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83章 害怕了

第383章害怕了


絡子腰封?


還、還這麽多?


林李氏徹底的傻眼了,別說是她傻眼了,就是林繡娘也都反應不上來。


“哼,這個不比你的好看?這個不比你的精致?這個花樣不比你的漂亮?”陸雲溪小手抓起一個又一個的絡子腰封,氣呼呼的質問著林繡娘。


林繡娘跟林李氏呆愣愣的,眼睛瞪得鼓鼓的嘴巴張得大大的,就跟癩蛤蟆似的,除了可笑還很醜陋。


在作坊裏做工的女人互看了一眼,從對方眼中看到了同樣的笑意,那都是對林繡娘林李氏的鄙視。


在陸家麵前得瑟絡子?


也不知道林家怎麽想的。


陸雲溪鄙夷的瞅了一眼,被林繡娘寶貝的抱在懷裏的絡子腰封:“最簡單的樣式而已,也好意思拿出來跟我們顯擺,哼!丟人!”


“你們從哪裏偷來的?”林李氏終於是反應上來了,尖聲大叫,叱問著。


那聲音尖銳的差點沒把周圍人的耳朵給叫聾了。


眾人下意識的捂住了耳朵,一個一個全都憤怒的瞪著林李氏,她叫什麽叫?


“這是我家的!我們才沒有偷!”陸雲溪一聽到那個“偷”字,可是生氣了,鼓著小臉,氣呼呼的喊了出來。


“沒有偷?沒有偷,你們手裏的絡子是從哪裏來的?”林李氏鄙夷的質問道,“這樣的東西,你們家就算是有點兒銀子,那也沒有本事買得到!”


“你們算什麽東西?不過就是村裏沒見識的下賤貨……”


“林李氏,你說誰是下賤貨?”二妞娘急吼吼的一嗓子,打斷了林李氏惡心的話。


林李氏一個激靈,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說的話,好像有些不妥。


她轉動自己僵硬的脖子,往周圍小心翼翼的偷看著。


不看還好,一看,她嚇得雙腿一軟,差點沒坐地上。


周圍村裏人全都惡狠狠的瞪著她,就跟要把她給生吞活剝了似的。


“我說的是陸家,不是你們。”林李氏飛快的解釋起來。


她跟陸家不對付,那也隻是陸家,她還沒有瘋狂到,憑著一己之力去挑戰整個村子。


就算是她家繡娘現在本事了,那他們也還要在村子裏住著的,要是把全村的人都給得罪了……那後果,林李氏不敢想象,更加承受不住。


“你剛才可不是這麽說的。”二妞娘才不會上當呢,她伸手招呼著大家夥,“你們說說,剛才林李氏說的是什麽?”


“好家夥的,咱們在他們林家眼裏就都是下賤貨。他們家可真是高貴啊,把閨女送去當丫鬟伺候人!”二妞娘毫不客氣的譏諷起來。


林繡娘會一次又一次的做出那樣惡心人的事兒,還不就是林李氏這個當娘的縱容的?


“當丫鬟怎麽了?我家繡娘現在是小姐身邊貼心丫鬟。沒看那麽難得的東西都賞下來給我家繡娘,我家繡娘可不一般呢。”林李氏現在提到繡娘,她得意的就想翹尾巴。


“難得?這東西可真是難得。”二妞娘嘿嘿笑了起來,滿是嘲諷的目光在上上下下的打量著林李氏。


林李氏被二妞娘打量的汗毛炸立,這才想起來,她是要撕陸家的,跟二妞娘吵什麽吵?


簡直是浪費時間!


“當然難得。”林李氏快速的將話題給拽了回來,得意的說道,“那大戶人家的老爺,是心疼自己女兒,才托人去州府買了這樣的絡子腰封回來。”


“人家小姐是多看重我家繡娘,才把這難得的絡子腰封賞給了我家繡娘。隻不過啊……有的人也不知道怎麽想的,偷了東西就好好的藏著吧,還非要拿出來顯擺。”


林李氏說著,白了陸雲溪一眼,然後,目光落在了陸王氏的身上:“陸嬸子,不是我說你,你家孩子做出這樣的事情,你就不知道好好的教教?”


陸王氏聽完,笑了,問道:“我家溪溪做什麽了?”


“拿著絡子腰封亂顯擺,你們家就不怕倒黴?”林李氏不屑的冷哼一聲,“偷了東西,還拿著贓物得瑟,小心被抓起來!”


“你覺得我們會去州府偷東西?”陸王氏真的不知道林李氏這腦子是怎麽長的,這樣的理由都能想出來。


偷?


真是辛苦林李氏這麽努力的為他們找“合理”理由啊。


“娘,你說錯了。”林繡娘開口說道。


陸雲溪詫異的看著林繡娘,看樣子林繡娘真的不一樣了啊。


竟然想到了事實真相,看來,這段時間,林繡娘在鎮上的大戶人家可是成長了不少。


“他們頂多也就是在鎮上偷的。”林繡娘的一句話,讓陸雲溪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


虧得她剛才還覺得林繡娘提升了,得了,是她把林繡娘想得太本事了。


她就不該對林繡娘抱有什麽希望的。


“鎮上的大戶人家可不隻有我家小姐那一家,還有其他的人家。”林繡娘“痛心”的瞅著陸雲溪說道,“溪溪,你年紀還小,千萬不要做這樣的錯事。”


“你趕快去鎮上找失主家賠罪道歉吧。”林繡娘“好心”的建議著,“這樣一來,你們家賠了銀子,說不定人家看在你年紀小的份上就原諒你了。”


“可是,他們要是報官的話,怎麽辦?”陸雲溪“害怕”了,瑟瑟發抖的問著林繡娘。


陸雲溪的這個反應,讓那些在作坊裏做工的女人一愣,隨後,他們全都明白了過來,在心裏暗笑不已。


溪溪這個小鬼靈精,真是太淘氣了。


“別害怕,我會跟著你一起去,幫你作證的。”林繡娘“慈悲”的說道,“我會證明你不是故意的,你隻是一時貪心,現在知道錯了。”


“那我也會被抓去坐牢的呀!”陸雲溪苦著小臉,可憐兮兮的嘟噥著。


“當然了,做錯了事情,自然要受到懲罰。”林繡娘苦口婆心的教育著陸雲溪,她還安慰道,“放心吧,溪溪,就算是坐牢的話,也不會坐很久的。”


“就是牢裏麵很黑,還有老鼠……有點兒嚇人呢。”


林繡娘這話,可是讓周圍村裏人不舒服的皺起了眉頭來。


林繡娘這惡毒的心思,就這麽毫不掩飾的擺在明麵上,讓人覺得她真的是渾身上下都冒著臭氣。


陸雲溪吃驚的瞪大了雙眼:“牢、牢裏這麽可怕呀?”


“是啊。很可怕的。”林繡娘肯定的點頭,相當享受的看著陸雲溪驚恐的模樣。


陸雲溪也有今天嗎?


真是報應!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