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06章 說定了

第406章說定了


“方便不方便,那也是我家的事情,不用你費心。”陸學誠沉著臉說道。


他這個人太實在,說出來的話,根本就反駁不到點子上。


這一下子就被李田氏給抓住了反擊的機會。


“這可不光是你家的事情,關係著大家夥呢。”李田氏拿著村裏人立名目,“你們家作坊要是不行了,大家夥好盡早的準備後路。行就繼續在你們作坊裏幹著。”


“這行不行的,你們家總得給個準信吧?這麽吊著大家夥算怎麽回事啊?”


李田氏攤開雙手,義憤填膺的為村裏人出頭:“再說了,這去鎮上的騾車錢,還有飯錢我都出了,你們還想怎麽樣?”


“我一個外人都能做到這地步,你們家還這樣……非要把咱們村裏的人都坑苦了才成嗎?”


李田氏的質問,可以把陸學誠氣得臉紅脖子粗:“不是,李田氏,你別胡說!”


陸學誠是個實在人,哪裏說得過李田氏啊。


他這個慌亂的反應,看在村裏人的眼裏,弄得他們那心可是愈發的亂了。


他們是知道李田氏在挑撥,在使壞,但是,關係到自家的利益,他們誰都沒法淡定。


不管怎麽樣,行不行,給他們個準話也成啊!


“既然你說我是胡說,那就去州府看看就是了。你們有什麽不敢的?還是說,你們有什麽見不得人的事情,這才……”


“去就去!”陸雲溪快速的打斷了李田氏不懷好意的話,氣鼓鼓的應了下來,“三天之後,咱們去州府。”


“好!”李田氏一見陸雲溪衝動的答應下來,她趕忙的將這件事情給敲死了,“大家夥都聽到了吧?你們家裏誰要去的,三天之後,早上咱們到村口集合啊!”


“一家隻能出一個,多了,我可不管出騾車錢!”


李田氏這麽興奮的時候,依舊都沒有忘記強調這件事情,畢竟,她家的錢真的不多了。


多花的每一文錢,都跟在她心頭剜肉似的。


“不光是騾車錢,還有中午飯!”陸雲溪皺著小眉頭,急急的說道,“到了州府不能吃饃饃,要吃饅頭!”


“吃什麽饅頭?”李田氏一聽,可是急得聲音都拔高了,“誰家裏不是在吃饃饃的?怎麽著,到了州府還非要吃饅頭了?”


饅頭比饃饃貴多了好嗎?


再說了,她說管飯那就是琢磨著自己在家蒸上幾鍋饃饃,到時候,用的糧食省一些,隻要能糊弄個飽就成了。


“反正就是要吃饅頭。”陸雲溪仰著小臉,開始漫天要價,“要是不管饅頭吃啊,我們就不去,大家都不去!”


周圍的村裏人一聽,這樣的好事怎麽能錯過?


人人心裏都有自己的小算盤呢。


“沒錯,就是要饅頭。管饅頭我們才去!”


“去州府也是給你們看作坊成不成,你們還非要吃饅頭……我欠你們該你們的啊?”李田氏都要氣瘋了,這些人到底怎麽回事?


占便宜沒夠是吧?


“李田氏,反正啊,要是沒饅頭吃,我們就不去。”


村裏人著急知道作坊的事情嗎?


那肯定是著急的。


但是,作坊行不行,最後的結果也不是他們說了算的。


反倒是饅頭吃到肚子裏,那就是自己的。


很明顯,李田氏就是想用這事情跟陸家較勁,既然李田氏利用他們,那他們吃個饅頭當中午飯,不是應該的?


李田氏氣得要瘋,最後跟這些人吵吵了起來。


這個時候,真正的當事人陸雲溪反倒是清靜了下來,一轉頭,對上了陸學誠憂心忡忡的雙眼,她暗中一笑,看來回去之後,要跟二伯好好的說一說了,不然二伯這心裏恐怕是要落下病的。


“行行行,不就是饅頭嗎?我給你們買!”李田氏最終還是咬牙答應了下來,隻要能讓陸家倒黴,多花點錢就花了。


“陸雲溪,我們這邊沒問題了,你那邊總不會反悔吧?”李田氏轉過頭來,將陸雲溪的退路給堵死,“別回到家之後,跟我說什麽你奶奶不同意啊。說話不算話的人可是小狗!”


“奶奶疼我,我說的,肯定就會同意的!”陸雲溪拍著胸脯答應了下來,陸學誠想攔著都沒有那個機會。


“好,就這麽說定了!”李田氏說完,還招呼著周圍的人來作證,“大家夥都聽到了啊,三天之後,咱們村口見!都別晚了!”


陸學誠聽完,那臉都黑了,這是一點兒反悔的餘地都沒有了。


他心裏生著氣,對著李田氏沒好氣的冷叱:“讓路!”


“好好好……不耽誤你們趕路。”李田氏的目的達到,心情那叫一個好,喜笑顏開的讓開了路。


陸學誠趕著騾車把陸雲溪送到了家裏去。


“奶奶。”陸雲溪一進了院子,先跑去找自己奶奶,“我給奶奶買了肉了,咱們燉肉吃呢!”


“好好!”陸王氏可是聽自己乖寶的,“中午啊,奶奶就把肉燉上,咱們敞開了吃!”


“好哦!”陸雲溪開心的抱著陸王氏的胳膊蹦躂。


“趕快洗手喝口水去。”陸王氏一揉自己乖寶的小腦袋,愛憐的看著小家夥邁著小短腿噠噠噠的跑走了。


“娘。”陸學誠進門來,喚了一聲。


“這是怎麽了?”陸王氏一抬頭,看見陸學誠的臉色格外的難看,她擔憂的起身問了一句。


陸王氏見到陸學誠嘴唇動了動,一副難以啟齒的模樣,她眉頭微微一皺,沉聲道:“進屋說。”


陸學誠點了點頭,跟著自己娘進了堂屋,這才將剛才村子裏發生的事情說了一下。


“娘,這要是真的去了州府,咱們絡子……”陸學誠心裏可是一個勁兒的發慌。


“你擔心什麽?”陸王氏聽完就笑了,“學理不是跟你說了嘛,怎麽賣是他的事情,你就負責把作坊那邊看好了,按時給他送貨就成。”


陸王氏好笑的瞅著陸學誠:“行啊,學誠,你現在也知道找借口了。”


昨天他可說的是作坊裏的絡子多了,就不趕著固定的送貨時間過去,先送一批去鎮上。


敢情,這是學誠擔心絡子的事情,特意去鎮上問學理去了。


“娘,我這人笨,也不會幹什麽。”陸學誠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我就是聽到村裏這麽說,這才想去跟大哥商量商量。”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