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55章 堵人

第355章堵人


林繡娘怕了。


她剛才扯出來自家小姐,那是為了嚇唬陸雲溪的。


真的要是鬧到府上去……她就完了。


“不賣就不賣,有什麽了不起的!”林繡娘梗著脖子,色厲內荏的叫囂著。


“我沒這麽多時間在這裏跟你吵吵,我還要回去複命呢。”林繡娘扔下這句話之後,轉身快步的匆匆離開。


陸雲溪瞅了瞅林繡娘離開的方向,疑惑的嘟噥了一句:“她在鬧什麽啊?”


“溪溪,別管她,咱們吃飯。”李天佑笑著說道。


溪溪沒吃虧就行。


都不用他出手,溪溪自己就解決了,真厲害。


“嗯。”陸雲溪點了點頭,根本就沒將剛才的事情當回事,美滋滋的吃著飯。


至於林繡娘則是一路小跑的回到了府上,才進去,等在裏麵的內院丫鬟不耐煩的就訓了起來:“買個菜怎麽這麽慢?”


林繡娘此時在這個丫鬟麵前,可沒有剛才在酒樓裏麵對陸雲溪的囂張,反倒是連連的賠禮道歉。


“怎麽沒有小姐要的菜?”內院丫鬟看了看食盒,沒好氣的質問道。


“賣完了……啊!”內院丫鬟一巴掌甩在了林繡娘的臉上,疼得林繡娘驚呼出聲。


“知道那邊的菜限量,不會早點去嗎?”內院丫鬟大聲的罵著,“你要是買不了,我找別人去。”


“不不不……翠兒姐,我可以的,下次我一定早早去。”林繡娘顧不得臉上的疼痛,急忙保證著。


好不容易弄到了可以接觸內院丫鬟的機會,她可不想錯過。


“哼,再給你一次機會,下次再這樣,你就別想接這個差事了。”翠兒趾高氣昂的說完,拎著食盒一轉身,進了內院。


林繡娘恭敬的目送著翠兒進了內院,這才跑去廚房,扒拉幾口飯。


中午吃飯的時間已經過了,廚房裏能給她剩點兒就不錯了,還想吃熱乎的?


做夢去吧。


誰能想得到,在酒樓裏麵,拿著自家小姐狐假虎威的林繡娘,竟然連自家小姐的麵都見不到。


她這去酒樓裏買飯菜的差事啊,還是內院的丫鬟翠兒不想跑路,才交給她做的。


跑路去買的人是林繡娘,最後在內院露臉邀功的事情可跟林繡娘一點兒關係都沒有。


林繡娘不生翠兒的氣,她隻是拿筷子用力的戳著碗裏的冷飯。


她更是將陸雲溪當成了嘴裏冷硬的飯粒,使勁的嚼著,恨不得咬死陸雲溪。


憑什麽她要在這裏當粗使丫鬟,做最累的活兒,陸雲溪卻可以在酒樓裏,讓人伺候著,吃著香噴噴的招牌菜?


陸雲溪什麽都不如她,就是命好。


有個陸王氏那個眼瞎的偏疼孫女的傻子,還有後來這個不知好歹的李天佑。


李天佑真的是蠢死了,以為陸家收留他就是好人嗎?


陸家根本就是看中了李天佑會打獵的本事,他們家就是為了吃肉,在利用李天佑。


也就李天佑傻了吧唧的把陸家人當好人。


等著,隻要她熬到內院,成了小姐夫人身邊的大丫鬟,到時,她一定可以把陸雲溪給踩在腳下。


她一定會比陸雲溪強的!


林繡娘在這邊憤憤不平的下決心,另外一邊被她惦記著的陸雲溪則是吃完了午飯之後,跟李天佑溜溜達達回村了。


她看到鎮上有的人已經用上了他們作坊裏的絡子,看樣子銷量不錯啊。


作坊那邊,應該再有一些改變了。


“溪溪?”李天佑輕輕的晃了陸雲溪一下,她這才回神,詫異的看著他,“天佑哥哥,怎麽了?”


“溪溪在想什麽?不看路容易摔到的。”李天佑提醒著她。


“啊,我在想絡子的事情啊。”陸雲溪笑嗬嗬的說著,“天佑哥哥看到了嗎?鎮上有不少人都用絡子了,咱們作坊的絡子會越賣越多的。”


“到時候啊,咱們就會有很多的錢,想吃什麽吃什麽!”


李天佑含笑點頭:“是啊,作坊裏招人了,以後肯定會賣得很好的。”


“對噠。”陸雲溪想到以後的生活,就美得不行,“以後咱們也要蓋大房子,就跟鎮上的人家似的,要大院子、大瓦房。”


“肯定會有的。”李天佑保證道。


就算不用溪溪賺錢,陸家賺錢,他也會讓溪溪過上好日子的。


李天佑看了看他們所在的地方,這裏沒有人,往旁邊走的話,可以進山的,進山了他就可以跟溪溪坦白身份,然後相認:“溪溪,咱們……”


“誒,哥!”陸雲溪突然的舉起了小胳膊,用力的揮了揮。


遠處陸明飛陸明躍聽到了熟悉的聲音,轉頭,看清楚確實是他們妹妹,趕忙背著柴火跑了過來:“溪溪,你回來了。”


“是啊。”陸雲溪笑著問道,“你們怎麽在這裏呀?”


“我們去山上砍柴啊。”陸明躍快速的搶在了自己哥哥前麵回答。


“去山上砍柴,你們怎麽走這邊啊?”陸雲溪才不信呢。


明明從作坊那邊,往山裏走就更近,這條路可是繞遠的。


“我們就是溜達溜達。”陸明躍撓著頭嘿嘿的笑著。


“哼,明躍哥哥騙人。”陸雲溪對著陸明躍一皺小鼻子,轉頭問著陸明飛,“明飛哥哥,為什麽你們走這邊啊?”


“還不是明躍,非要去堵金順。”陸明飛可是老實,性子隨了他爹陸學誠,有什麽說什麽。


“堵他幹什麽?”陸雲溪不解的問道。


劉金順不就是他們兩個人的表弟嘛,陸劉氏娘家哥哥的孩子。


“跟他比背書啊。”陸明躍見到事情瞞不住了,幹脆就實話實說。


“啊?”陸雲溪徹底的糊塗了。


這砍柴的路上還去堵人比背書,這是個什麽操作?


“還不是姥姥跟舅舅他們。”陸明躍不高興的說著,“跟我娘回娘家的時候,我姥姥那個顯擺啊,說什麽她孫子金順多本事,要中狀元當大官的。”


“嗯。”陸雲溪點了點頭,那劉陳氏會這麽說沒什麽意外啊。


跑到他們村子裏來,想讓她奶奶出錢給劉金順讀書,這個劉陳氏就鬧了不少回了。


“可是啊,跟我們比背書,金順就輸了,根本就接不上我們的。”陸明躍想起初二那天的事情,還是得意的挺了挺小胸膛。


“姥姥把他吹的這麽厲害,根本就不如我們,他還比我們讀書更早呢。”


“你們都贏了,幹什麽今天還去堵他?”陸雲溪想不明白了,“趕盡殺絕”這種事情,不像他們兩個的風格。


陸明飛是個老實的,陸明躍活躍一些,但是也不是欺負人的壞孩子啊。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