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53章 你是個壞人

第353章你是個壞人


“嗯。”李天佑笑著點頭,“溪溪,你真聰明。”


“那店裏的夥計怎麽不認識你的樣子啊?”陸雲溪愈發的好奇。


“我隻跟後廚交易過幾次,前麵的夥計沒什麽機會見到的。”李天佑笑著說道,“而且,後來我的獵物都是袁叔幫我賣的,我好久沒來過這裏了。”


“那你怎麽知道他們家什麽菜好吃啊?”陸雲溪更是奇怪,“天佑哥哥才來幾次就知道了?”


“嗯。”李天佑點頭,說到這個話題,他笑了起來,“因為我想著以後打獵賺錢了,帶溪溪來吃啊。”


這一句話,可是讓陸雲溪笑彎了眼眸:“天佑哥哥,你對我真好。”


哎呀,還沒有喝甜湯呢,陸雲溪就覺得心裏甜滋滋的。


“兩位客官,您二位的甜湯來了。”夥計這個時候正好端著甜湯上來。


李天佑立刻給陸雲溪盛了一碗,讓她先喝著。


陸雲溪嚐了一口,眼睛一亮:“好好喝誒。”


不是甜到發膩的那種,還帶著一股淡淡的清香,雖說是甜湯,但是喝起來很爽口。


真不錯。


“天佑哥哥也喝。”陸雲溪趕忙給李天佑也盛了一碗,推到了他麵前,“天佑哥哥,你嚐嚐,甜不甜。”


李天佑低頭認認真真的喝了一口,那動作那神態,看的陸雲溪有點兒發愣。


他喝的是甜湯吧?


怎麽感覺他在喝什麽……嗯,她形容不出來,反正就是特別有儀式感。


怪怪的。


“真甜。”李天佑喝了兩口,笑得彎起了眼眸。


很甜嗎?


陸雲溪低頭看了看自己碗裏的甜湯又瞅了瞅李天佑碗裏的,最後看著那桌上的大碗……厄,他們是從一個大碗裏盛出來的吧?


算了,每個人對口味感覺不一樣,她不要太較真了。


“客官,您二位的菜。”夥計端了一盤菜上來,往桌上一放。


陸雲溪根本就不知道剛才李天佑點的菜是什麽樣子的,她沒說話,但是,李天佑叫住了這個上菜的夥計,說道:“這菜不是我們的。”


“這菜是我給你們點的。”趾高氣昂的聲音,讓陸雲溪心裏一陣的惡心。


怎麽哪裏都能碰到林繡娘這家夥呢?


林繡娘踩著小碎步,故意的走出大家閨秀的模樣,款款而來。


隻可惜,她的年紀還小,更沒有經過正統的學習,這模仿起來不倫不類的,反倒是做作的可笑。


“好不容易在鎮上的酒樓吃一頓,隻喝一大碗甜湯哪兒行啊?我請你們吃個菜。”林繡娘高高在上的鄙視著陸雲溪。


陸雲溪:“……”


林繡娘腦子有病吧?


他們在這裏好好的吃著飯,沒招她沒惹她的,她幹什麽上趕著過來找茬兒?


“你們要知道,這家酒樓可是鎮上最好的,裏麵的東西,價格可不便宜。看在同村人的份上,我請你們嚐嚐好東西。”


陸雲溪是覺得林繡娘腦子不正常,而且也是個小孩子,但是,她也是小孩子啊。


她憑什麽要受林繡娘的氣?


“看來你也沒什麽錢啊?就請我們吃這道菜呀?這道菜看起來也不像多貴的樣子。”陸雲溪嫌棄的瞥了桌上的菜一眼,問著夥計,“這道菜是不是你們店裏的壓桌小菜啊?”


當她沒去過飯店嗎?


壓桌涼菜能有幾個錢?


