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72章 殺父之仇

第472章殺父之仇


齊博康捋著胡子笑了:“咱們先看看事態如何發展,若是利用的好,他們所做的種種對天佑來說,反倒是好事了。”


“他們這是眼巴巴的過來當磨刀石!”袁玉山拍著桌子大笑道,“最後天佑被他們磨礪成的時候,還有謝謝他們。”


齊博康跟袁玉山兩個人都在輕鬆的笑著,好像真的對方的手段都是那麽的不值一提。


其實,隻有他們自己心裏清楚,他們的想法是樂觀的。


對方又不是傻子,他們有多厭惡天佑的血統,齊博康跟袁玉山是知道的,難保那些人被逼急了,鋌而走險。


齊博康跟袁玉山防的就是這個。


他們兩個要控製住,把對方圈在一個固定的規矩之內,來跟天佑他們較量。


下棋的人不容易,齊博康跟袁玉山兩個維護好棋局保證規矩的人,那是更加的不容易。


齊博康跟袁玉山沒有去找林田,陸家也沒有派人出去找。


不過,一個村子找一個人,又都是熟悉周圍情況的,自然是要容易得多。


半個時辰之後,林田被找到,抬回了村裏。


沒錯,是抬,不是押著回來的。


“這是怎麽回事?”王興業讓人去請了趙大夫之後,皺眉問著那些去抓林田的村裏人,“林田怎麽傷得這麽重?”


“他掉山下去了。”石二強解釋道。


他家老房子賣給陸家了,他媳婦兒也在作坊裏做工,這次林田害得作坊差點關門,他可是恨死林田了。


知道林田跑了以後,石二強可是找得最上心。


“具體的我沒看到。”石二強說著,左右看著其他人,他不知道有沒有其他人看到。


“村正,我們看到了。”旁邊的村裏人解釋著,“我們幾個在那邊,看著林田在山上跑,距離我們挺遠的,他可能是看到我們的火把了,跑得老麽急了,一下子一腳踩空,就滾下去了。”


“對對,我們找到他的時候,他就這樣了。”


“村正,真跟我們沒關係。”


望山跑死馬,這是大家都懂的道理,他們雙方是彼此看見了,但是距離還遠著呢。


王興業聽完,自然是沒怪村裏人,隻是沉默著等趙大夫。


好在趙大夫來得快,過來檢查完了之後,走了出來。


“趙大夫,林田怎麽樣?”王興業問道。


“準備後事吧。”趙大夫說話很是直接,幹脆的下了結論。


“你個瘋老頭,胡說八道什麽?你才要準備後事!”淒厲的尖叫,讓村裏人這才下意識的轉頭看過去,一看之下,大吃一驚。


不知道什麽時候,林繡娘竟然回來了。


似乎是正好聽到了剛才趙大夫跟王興業的對話。


“都給我躲開!”林繡娘奮力的推開前麵的人,往屋裏就衝。


王興業自然是不會跟一個小孩子計較,而是讓開了路,讓林繡娘進屋之後,他繼續問著趙大夫:“沒救了?”


“我是無能為力。”趙大夫搖頭,“當然,也許找到名醫……”


“有救?”王興業追問著。


“如果林田能等那麽長時間的話,還有一線希望。”趙大夫的話,讓王興業一噎,這趙大夫,醫術好是好,就是脾氣太倔,說話噎人。


都是附近村子的,趙大夫應該也是聽說了林田的事情,難怪這麽厭惡林田。


還沒等王興業說話,林繡娘又從屋裏衝了出來,盯著王興業質問道:“我娘呢?”


“你娘在別的屋裏,她……”


“我爹都這樣了,你們還關著我娘?你們怎麽這麽狠心?”林繡娘眼睛都紅了,暴躁的指責著王興業,“你們還是不是人?”


林繡娘這話可是讓村裏人不幹了:“我們不是人,你爹是人。偷東西,栽贓給別人,差點逼死王三娘,現在都不要你娘跟弟弟,自己跑。他算個什麽東西?”


“你在這裏罵誰呢?你爹不幹那畜生事兒,能變成這樣嗎?”


“你們一家折騰我們一村子還不行啊?現在還說我們?你要臉不要臉?”


“她要個屁臉!她爹娘都是這樣的,她小小年紀就知道推人下山,能是個什麽好玩意兒?”


村裏人這一聲一聲的指責咒罵,讓林繡娘的臉色難看的黑如鍋底,她沒有理會村裏人,而是轉頭,盯著王興業的雙眼,說道:“我要我娘見我爹!”


這命令的語氣,可是讓村裏人愈發的不滿:“村正,別搭理她!”


“什麽東西?偷東西害人還有理了?”


“算了,讓林李氏過來吧。”王興業看了看林繡娘之後,擺擺手。


王興業都發話了,村裏人也隻能是忍著惡心把林李氏給帶來了。


王興業看著林繡娘進屋的背影,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這個林繡娘的眼神……她小小年紀,他竟然在她的眼底看不到半點屬於小孩子的天真,反倒是跟那山裏藏在草叢中的毒蛇似的,讓他心裏發寒。


林繡娘不愧是林田的親閨女。


“村正,幹什麽讓他們進去,他們家那樣的,配嗎?”村裏人心裏可還是有氣的。


林繡娘哪來這麽大的臉,站在這裏指責他們?


他們到現在還沒打死林繡娘一家,真的算是好的了。


“估計是最後一麵了。”王興業輕歎了一聲,然後讓人送趙大夫回去,同時讓自己兒子去通知陸王氏跟王三勇,林田這樣了,總要跟他們那兩家苦主說一說。


外麵鬧哄哄的,紛紛在罵林田一家。


而這些,林李氏是什麽都聽不到了,她進屋之後,看到躺在炕上摔得出的氣比進的還多的林田,她那眼淚唰的一下就淌了下來:“當家的,你、你怎麽變成這樣了?天啊,以後我可怎麽活呀?”


林李氏感覺自己的天都塌了,怎麽會這樣?


她腿一軟,坐在地上,大聲的哭嚎著。


林繡娘不耐煩的皺了皺眉頭,嫌棄的看著。


“繡娘……”躺在床上的林田,費力的叫著林繡娘。


林繡娘看向了炕上的林田,她站在原地一動不動,根本就不想靠近。


林田眼底閃過濃濃的恨意,他費力的咬牙說道:“我、我是、是被、被陸、陸家害、害死的……記、記住了……”


林繡娘目光閃爍了一下,就跟生了根的雙腳終於是從地上挪開了,往林田那邊走了兩步,站在炕邊。


她雙眼盯著林田說道:“爹,你放心吧,我記住了。陸家就是咱們家的仇人,他們家跟我有殺父之仇!”


林田聽完安心的咧嘴笑了。


在他這滿是擦傷帶著血痕的臉上,這詭異的笑容看起來分外的猙獰。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