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44章 用錢砸死他們

第444章用錢砸死他們


“他們就這麽走了?”袁玉山不可思議的盯著關上的大門,返回屋裏之後,問著齊博康。


“我看見了。”齊博康的話讓袁玉山一噎,無奈的說道,“齊叔,你就別噎我了。”


剛才他被陸雲溪可是噎了好幾回了。


再這麽下去,還能不能行了?


他也太慘了點兒吧?


“王三勇那邊要怎麽辦?”袁玉山問道,他現在就擔心王三勇一個激動,做出什麽不理智的事情來。


“看情況再說吧。”齊博康皺眉道,“他們現在要不了天佑的命,他們是想毀了天佑的名聲。”


“王三勇要是真的壓不住火氣,將所有的過錯全都算在陸家的頭上,那麽,倒黴的也是陸家。”


“到時候,你我任何一個人,保住陸家都是沒有問題的。隻不過……”


“天佑的身份就暴露了,就必須要回去。”袁玉山自然明白這個道理,“這個時候天佑要是回去的話,他的身份也太尷尬了。”


“老爺就算是想親近天佑,恐怕也會顧忌良多。為了不給天佑帶來更多的麻煩,恐怕天佑就算是在京城,守在老爺的身邊,也隻能是孤苦伶仃的過活。”


朝中那些在意天佑血統的人一定會逼迫陛下,讓陛下疏遠天佑。


陛下就是不想見到這個情況,才會讓他跟袁玉山過來,好好的培養天佑。


天佑隻有有所作為,才能堵住那些人的嘴。


“等吧。”齊博康搖頭,“咱們現在無法出手,最壞的結果就是這件事情結束之後,天佑回去。”


能不能過這道坎,還是要看天佑的。


袁玉山沉默了片刻,噌的一下站了起來。


“站住!”齊博康厲聲嗬斥。


“把那些混蛋給殺幹淨得了!”袁玉山憤怒的捏緊了拳頭,手臂上青筋暴跳。


“你把在村子附近那些躲在暗處的人殺了有什麽用?”齊博康質問道,“更多的阻力是在朝堂。”


“你能把朝堂上介意天佑血統的大臣全都殺了嗎?那樣的話,大溍豈不要大亂?”


“真是、真是憋屈!”袁玉山氣得重重的一錘桌子,上麵的杯子嘭嘭的跳了起來,裏麵冰涼的水淅淅瀝瀝煩躁的灑了一地。


“唉……”齊博康無奈歎息,“他們也是為了大溍,隻是……這想法太偏激了。”


“我呸,都是他們腦子有病!”袁玉山憤憤的罵著,“當初戎北要和親修好的時候,他們可是紛紛上書進言,懇請陛下答應戎北公主來和親。”


“陛下跟皇後的感情有多好,大溍誰不知道?後宮之內,除了皇後之外,陛下就沒有任何嬪妃。”


“為了大溍不再戰火四起,為了百姓可以休養生息,陛下妥協了。最後呢?戎北再次舉兵作亂,他們又遷怒到了貴妃娘娘身上。”


“如今更是連天佑都容不下!”


“他們要是有本事,當初跟我一起去沙場打戎北啊!”


“就知道在朝堂上耍嘴皮子!一幫就知道吃幹飯的臭窮酸!”


齊博康臉一沉:“我也是書生。”


袁玉山差點兒被嗆到,趕忙擺手解釋起來:“齊叔,我沒說你!”


“我知道。”齊博康歎息一聲,“他們是容不下天佑與貴妃娘娘,但是,他們在朝中也是兢兢業業為國為民。”


“哼。”袁玉山冷哼一聲,不想說話。


齊博康也不再勸他,這事情,真的是沒法說誰對誰錯。


這天下事哪裏有那麽多的非黑即白?


隻是可憐了天佑,小小的年紀,就要背負這麽多。


若是這次王三勇的事情處理不好,大不了天佑回京之後,他多為天佑周旋。


天佑身為皇子,以後也是個閑散王爺,沒有實權,他也盡力的讓天佑活得自在一些。


隻是,天佑如此好的天賦,卻無法發揮……


齊博康一想到這裏,心就跟針紮似的,生疼生疼,疼到滴血。


陸雲溪拉著李天佑並沒有回家,而是往山裏去了。


也就是好在袁玉山的家就在這上山的入口處,她拉著李天佑到了個沒人的地方之後,說道:“天佑哥哥,你想當皇上嗎?”


“我跟你說,你看當皇上多不好呀。就說你爹吧,想要認你,還不能直接認,要看朝中大臣的臉色,還要讓齊爺爺跟袁叔偷偷摸摸的跑來教導你。”


“你得有大本事了,大能耐了,堵住他們的嘴,才能回去之後,天天的跟你爹在一起。”


“還有,剛才齊爺爺也說了,你爹很窮的。”


“你看,當皇上不自由,還很窮,還要看人臉色……多可憐呀。”


她可不想讓天佑去當什麽皇上。


要是天佑的身份沒有什麽問題,去爭一爭也就爭了。


問題是,天佑距離那皇位的路上,真的是危機重重殺機四伏,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啊。


她可不想讓天佑走上那條不歸路,還是平平安安的最好了。


更何況,天佑從小在村子裏長大,對皇位應該沒有什麽執念吧?


“我不想當皇上。”李天佑搖頭,“我就想跟奶奶,跟溪溪在一起,咱們天天開開心心的,比當皇上還要好。”


“當皇上好像很慘。”


李天佑這話一說,陸雲溪可算是放心了:“嗯,那天佑哥哥,你就不當皇上,以後當個王爺。”


“咱們努力,以後棒棒噠,讓那些反對你的人惹不起你。然後,你想認你爹就認你爹,不想認就不認!”


陸雲溪的話,讓李天佑心裏暗笑不已,他就是喜歡溪溪這樣護短的霸道小模樣,他真是怎麽看都看不夠!


“好,咱們努力!”李天佑捏著小拳頭,用力的揮動了一下。


“嗯!”陸雲溪也重重的點頭,表達她的決心,“努力!”


“溪溪,那咱們要怎麽努力呢?”李天佑鬆開了小拳頭,食指撓撓自己的臉頰,有點兒小忐忑的問著。


“簡單!”陸雲溪豪氣的一拍李天佑的胳膊,“賺錢呀!”


“賺錢?”李天佑詫異的盯著陸雲溪,他是真的驚到了,這會兒沒有裝。


“沒錯,就是賺錢。”陸雲溪得意的揚著小眉毛,“大溍不是窮嗎?國庫不是沒錢嗎?你說要是咱們特別有錢,讓你爹的私房錢滿起來,那麽那些喜歡廢話的人還有資本叨叨嗎?”


“再敢叨叨,大溍需要用錢的時候找他們要,他們要是不給,就閉嘴!讓你爹用錢砸死他們!”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