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65章 不要想當然

第465章不要想當然


“你們全都沒有注意到?”齊博康問道。


齊博康輕歎了一聲,這兩個小家夥聰明歸聰明,但是年紀還是太小,考慮事情不周到,太正常了。


陸雲溪跟李天佑一起搖頭。


“你們呀。”齊博康笑著說道,“你們想想,絡子的生意要是繼續做下去的話,以後肯定不會像現在這麽賺錢了。你們有沒有想過這個?”


“當然了,我不是說讓你們去賺錢,但是,這是家裏的事情,你們也應該上心的想一想的。”


天佑跟溪溪的眼界不能局限在眼前的事情上,要方方麵麵都注意到。


這樣以後回京的時候,才不會被人算計到。


有的時候,一點小細節就會左右事情的走向,影響大局。


他要把天佑跟溪溪培養出來這個習慣。


“以後我們的絡子不是主要賺錢的東西了。”陸雲溪的一句話,讓齊博康點頭,“是的,就是這樣。溪溪,你要知道,絡子的這個買賣長久的大賺是不可能的。”


“隨著時間的推移,它的收益會趨於平穩,到時候……”


“我們就賣別的賺錢呀。”陸雲溪接口說道。


“你有這個想法是好的。”齊博康頗為欣慰的點頭,“那你們有沒有想過,以後家裏要怎麽賺錢呢?說說看,哪怕是想法不成熟也可以的。”


齊博康說完了之後,突然發現陸雲溪瞪大了眼睛瞅著他,好像他說了什麽不可思議的話似的,弄得齊博康有點兒發蒙。


“天佑哥哥?”陸雲溪晃了晃李天佑的手。


李天佑想了想,這才抿嘴遲疑的說道:“嗯,齊爺爺可能是理解錯了。”


陸雲溪聽完,這才恍然大悟的哦了一聲:“原來是這樣呀。”


“溪溪,天佑,你們在說什麽?”齊博康覺得自己真的可能是年紀大了,怎麽這腦子總是跟不上這兩個小家夥?


“齊爺爺,我剛才就說了,絡子不是主要賺錢的東西了。”陸雲溪重複著剛才的話。


“我知道你知道了。”齊博康說完,覺得有點兒好笑,這話怎麽這麽繞嘴呢?


不過,跟小孩子說話,齊博康是很有耐心的:“我也說了,你們應該想一想了,你們可是家裏的一員,也要為你們奶奶他們分憂的。”


陸雲溪重重的歎了一口氣,轉頭,對著李天佑說道:“齊爺爺真的是沒聽明白。”


齊博康詫異的看著陸雲溪,他現在已經老到連小孩子說的話都聽不明白的地步了?


自己……沒有那麽廢物吧?


“齊爺爺,我們已經想到要賣什麽東西了。”陸雲溪開心的說道,“以後絡子肯定不是主要的賺錢東西啦。”


齊博康:“……”


突然的感覺自己臉上有點兒燙。


他剛才還在教導溪溪跟天佑多想想,哪裏想到兩個小家夥不用他說就已經想到這個了。


他自己卻陷入到固有的思維中,沒走出來。


真是慚愧。


“那你們想的是什麽買賣?要賣什麽?”齊博康到底不是一般人,嗬護這兩個孩子的心思,更是勝過自己的臉麵。


他的不好意思不過就是一瞬,他更加好奇這兩個小家夥到底是想了什麽方法。


“肥皂!”陸雲溪開心的說著。


“肥……造?”齊博康聽得直皺眉頭,“那是何物?”


“是……”


“是我們無意之中發現的。”李天佑打斷了陸雲溪的話,開口說道,“我們帶著肉去喂小花的時候,用火把肉給燒熟,意外的得到了肥皂。”


“肥皂可以洗手洗澡洗頭發,祛除汙垢很有效果。”李天佑解釋了起來,“因為是用肥肉弄出來的,還有皂角的作用,所以叫肥皂。”


“有這樣好的東西?”齊博康還沒有見到實物,但是,那肥皂的功效真如天佑所言的那樣,這東西一定會賣瘋的。


“齊爺爺,這個沒有必要說謊的。要是沒效果,很容易就被拆穿的。”李天佑的話,讓齊博康尷尬一笑,“我是從未見過那樣的東西,這才有些震驚。”


“我們當時也很意外呢。”李天佑搭了個台階給齊博康,他理解齊博康的反應。


“這東西要是拿出去賣的話,可是要謹慎一些,不能像絡子一樣。”齊博康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安全問題。


絡子不過就是一個裝飾,沒有什麽大用,但是肥皂可不一樣。


“齊爺爺,我想到怎麽經營了。”李天佑說道。


“天佑哥哥,你們慢慢商量吧,我去找明磊哥哥他們。”陸雲溪開口道。


“溪溪,既然是你們一起發現的,你也說說你的想法。”齊博康笑著說道。


反正陸雲溪該知道的都知道了,也就沒什麽好避諱她的。


“不要。”陸雲溪幹脆的擺手。


齊博康可是被她的反應給逗笑了:“溪溪,你不用想這麽多的。天佑可是沒有什麽想瞞著你的。”


這小丫頭還知道避嫌了呢,真是太懂事了。


齊博康的想法是美好的,現實卻是殘酷的。


陸雲溪用實際行動教給齊博康,什麽事情都不要太想當然了。


“我不喜歡動腦子,累。”陸雲溪嘟著小嘴說道,“天佑哥哥說過,做買賣的事情他負責,不用我操心的。”


“咳咳……”齊博康直接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了。


不是他定力不夠,實在是……他怎麽想都沒有想過溪溪會給他這麽一個答案。


這、這也……


“齊爺爺,你沒事吧?”陸雲溪擔憂的問著。


“沒事,沒事。”齊博康連忙擺手,“就是嗆了一下。”


“齊爺爺,以後你說話要慢慢的說呀,被嗆到多難受啊。”陸雲溪好心的規勸著,“你看,我說話就很小心,都不會被嗆到。”


齊博康:“……”


她跟他少說兩句,少來幾次這樣的驚人之語,他也不會被嗆到!


“溪溪,你不是說要去找明磊嗎?”齊博康覺得,這小丫頭暫時不在這裏比較好。


他年紀大了,再這麽被嗆幾次,他怕自己的身體咳出問題來。


“哦。”陸雲溪這才想起來自己要幹什麽去,“齊爺爺袁叔,我先過去了。”


陸雲溪對著他們揮了揮手之後,邁著小短腿噠噠噠的跑走了。


袁玉山關了院門回來,忍不住笑道:“溪溪這小家夥還真是蠻好玩的。”


能讓齊博康嗆到,可真是不容易。


當初在朝堂之上,齊博康可是能把同樣的股肱之臣氣得口吐白沫。


想不到啊想不到,齊叔也有今天,他真是……


身為武將,對危險的感知還是相當敏銳的,袁玉山立刻收住了臉上看好戲的笑容,然後假裝什麽都沒有發生,同時自動忽略掉齊博康掃過來的犀利目光。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