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09章 你是啊

第409章你是啊


“行了,趕快都上車。”李田氏催促著村裏人快點兒上騾車。


這些人可是不少,一輛一輛的騾車全都擠滿了人,好在男男女女是分開坐著的,擠一擠也沒什麽。


就算是這樣,騾車也不少,長長的一溜,可是壯觀。


這裏唯一算是坐得舒服的,也就是陸家的騾車了。


陸學誠趕車,上麵就坐著陸王氏跟陸雲溪,跟那些擠得不行的騾車一比,真的是太不一樣了。


當然了,李田氏坐的騾車還是好的,上麵還寬裕一些。


“誒誒誒……你幹什麽?”李田氏推開一個要上她這輛騾車的婦人,皺眉問道。


“你這邊還有這麽大的地方,我坐怎麽了?”婦人不滿的問著,“我那邊都快要擠死了。”


“擠什麽擠?我這邊還有人呢。”李田氏的話,婦人可是不信,“咱們村的人都在呢,還有誰?都一個村的,讓我上去怎麽了?明明有地方,還非要讓我擠……”


“嬸子,你可來了。”李田氏猛地擺手,招呼了起來。


“看到沒有,我等的人來了,你趕快回你的車上去!”李田氏一轉頭,對上婦人的時候,不耐煩的催促著。


婦人轉頭一看,滿臉的驚訝。


別說是婦人了,其他騾車上的人全都驚了,隨後,眾人憐憫的目光落在了臉色發青的陸學誠身上。


“來晚了,來晚了。”劉陳氏根本就沒往自己女婿陸學誠那邊瞅一眼,反倒是熱情的跟李田氏打招呼,然後直接的上了騾車。


陸學誠呆呆的瞅著劉陳氏,渾身都不自在,他總覺得這不對,但是,笨嘴拙舌的他又不知道該怎麽說劉陳氏,隻能是心裏生著悶氣。


“李田氏,她去幹什麽?”陸王氏知道自己二兒子是個什麽性子,她直接開口問道。


“陸嬸子,這事情怎麽說也是你們陸家的事情,這劉嬸子是你們陸家的親家,她關心一下自己閨女家的情況,總沒錯吧?”李田氏笑嗬嗬的問著。


她啊,就是故意要惡心陸王氏的。


這三天,她可是特意的把要去州府的消息跟劉陳氏說了。


劉陳氏跟她一樣,一直在陸家吃癟,這樣的事情,她相信劉陳氏是不想錯過的。


果不其然,她跟劉陳氏一說了之後,劉陳氏馬上就同意了。


“關心她閨女?”陸王氏冷睇著劉陳氏問道,“我那二兒媳天天在家,怎麽就沒看到她那個娘去送點吃的用的穿的?”


“親家,看你說的這話。”劉陳氏捋了一下落到耳邊的碎頭發,這才不緊不慢的說道,“我閨女嫁到你家,我要是還給她送吃的用的,那不是顯得你家沒本事,連兒媳婦都養不活嘛。”


“我啊,這就是擔心你們家出事情,這才起個大早,費勁巴拉的趕過來,跟你們去州府看看。”


劉陳氏可是把自己說成是一個多麽擔心自己女兒婆家的好親家,隻可惜,她的假模假樣換來的不過是陸王氏的輕蔑冷哼。


“張大娘,來了啊?快快,位置給你留著呢。”李田氏激動的都站了起來,對著走過來的張大娘打招呼。


“路太遠,我緊趕慢趕的,還是晚了啊。”張大娘笑嗬嗬的上了騾車,跟李田氏打招呼。


劉陳氏都來了,自己三兒媳的娘過來,陸王氏真是一點都不意外了。


李田氏真的是夠下本的,把這兩個人都給招來了,就是為了惡心她啊。


張大娘坐穩了之後,這才轉過頭來,嗔怪的對陸王氏說道:“親家,你也真是的,你家的作坊不行了,怎麽也不跟我說一聲呢?你家這日子要是過不下去了,我也許能幫襯你一把。”


“別看你家作坊行的時候,不讓我家的兒媳婦去你家作坊做工,但是,你家要是窮到沒飯吃,我家還是有一些剩下的糧食給你們,等你們以後有了,再還給我就成了。”


陸王氏沒有接張大娘的話,隻是目光在張大娘跟劉陳氏的臉上慢慢的滑過。


陸王氏的眼神太冷太犀利了,弄得張大娘劉陳氏心裏忍不住一個哆嗦。


他們可是記起來,陸王氏有多不好惹,那潑辣的性子……讓他們兩個是情不自禁的吞了吞口水。


“你們都是來看熱鬧,想看我們陸家出醜的?”陸王氏冷笑一聲說道,“要是這樣的話,你們恐怕要失望了。我們陸家的好日子,不是你們能想的。”


說完,陸王氏一拍陸學誠的後背:“走吧。”


“好。”陸學誠答應了一聲之後,揮動著鞭子,趕著騾車往州府進發。


劉陳氏沉著臉,小聲的嘀咕了一聲:“得意什麽得意?”


“死鴨子嘴硬,別管她。”張大娘不屑的說了一句。


兩個人都是不信陸王氏說的話,但是,他們本能的沒敢大聲。


陸家的作坊就算是不行了,那陸王氏該潑辣還是潑辣,她要是發瘋打起人來,他們兩個可是招架不住的。


他們來的目的啊,就是想看看熱鬧,看看陸家那一直強撐的體麵被狠狠的撕碎踩在腳下的時候,陸王氏的表情有多精彩。


他們憋屈了這麽長時間,這樣的一幕,真的是不想錯過。


這就是為什麽李田氏一來找他們,他們就答應了下來,也不管是不是跟陸王氏正麵對上。


把熱鬧看了再說,至少讓他們自己先把憋在胸口的那口氣給喘順了。


一路上,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心思,倒是沒有什麽人說話,沉默的往州府而去。


到了州府,一行人下了騾車,趕車的人剛要動,陸雲溪問了一句:“奶奶,她給這些騾車回程的錢了嗎?”


“不知道呀。”陸王氏笑著回答著自己乖寶的問題。


“那她要是回去的時候,不給他們錢,村裏的叔叔嬸子不就要走回去或者自己花錢嗎?”陸雲溪歪著頭,擔憂的問著。


村裏的人一聽,齊刷刷的轉頭,看向了李田氏。


李田氏一僵,心裏早就把陸雲溪給罵死了,她本來就是打的這個主意,少花一份回程的騾車錢。


如今被陸雲溪叫破了,她隻能是強撐著哼道:“你說的這是什麽話?我既然是答應了,肯定會花錢讓大家夥坐騾車回去的。”


“我是那種耍賴的人嗎?”李田氏不屑的問著。


“你是啊。”陸雲溪脆生生的答著,沒有半點猶豫。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