林繡娘也好意思說這是請他們的。


可真夠大方的。


夥計沒有開口,隻是尷尬的笑著。


他的這個反應,讓陸雲溪閃過一個念頭,看來林繡娘來這裏是打著誰的名號來的。


不然的話,就憑林繡娘肯定不會讓店裏夥計這麽的忌憚。


林繡娘如今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她當丫鬟的那主人家了。


“壓桌小菜也好過你們這光禿禿的桌麵。”林繡娘不屑的哼了一聲,“兩個人來酒樓裏,就點一份甜湯,真是丟死個人了。”


陸雲溪盯著林繡娘心底冷笑,她大概明白過來為什麽林繡娘來找茬兒了。


這是過年在村子裏的時候,林繡娘想踩他們陸家一腳,最後不僅沒踩到,反倒自己丟了麵子。


行啊,林繡娘這人可以啊。


明明是林繡娘挑釁找茬兒在先,還記恨上他們了。


對付這樣的人,陸雲溪肯定是不會客氣的。


“你別管我們點什麽,至少我們是來酒樓花錢吃東西的。你呢?”陸雲溪好奇的上上下下的打量著林繡娘,“你是來這裏吃東西的,還是買東西的?”


“買東西回去也不是給你吃的吧?”


陸雲溪切中要害紮心的話,可是讓林繡娘臉色陡然大變。


“繡娘,都是一個村子的,我好心提醒你呀。你主人家讓你買東西,你不趕快買回去,還在外麵耽擱,回頭是要挨罰的。小心挨打哦。”陸雲溪笑眯眯的“好心”提醒著林繡娘。


林繡娘臉刷的一下就黑了,跟染了墨汁似的,洗都洗不幹淨的那種。


陸雲溪說完,轉過頭去,就跟沒事一般的跟李天佑繼續喝甜湯。


任憑林繡娘在桌邊氣得胸口劇烈起伏,呼哧呼哧的直喘粗氣,陸雲溪卻開開心心的跟李天佑聊天,那心情啊,絲毫不受林繡娘的影響。


“陸雲溪!”林繡娘終於是忍受不了,大喊出聲,“你有什麽了不起的?花的還不是李天佑的錢嗎?你自己都沒有錢,有什麽好得意的?”


“可是,天佑哥哥喜歡給我花錢啊。”陸雲溪眨巴著眼睛,無辜的說著,“你看,我的麵人就是剛剛天佑哥哥給我買的,還有甜湯也是天佑哥哥買給我喝的。”


“我天佑哥哥疼我,我當然得意了。”陸雲溪委屈的扁了扁嘴,嘟噥著,“你不能因為沒有人給你花錢,你就嫉妒我呀,你太壞了!”


忙著上菜點菜的夥計在一旁聽著,差點沒笑出來。


這個小姑娘說話真是太有意思了。


“我嫉妒你什麽嫉妒你?”林繡娘氣得渾身發抖,“你根本就不知道賺錢,你就是一個吃白食的。”


“我奶奶還有天佑哥哥都給我花錢,我不需要賺錢啊。”陸雲溪愈發的委屈了,“你娘讓你去當丫鬟賺錢,那是你娘的事情,你衝我發什麽火呀?”


夥計是不好笑出聲,畢竟年紀再小也是花錢的客人。


但是,周圍的食客,可是沒有這麽多顧忌,忍不住笑了起來。


有早就到了的食客,是將整個過程看得一清二楚的。


人家兄妹兩個好好的來吃東西,後來的那個小丫頭故意的去找茬兒,這是自己過得不痛快,就見不得別人痛快吧。


“陸雲溪,你就是一個吃白食的!”林繡娘當然是不敢說自己娘不好了,可是,她咽不下這口氣,氣勢洶洶的罵著陸雲溪。


“我吃白食又沒吃你,你急什麽?”陸雲溪不明白的瞅著林繡娘,問道,“你伺候的那家小姐少爺,也不去賺錢,吃家裏的白食啊,你怎麽不去衝著他們罵?”


“就知道欺負我,你是個壞人!”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