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0章 被套路了

第50章 被套路了


“因為認字才能明事理。”齊博康解釋著,“明事理呢,就能做個好官。”


“我可以做官嗎?”陸雲溪疑惑的話語一下子給齊博康問蒙了。


完了,平時這些話說別人說習慣了,忘了眼前這個是女娃娃。


“做官的事情可以讓你哥哥來,你認字了之後可以嫁……”齊博康說到這裏,趕忙的住口。


眼前的小女娃才五歲多,說什麽嫁人太早了。


“可以家宅興旺,嗯,就是讓你的奶奶,娘親過上好日子,頓頓吃上肉。”齊博康找了一個讓如今陸雲溪最能理解的說法。


他話才說完,果然,陸雲溪那大眼睛唰的一下就亮了,連連點頭:“我要認字,認字!”


“好,好。”齊博康慈愛的笑了起來,“那以後齊爺爺就開始教給你,好不好?”


“那哥哥跟天佑哥哥也可以學嗎?”陸雲溪眨巴著眼睛,天真又渴望的瞅著齊博康。


“溪溪,想他們也學啊?那是不是想讓你哥哥跟天佑哥哥以後當大官啊?”齊博康好笑的問道,“那你知道當大官是做什麽的嗎?”


陸雲溪搖了搖頭:“不當大官。”


“不當大官,那為什麽學認字啊?”齊博康有點兒糊塗了。


“吃肉!奶奶、娘親過好日子!”陸雲溪舉著小手興奮的捏拳。


齊博康呆了呆,隨後忍不住笑了出來,伸手揉了揉陸雲溪毛茸茸的小腦袋。


她這單純又直接的小心思裏,帶著濃濃的孝心,讓齊博康真的是心中五味雜陳。


是啊,對於他們這樣的農戶來說,吃肉,過上好日子,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


“好,以後你哥哥跟你天佑哥哥都可以一起學。”齊博康笑著應了下來。


把這個事情敲定了下來,兩個人就繼續弄野菜,準備晚飯。


齊博康聽著陸雲溪的童言童語,很多時候都是忍俊不禁的笑個不停,小孩子的思維真的是簡單又直接啊。


這跟朝堂上的各種勾心鬥角完全不同,倒是讓他體會到了從來沒有過的輕鬆跟快樂。


屋內坐在炕上的李天佑聽著飄進來的陸雲溪脆生生的聲音,他的唇角一直是在情不自禁的微微上揚,溪溪真的是太能裝了,把一個小孩子的天真嬌憨表演個十足十。


連那位不知道是什麽身份的齊博康都被哄住了,溪溪不愧是前世叱吒一方的女強人。


齊博康都沒有料到吧,會被一個小孩子給“套路”了。


在這個時代,農戶人家的孩子想要上學,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陸雲溪就這麽不動聲色的給陸家哄來一位身份神秘,但是一看就知道很不簡單的人來當先生。


李天佑舒坦的每個汗毛孔都在往外冒著得意泡泡,恨不得宣告天下,他的溪溪是最聰明的。


晚上的時候,地裏忙活的人都各自回家了,李田氏早就做好了飯,站在院門口等她男人回來。


李大壯還沒有回來,陸王氏他們可是先到了家門口。


李田氏一見到他們,眼珠一轉,說道:“陸嬸子,我聽說林家可是把林繡娘打得夠嗆,這十天半個月的都下不了地。”


“我看你家溪溪也沒事,林繡娘反倒差點就沒了。”


正是各自回家的時候,不少人的都聽到了李田氏的話。


上午的事情,大家也都聽到了不少,但是親眼看到的還真不多,反正就是知道,林李氏把林繡娘打得都請了趙大夫。


都是村裏的孩子,誰家孩子調皮的時候不挨幾下,這打到需要請大夫,可真是件大事。


弄得大家夥也是唏噓不已,那林李氏是下了狠手了。


陸王氏可不是個蠢的,李田氏這話裏什麽意思,她還能聽不出來?


“李田氏,你什麽意思?咋的?你覺得這次是林繡娘吃虧了還是覺得我小題大做?我告訴你,推人的是林繡娘,打人的是林繡娘的娘,跟我家溪溪,跟我老婆子半點關係都沒有。”


“怎麽著?林家還一個字都不敢說呢,你在旁邊說什麽風涼話?你這麽大度,把你孩子放山邊上,我給你踹下去,看你大度不大度!”


“陸嬸子,我不就隨口一說嘛,你幹什麽這麽惡毒,還要踹我兒子?”兒子可是李田氏的命,她就指著自己的孩子活了。


聽到陸王氏拿她兒子說事,她可是不幹了。


“嗬,你也知道生氣啊?你兒子還沒被推下去,你就生氣了,我家溪溪差點就出事了,你倒勸我大度?”陸王氏指著李田氏的鼻子就罵開了,“李田氏,怎麽著現在想表現大度了?你大度容不下一個天佑?”


李大壯剛回來,就見到自家門口圍了這麽的一堆人,再仔細的聽了聽村民的議論,他差點沒氣暈過去。


李田氏這是瘋了?


好好的沒事幹,非要招惹陸王氏幹什麽?


陸王氏那張嘴饒過誰?


“嬸子、嬸子,您別生氣。”李大壯趕忙的擠開了眾人過去陪著笑臉勸道,“她就是隨口一說,沒別的意思。”


“呦嗬,隨口一說啊?隨口一說就這麽陰陽怪氣的,什麽叫我家溪溪沒事,林繡娘差點兒沒了?怎麽著?林繡娘推人還推出理來了?我家溪溪好運沒事,還沒天理是怎麽著?”


陸王氏這一嚷嚷周圍的村民紛紛的指責起來李田氏。


說人家陸嬸子好心養了李天佑,他們這是恩將仇報,喪良心。


“對不住,對不住,她這人就是有口無心,沒腦子。”李大壯連連的陪著不是,給李田氏解釋著。


李田氏完全就被罵懵了,她幹什麽了?


不過就是想趁著林繡娘被打成重傷,她想擠兌擠兌陸王氏。


別天天的陸王氏裝著跟個好人似的。


不就是收養個李天佑嘛,又不是他們逼著陸王氏收養的,弄得好像陸王氏幫了他們多大忙似的。


“我不就是看林繡娘被打成那樣可憐嘛。”李田氏小聲的嘟噥著為自己辯解。


“她被打可憐?我孫女被她推下去差點沒了就不可憐?殺人償命你知道不知道?我這是沒有報官,報了官她就不是被打這麽簡單了!”陸王氏可不會認同李田氏的胡話。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