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05章 小竊喜

第505章小竊喜


“你個臭丫頭誰啊?敢說我沒規矩!”楊麗芸怒了,“繡娘,給我掌嘴!”


“是。”林繡娘興奮的應了一聲,快步衝向陸雲溪,揚手就狠狠的打了下去。


這麽長時間的仇,終於可以報了。


看她不打死陸雲溪這個小賤人!


啪!


這一巴掌還真是夠響。


能發出這麽大的動靜來,可見用的力氣是不小。


這不,林繡娘就被這一巴掌打得摔在地上起不來了嘛。


“你敢打我的人?”楊麗芸火氣騰的一下就躥了起來,她猛地站起,怒瞪著李天佑。


李天佑一句話都沒說,反手一巴掌,直接的抽在了楊麗芸的臉上。


這一巴掌,可是把楊麗芸給打懵了。


她愣怔的捂住自己的臉,呆呆出神。


自從她被養在夫人跟前之後,府裏的人可都是在捧著她的,別說是打了,就是她爹爹,連句重話都沒有對她說過。


但凡是她爹爹不高興了,母親都會出麵護著她。


她就算是庶出的女兒,但是,在家裏,比她那嫡出的大姐地位都要高。


她在家裏都沒有人敢這麽對她,在外麵竟然被一個差不多年紀的男孩兒給打了?


“我殺了你!”楊麗芸張牙舞爪的撲了過去,就要去撓李天佑。


李天佑毫不猶豫的抬腿,一腳就把人給踹了出去。


幹脆利落,沒有半分的拖泥帶水。


“小姐。”林繡娘趕忙過去,去扶楊麗芸。


不是她多麽的忠心,實在是剛才她偷偷的看了一眼李天佑。


隻一眼,就嚇得她是心驚肉跳,有一種快要死亡的窒息感覺撲麵而來,讓她喘不過氣來。


她要借著扶楊麗芸的機會,假裝忙碌,這樣,她就不用被迫去麵對李天佑了。


以前,她怎麽就沒覺得李天佑這麽恐怖呢?


現在跟李天佑待在一個屋裏,林繡娘都覺得全身汗毛炸立,手腳僵硬的都快不是她自己的了。


就在林繡娘被嚇得瑟瑟發抖的時候,耳邊響起了溫柔的關懷聲:“溪溪,別怕。”


林繡娘驚愕的都忘了剛才的恐懼,驚詫抬頭,不可思議的看了過去。


剛才說話的人是李天佑嗎?


一看之下,林繡娘的眼睛差點沒被李天佑那臉上溫柔得要滴出水來的笑容給戳瞎了。


挨打的是她跟楊麗芸!


陸雲溪害怕什麽害怕?


該害怕的不應該是他們嗎?


關陸雲溪什麽事兒?


“嗯,我不怕。”陸雲溪重重的點頭,雙眼亮晶晶的瞅著李天佑,“天佑哥哥好厲害,可以保護我。”


李天佑笑:“對,我來保護溪溪。”


林繡娘胸口一堵,一口氣不上不下的,噎得她難受。


“你敢打我?我要告訴我爹!”楊麗芸氣惱的叫囂,“讓人活活打死你!剁碎了,去喂狗!”


李天佑冷笑一聲,那唇邊的笑意還沒有完全扯開,身邊一陣風突然刮過,身邊的陸雲溪已經衝了過去,隨後,剛剛被林繡娘扶著站起來的楊麗芸膝蓋猛地受到重擊。


疼痛讓楊麗芸下意識的彎腰。


她身子一矮,頭發就被陸雲溪的小手給抓住,如此一來,她可算是徹底的落在了陸雲溪手裏。


陸雲溪也是一點都沒客氣,掄起胳膊抬起腳,一頓狠揍。


她揍的還都是楊麗芸身上最疼的,被衣服遮住的地方。


“讓你說我天佑哥哥!你才該去被喂狗!狗都不吃你的肉,嫌你惡心!我呸!”陸雲溪氣得大罵。


“我讓我爹殺了你們!”楊麗芸失了先機,又是從小被嬌養長大的,那力氣可是不如平時喜歡瘋跑瘋玩的陸雲溪。


更別說,陸雲溪還學過一些技巧,知道怎麽打人最疼。


“好呀!走,咱們找你爹評評理去。上來就耀武揚威,你們楊家真是厲害,欺壓百姓,作威作福!可以呀!”陸雲溪咬牙冷笑,“走,咱們一起去找你爹說道說道,讓鎮上的人聽聽看,你們楊家有多厲害!”


陸雲溪說著,揪著楊麗芸的頭發就往外走。


楊麗芸用力的抓住旁邊的林繡娘,大聲的說道:“你放開我!我不跟你去!”


這事情要是傳到她爹的耳朵裏,那她可就麻煩了。


真的在鎮上丟了這麽大的人,就算是母親也保不住她。


“繡娘,你傻愣著幹什麽?還不幫忙?”楊麗芸厲聲嗬斥道。


“哦、哦……”林繡娘這才慌亂的勸道,“陸雲溪,你快放開。有什麽事情好好說,你動手動腳的幹什麽?”


她不是不想幫忙,實在是李天佑的眼神太嚇人。


她總感覺,好像被李天佑用刀指著似的,她隻要亂動一下,就能被紮個對穿,死得不能再死了。


“讓你們欺負人!”陸雲溪最後狠狠的踹了楊麗芸一腳之後,這才鬆開手,“給我滾!”


楊麗芸什麽時候吃過這虧,氣得狠狠的瞪了陸雲溪一眼,說道:“你給我等著!”


“我等著呢!來呀!誰怕你!”陸雲溪怕她?


丫的,欺負她家裏人,就是找抽!


她這個暴脾氣,還就不信了!


楊麗芸在林繡娘的攙扶之下,狼狽離開,陸雲溪這才轉頭看向了李天佑,氣呼呼的說道:“天佑哥哥,他們太欺負人了。”


所以,她剛才打人是有道理的。


天佑不可以覺得她太凶。


李天佑笑了,特別高興的伸手,握住了陸雲溪的小手,輕輕的捏了捏:“溪溪在保護我。”


他的這一係列操作,還有那燦爛得耀眼的笑容,讓陸雲溪不好意思的用足尖碾了碾地麵,他不覺得她凶誒。


怎麽心裏有點兒小竊喜呢?


“兩位客官……”店裏的夥計叩了叩門,問道,“您二位的菜好了。”


“麻煩了。”陸雲溪快速的應了一聲,莫名的覺得屋裏氣氛有點兒怪怪的,夥計來的真是時候。


店裏夥計推門進來,見到屋內沒有什麽奇怪的地方,這才放下心來,將菜放到了桌上:“您二位慢用,還有兩道菜,馬上就來。”


“謝謝。”陸雲溪笑著對店裏夥計道謝,弄得店裏夥計受寵若驚的連連說道,“您太客氣了,您慢用。”


作為店裏夥計,什麽時候被客人這麽道過謝啊?


他還真的是不習慣,不習慣歸不習慣,但是心裏高興著呢。


店裏的夥計很快的就把李天佑他們的菜上齊了,見到這兩個小家夥麵色如常的吃著,他這才放下心來。


看來這兩位是有那個資本跟楊家二小姐對上。


那楊家在鎮上可是大戶人家,一般人可是都要避著走的。


真是沒看出來,這兩位穿著平平的小孩子,竟然是有靠山的。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