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27章 不安全了

第327章不安全了


“天佑啊。”袁玉山幹咳了一聲問道,“你為什麽突然的讓溪溪小心泥石流?”


陸雲溪就是通過這句話,發現李天佑的腦子不太正常,所以,擔心的哭了嗎?


袁玉山怎麽琢磨,怎麽覺得這個理由很合理。


別說陸雲溪覺得李天佑腦子不正常了,他也覺得天佑腦子有點兒問題,這話題前後的聯係在哪裏?


“袁叔,你看,這個小坡的土質。”李天佑說著,一指旁邊的小斜坡。


袁玉山看了一眼,微微點頭:“這要是夏天大雨的話,確實會有泥石流。”


“嗯,所以,我才提醒溪溪的。”李天佑無比認真的說道,“溪溪這麽好,我們是一家人,要永遠在一起,就要多注意,不要受傷了。”


“以後溪溪來山裏的時候,最好避開這些危險的地方。”李天佑說的是有理有據,弄得陸雲溪流個不停的眼淚竟然慢慢的收住了。


天佑……說的、是這個意思?


“可、可是……冬天不會下雨的。”陸雲溪一開口才知道,自己剛才情緒有多激動,哭得她說話都抽抽了。


“夏天會下。”李天佑皺眉,擔憂的說道,“現在就要讓溪溪養成避開這樣危險地方的習慣,等到夏天的時候,溪溪才不至於會遇到那樣的危險。”


這樣嗎?


陸雲溪現在有點兒懵。


她腦海中努力的搜寻著從認識李天佑以來的所有事情……他好像真的沒有什麽破綻。


要說天佑做的事情,就是一個聰明的小孩子的正常反應。


嗯,聰明的話,在跟齊博康袁玉山學東西的時候已經表現出來了。


“天佑,你可想的真夠長遠的。”袁玉山一聽,忍不住笑了起來。


“齊爺爺說過,做事要多想想,要未雨綢繆。”李天佑一本正經的說著,就跟個小大人似的。


“好、好,未雨綢繆。天佑真厲害!”袁玉山哈哈大笑的一伸手,按在了李天佑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拍,“好孩子。”


李天佑被袁玉山誇獎的臉上泛起了淡淡的紅暈,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唇,害羞的笑了。


“天佑,真的是想的周到。”袁玉山表揚著他。


李天佑愈發的不好意思:“奶奶說過,一家人就要互相關心的。”


“說的對!就該這樣。”袁玉山肯定的稱讚道。


天佑這孩子仁義,這才是他跟齊叔想要見到的少爺。


“好了,你們兩個小家夥,跑這麽僻靜的地方來幹什麽?”袁玉山皺眉問道,“要不是我想過來看看有什麽獵物,都碰不到你們。”


“我們來撿柴火。”陸雲溪用手背擦了擦小臉,帶著重重的鼻音說道。


李天佑趕忙的掏出來帕子,小心翼翼的給陸雲溪擦臉:“溪溪,不要用手,會疼的。”


李天佑的這個舉動,讓陸雲溪愈發的肯定,剛才是自己誤會了。


因為,她堅信,前世的自己絕對不會認識這樣一個關心她的人。


更不會有這麽一個人,甘願與她共赴黃泉。


曾經小時候,她還有一個交心的好朋友,隻是,那個人……他早已經不在了。


果然,在生命逝去的最後時刻,她出現了幻覺。


前世的幻覺竟然影響了今生的判斷,弄出這麽一個大烏龍來,她自己都要嘲笑死自己了。


癡心妄想成這樣,真是可笑至極。


“回家洗洗就好了。”李天佑給陸雲溪擦了擦心疼的說著,“回家用熱水洗一洗。”


“好啊。”陸雲溪臉頰微微發燙的應了下來,她那麽大的人了,還哭鼻子,丟死人了。


“行了,天佑,你跟溪溪回去吧。我還要去看看有沒有好獵物。”袁玉山哈哈一笑,拍了一下李天佑的肩膀,目送著兩個小家夥離開。


等到再也看不到他們的背影了,袁玉山的臉色沉了下來,轉頭,看向了某一個方向。


不大一會兒,一個人從林中快速的躍出,單膝跪地,請罪:“屬下無能。”


“沒發現行蹤?”袁玉山冷聲問道,隨後一擺手,“退下。”


“是。”那人快速的起身,一閃身,快速的隱去了自己的身影。


袁玉山眉頭緊皺,沉默了片刻,轉身大步離開,他要回去跟齊叔商量商量。


天佑……恐怕不安全了。


李天佑牽著陸雲溪回家,讓陸雲溪進屋之後,快速的跑到了廚房,去弄熱水。


“天佑回來了。”陸王氏在廚房裏忙著,見到李天佑笑著說了一句。


“嗯。”李天佑點頭應著。


“天佑真乖,回來就知道洗手。”陸王氏說完這句話,突然發現,端著盆要出去的李天佑腳步慢慢的停了下來,眼見著他小臉上的笑模樣慢慢消失。


唇角也耷拉下來了,眼裏也沒光了,可憐兮兮的,眼看著就要哭出來了。


“呦,這是怎麽了?”陸王氏一見可是嚇了一跳,趕忙把手裏的活兒給扔到一邊,驚問著,“誰欺負你了?跟奶奶說!奶奶給你做主,別怕,是不是李大壯那個混蛋?”


能把天佑給欺負成這樣,除了李大壯李田氏這兩個臭不要臉的,還能有誰?


“奶奶。”李天佑抿著唇,小臉發白的說道,“我把溪溪給弄哭了。”


“啊?”陸王氏傻眼了,這什麽情況?


……


陸雲溪進了屋,坐了一會兒,有點兒奇怪的又站了起來。


李天佑打水的時間是不是有點兒長啊?


她擔心的剛走到門邊,房門就被人給推開。


“天佑哥哥……奶奶?”陸雲溪甜甜的叫著,房門一開卻發現陸王氏也跟著過來了。


“溪溪啊。”陸王氏進門,將盆放到了一邊,李天佑飛快的把手巾給擰好了,遞給了陸王氏。


陸王氏將陸雲溪給抱到自己腿上,細細的給她擦著臉:“讓奶奶看看,哎呦,這是哭成了小花貓嘍。”


“你這傻丫頭,怎麽就哭起來了?你天佑哥哥那麽說,還不是因為擔心你嘛。”陸王氏這話一出口,終於讓一頭霧水的陸雲溪鬧明白是怎麽回事了。


原來是李天佑跟陸王氏說了在山裏的事情啊。


“你天佑哥哥關心你,你高興就是了,哭什麽啊?”陸王氏好笑的問道。


因為她誤會了啊。


這個答案陸雲溪知道自己肯定是不能往外說的,但是,誰能告訴她,她要怎麽解釋?


她哭得那麽慘,到底是為了什麽啊?


陸雲溪突然發現,自己好像給自己挖了個坑。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