練字,她這才放心的去幹活兒了。


陸雲溪真的是在忙,弄了一整天,這才把該弄的東西都弄出來。


次日一早,吃過早飯之後,陸王氏聽到院門響,看了一眼,隻看到一個背影,她疑惑的問道:“陸張氏,溪溪這是出去玩了?”


“娘,她去找齊叔了。”陸張氏說道,“這孩子拿了一堆寫寫畫畫的紙,說是給齊叔送去。”


陸王氏聽完,忍不住笑了起來:“這孩子,倒是個有狠勁的。”


陸張氏不解的看著自己婆婆:“娘,怎麽了?”


“估計是感覺到跟別人有差距,這是想努力了。”陸王氏猜測道。


縣太爺幫著楊家的事情可能是刺激到小家夥了。


也是,溪溪再聰明,那也是小孩子,一時之間沒法接受太正常了。


不過,那孩子沒有被打擊到,沒沮喪、沒蠻幹,反倒愈發刻苦的努力上進,這就是好事。


陸王氏反正是挺欣慰的。


上進又懂事的陸雲溪到了袁玉山的家裏,開開心心的喊著:“齊爺爺,我來了。”


“溪溪啊,怎麽這個時候跑過來了?”齊博康好笑的問道,“搬家的時間提前了嗎?”


他已經知道了,楊家想要跟知縣聯姻的事情。


“不用呀。”陸雲溪搖了搖頭,將自己背著的小包袱摘了下來,打開之後,裏麵是一個小盒子。


齊博康好奇的看著陸雲溪打開小盒子,裏麵是滿是墨跡的紙張,弄得齊博康好笑的問道:“溪溪,你在家裏練字了?”


這小家夥不是最不喜歡寫字的嗎?


“沒有。”陸雲溪皺眉,不高興的抬頭瞅著齊博康說道,“齊爺爺,咱們家裏都發生這麽大的事情,就不要去想練字那種小事了。”


能把偷懶說的這麽理直氣壯的,恐怕就隻有陸雲溪了吧?


齊博康哭笑不得的瞅著這小家夥,她那張嘴啊,真的是太能說了。


“齊爺爺,看!”陸雲溪將東西掏了出來,遞給了齊博康。


她不管齊博康看完東西之後的震驚,自顧自的將自己的計劃說完了之後,這才問道:“齊爺爺,這個不算違規吧?”


“不、不算……”齊博康說話都有點磕巴了。


“那就行了。”陸雲溪算是徹底的放心了,她美滋滋的點頭。


“溪溪啊,你這是要……”齊博康隱隱的猜到了陸雲溪的想法,正是因為猜想到了一些,他才覺得愈發的不可思議。


這孩子的做法也太……


“反擊呀!”陸雲溪微微的仰著小臉,得意的說道,“我家好好的做著買賣,算計我?哼!我讓他們知道知道,他們不是誰都可以算計的!”


“齊爺爺,這事情就交給你了啊。”陸雲溪說完,開開心心的出門玩去了。


至於齊博康在屋裏呆呆出神,嗯,那就跟她沒有什麽關係了。


她隻是做自己該做的。


等到中午的時候,袁玉山帶著李天佑陸明磊從外麵回來,等兩個小家夥洗澡換了衣服回去之後,他這才進門問道:“齊叔,你沒事吧?”


平時的話,齊博康都會出來看看的,今天怎麽沒動靜?


“沒事。”齊博康輕歎了一聲,說道,“剛才溪溪來過了。”


“擔心作坊的事情?”袁玉山提到這個,就氣得咬牙切齒,“那些人真的是太賤了。弄這麽一出,跟知縣聯姻,楊家那臭不要臉的,為了利益,連自己閨女都能送出去。”


“誰不知道那個知縣兒子就是個傻子,根本不能嫁,那樣的人,是個良配嗎?”袁玉山咬牙怒斥道,“溪溪說他們是臭蟲還真是。”


“不過,你不得不承認,他們想的辦法確實管用。”齊博康輕歎一聲道。


“確實是管用,但是更惡心人。”袁玉山昨天知道之後,就生了半天的氣,今天這火氣還稍微消了一些,“陸家損失一點兒錢就損失一點兒吧。”


“好在那楊家跟知縣也不敢做的太過。”袁玉山說到這裏的時候,突然露出了幸災樂禍的笑容來,“他們可不知道陸家已經有了其他的買賣,他們以為是把陸家給一鍋端了,沒想到,陸家早就有了退路。”


“讓他們空歡喜一場,也挺有意思的。”


袁玉山可是煩死那些人了,總是在暗處耍陰招。


天佑至於這麽不招待見嗎?


天佑的出身血統是他自己可以選擇的嗎?


那些人非要弄這些亂七八糟的說法來,不讓陛下跟天佑團圓,什麽東西?


“你覺得這樣就很好了?”齊博康麵無表情的問道。


“齊叔,你也生氣了?看,我就說,那些人做的太過了。”袁玉山哈哈一笑說道,“不如這樣,咱們直接上道折子,讓人好好的查一查這個知縣。”


“那樣的話,你我過來還有什麽意義?”齊博康瞪了袁玉山一眼,“你動動腦子!”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