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40章 猜一猜

第440章猜一猜


天佑的身份注定了他一生不會平凡。


倘若天佑什麽都察覺不到,太過天真……他反倒是擔心了。


“那你知道為什麽我們找到了你,卻不帶你回去,反倒在這邊教導嗎?”齊博康問道。


李天佑連猜都不猜,這種線索太少的問題,他就不費那個腦子了。


所以,他隻是看著齊博康,等著齊博康來解釋。


“咱們大溍的過往,以後我慢慢再跟你說。隻說咱們大溍有一勁敵戎北,多年來一直征戰不斷。”


“你的生母,便是戎北公主。”


齊博康一說完這話,李天佑真不知道該說什麽才好了。


他想過可能是皇位之爭,權勢碾壓等等各種原因,但是,萬萬沒有想到,竟然是他的身份問題。


這身份……已經不是複雜的問題了。


敵國公主之子……這身份……


李天佑現在算是明白過來,為什麽當初在山中他會感受到一股濃烈殺意,害得他當時差點跟溪溪坦白他的身份。


他是皇子,卻也是敵國公主之子,朝中有些人不想讓他存活於世,太正常了。


“我到這裏,是因為有人要殺我娘,我娘帶著我逃跑?”李天佑問道。


“不是。”齊博康搖頭,“貴妃娘娘雖為戎北宮主卻並不受寵,大溍與戎北連年征戰,雙方都是疲憊不堪,這才有了和親修好。”


“貴妃娘娘入皇宮多年,才身懷有孕,而戎北再次發難,陛下禦駕親征。戰亂之中,有敵軍潛入京城,貴妃娘娘為了保護皇後,冒險以身做餌,將敵軍引走。”


“從此後,貴妃娘娘下落不明。而因為國中內憂外患,幾年間都沒有貴妃娘娘的消息。”


“我們也是找了這麽多年,才找到你的消息。”


“不帶我回去,是因為朝中還有人詬病我的血統?”李天佑問道。


大溍與戎北這就是死仇,某些人容不下他,他毫不意外。


“是。”齊博康就沒打算瞞著李天佑,“具體有哪些人陛下也沒有摸清楚,如今,你若是貿然回去,恐怕……”


“隨時會死。”李天佑了解的點頭,臉上沒有絲毫懼意。


齊博康發現自己越來越看不透天佑了:“殿下……”


“別,齊爺爺,還是跟以前一樣叫我。”李天佑一擺手,阻止了齊博康的稱呼。


齊博康點頭:“天佑,你不害怕?”


“不怕。”李天佑微微一笑,自信滿滿,“既然我爹讓齊爺爺跟袁叔過來,說明,他沒想讓我死。隻要我親爹不想殺我,我就有機會好好的活著。”


“陛下怎麽可能讓你死?”齊博康飛快說道。


“這些年,陛下對貴妃娘娘也是情深意重,當年更是期待你的降生。”齊博康提到這個的時候,輕歎了一聲,“貴妃娘娘雖說是戎北公主,卻深明大義賢良淑德,陛下也是對其傾心。”


“嗯,我身世的問題我知道了,齊爺爺,你今天突然跟我說,是為了什麽?”李天佑問道,“既然你隱藏身份來這裏,就沒想這麽快告訴我吧?”


“情況有變。”齊博康皺眉歎氣,“過年的時候,我們已經發現朝中有人來這裏,想要……”


“我的命。”李天佑沒有絲毫慌亂的接口,那鎮定的模樣,仿佛討論的是別人的生死一般。


就這份膽量跟氣魄,可是讓齊博康暗中滿意的點頭。


天佑不愧是皇子,果然有皇家氣勢。


“是。”齊博康點頭,“因為有我跟玉山在,來人不好直接動手,不然,陛下一怒,不是誰都能承受得起的。”


“但是,那個人並沒有放棄。他不會直接要了你的命,卻可以利用別人,要了你的命或者是毀了你的名聲。”


李天佑了然的點頭:“直接要了我的命就是跟我爹撕破臉,砸了桌子誰都別玩了。要是利用別人殺了我或者我名聲不好,再加上我是戎北公主的後代……肯定會被百官排斥,我就再也無法認祖歸宗。”


“沒錯。”齊博康見到李天佑一點就透,他欣慰的點頭,同時也是心酸不已。


天佑這麽好的孩子隻因為一半的血統問題,竟然要遭受這麽多的磨難,真是……可悲可歎,令人心疼。


“齊爺爺今天跟我說這些,是因為作坊絡子裏的事情也是那個人搞的鬼?”李天佑的問話,讓齊博康再次感歎,“天佑,你是真的聰明。”


這就是皇家血脈吧,一般這麽大的孩子,哪裏會有如此縝密的心思?


“我娘還活著的時候,經常會跟我說一些事情,隻不過,當時我年紀小,並不能完全理解,懵懵懂懂的。”


李天佑那瞎話是隨口就來,還能說的是臉不紅氣不喘的:“後來,李大壯他們那樣對我,我也就想著怎麽能自己過得更好一些。”


齊博康聽完,想到天佑當初自己在山裏練就的打獵本事,對於天佑如此早慧也就沒有太多的意外了,反倒是覺得理所當然。


天佑本就是陛下的孩子,又被李大壯他們迫害多年,小小年紀就要鬥智鬥勇的,難怪他會如此聰慧。


“齊爺爺。”院門外奶聲奶氣的叫聲,讓齊博康一驚,下意識的看向了門口,溪溪怎麽又來了?


“天佑?”齊博康見到李天佑起身要出去,眉頭微微一皺,壓低了聲音說道,“咱們假裝不在,溪溪一會兒就走。”


這次作坊的事情,他還沒有具體跟天佑談,這些都不適合讓溪溪知道。


“齊爺爺,我的事情可以讓溪溪知道的。”李天佑說道,“我不想有什麽隱瞞溪溪。”


李天佑說的這話,讓齊博康不讚同的搖頭:“天佑,我知道你心疼溪溪,也知道溪溪聰明,但是,她年紀太小了,而且……”


“齊爺爺,你知道我是怎麽到了陸家的嗎?”李天佑問著齊博康。


“你腿受傷了,李大壯不想花錢給你治。”這些事情,齊博康都調查過了。


李天佑笑了,問道:“那齊爺爺,你可知道,我的腿根本就沒有受傷嗎?”


“沒受傷?”齊博康驚訝的瞪大眼睛,“可是,趙大夫……”


他的人特意找趙大夫打聽過的,絕對不會有錯。


“齊爺爺的人是調查過了吧?趙大夫一口咬定我的腿傷了,是吧?”李天佑的問話讓齊博康猛地反應過來,“趙大夫在說謊?”


“沒錯。”李天佑點頭,又調皮的笑著眨眼,“那齊爺爺就猜一猜,是誰讓趙大夫這麽說謊的?”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