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28章 用來震懾的

第328章用來震懾的


陸王氏跟李天佑都在看著陸雲溪,等著她的答案。


陸雲溪坐在陸王氏的腿上,眨巴著眼睛,回想著當時自己的反應。


表情什麽的,不用去想也知道,自己肯定是控製不住的。


還有,她好像一直叫的是李天佑的全名。


這、這要怎麽解釋?


李天佑當時的話題轉換是很突兀,但是,後來他的解釋相當的合情合理。


就算是有點怪異,也隻能說是小孩子想法跳躍。


問題是,她當時的反應……好像沒法解釋啊。


陸雲溪覺得,這個時候,隻能祭出自己的殺手鐧了。


“奶奶……”陸雲溪往陸王氏的懷裏一紮,開始扭著小身子撒嬌。


她是小孩子嘛,小孩子哭了就哭了,哪來這麽多理由。


不解釋就是最好的解釋!


陸王氏被自己乖寶的小模樣給逗笑了:“好了、好了,奶奶不問了,不問了。”


“趕快,起來,讓奶奶給你擦擦臉。看看,這小臉哭的哦。”陸王氏將陸雲溪給拉了起來,輕柔的擦著她的小臉。


“天佑,你也去歇會兒,溪溪沒事了,別擔心了。”陸王氏笑眯眯的說道,“歇會兒就吃飯了。”


“嗯。”李天佑答應完了之後,又看了看陸雲溪,確實沒事之後,這才回自己屋裏去。


陸明磊還在教人讀書沒有回來,李天佑將房門給插上,這才去換衣服。


衣服脫下來之後,裏衣的後背已經全都被冷汗給浸濕了。


李天佑麵無表情的將衣服換下來,髒衣服扔到了一邊,他慢條斯理的穿上幹淨清爽的衣服。


剛才在山裏的時候,強烈的殺氣,讓他頭皮都快炸了。


要不是到了死亡邊緣,他也不會露出破綻來,引起溪溪懷疑,幸好後麵他圓回來了。


那個人,也是衝著他來的嗎?


袁玉山出現之前,那個人就消失了。


他都沒有察覺到袁玉山在附近,那個人卻發現了袁玉山,這才中止了行動,離開。


那個人的實力不容小覷。


能讓齊博康袁玉山這樣的能人來這裏教導他,卻不把他接回去,如今竟然還有人想要他的命……看來,他的身份很高,也很麻煩。


李天佑除了在剛才如此接近死亡時刻,慌亂的想要跟溪溪坦白之外,此時,他是很冷靜的。


那個時候的慌亂,也不是怕死,他隻是想告訴溪溪,他是誰而已。


他不想跟前世一樣,在最後的時刻,連表明身份的機會都沒有。


嗯……以後有機會的話,再跟溪溪坦白吧,實在是……現在不是說的好時機。


至於那個想要他命的人,李天佑完全不擔心。


袁玉山既然已經察覺了,他隻要等著就是了,齊博康跟袁玉山做了決定自然會告訴他的。


他要是表現的連殺氣都察覺的出來,他這個小孩子的人設也崩的太徹底了。


他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不要讓溪溪懷疑他的身份。


此時,果然如李天佑所料的那樣,袁玉山回到了家裏,將門窗關好,直接將山裏的事情說了出來:“有人想要天佑的性命!”


齊博康眸色一沉,瞬間迸發出來的氣勢,讓屋內的氣氛陡然一凝,壓抑的令人呼吸都有些困難。


“倒是動作迅速。”齊博康開口,聲音中卻沒有任何怒意,因為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


“齊叔,我們要不要帶著天佑回去?”袁玉山問道,“這裏不太安全。”


“回去?”齊博康掃了袁玉山一眼,“天佑的身份有什麽問題,你不是不知道。”


袁玉山眉頭緊皺,如今朝中還在動蕩,更別說,戰亂從來沒有停過。


天佑的身份回去的話,真的很不適合。


“天佑在這裏還是有危險的。”袁玉山說道,“今天要不是我察覺到不對,趕過去的話,天佑恐怕已經被……”


“這也就是為什麽我讓你過來的原因。”齊博康看著袁玉山笑道,“有堂堂魔將軍在此,料想他們必然不敢再直接動手。”


袁玉山看了看齊博康,心思幾轉之後,突然的想明白了:“齊叔,當初你敢跑來找天佑,就是料到你的行蹤被暴露。”


一般人查不到齊博康的行蹤,有些人可是能查到的。


“齊叔,你確定了天佑的身份之後,讓我過來,為的就是用我的赫赫威名來震懾那些人,不敢輕舉妄動嗎?”袁玉山說到這裏,得意的笑了起來,“我還是挺厲害的。”


“不。”齊博康淡淡開口,“我要的是當初你抗旨不遵,追殺敵將上千裏的瘋勁。”


袁玉山:“……”


“把你惹急了,你可是會不管不顧的來個魚死網破。畢竟魔將軍大名,朝野上下,盡人皆知。”齊博康唇邊掛著淡淡的笑意。


袁玉山卻無比的鬱悶:“齊叔,你讓我過來,是這麽個震懾法啊?”


“這次不是很有用?”齊博康說道,“若是換了旁人,那個人也不會退走。”


“在這裏殺了天佑,怎麽可能說得清凶手是誰?”


“別人還要講究個證據、臉麵,你完全沒有這顧慮,說鬧就能鬧起來。他們就是擔心你發瘋,沒法控製。”


袁玉山深呼吸,再深呼吸……


“齊叔,我在你心裏就是這樣的?”袁玉山仔細的回想,沒覺得自己這麽差勁吧?


“這是有闖勁,挺好的。我很欣賞,不然這次,我也不會帶著你來。”齊博康含笑說道。


袁玉山表示,他並沒有被安慰到。


反正鬱悶就對了。


“齊叔,那咱們要怎麽辦?我現在就去把那個人給找出來,處理了?”袁玉山拋開讓他無語的信息,直接談正事。


“處理了那個人還會有其他人來。”齊博康倒是一點兒都不擔心,“來人既然見到你之後,立刻退走,可見,也是不想鬧大。”


在朝為官,自然不同於市井,不會不要臉皮的下場互撕。


“天佑性命無憂,隻是,要提防那人的小動作。”齊博康道。


“小動作?”袁玉山煩躁皺眉。


“比如……敗壞天佑名聲。既然不能除掉天佑,那麽,讓天佑成了一個劣跡斑斑的廢人,才是那些人樂見的結果。”


“他們敢!”袁玉山可是個暴脾氣,猛地一拍桌子。


齊博康瞅了一眼那堅實木桌裂開的縫隙,無奈的搖頭:“你又何必動怒?”


“他們都想這樣對付天佑了,我怎麽可能不生氣?”袁玉山不僅生氣了,而且還氣得不輕。


要是那人在他麵前,早就被他給大卸八塊了。


齊博康好笑的擺手:“有你我在這裏,天佑又怎麽會有事。他不敢直接動手,留出來的時間,正好讓你我好好的培養天佑。”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