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26章 邏輯呢

第326章邏輯呢


“李天佑。”陸雲溪雙唇微微的發顫,心裏早就掀起了滔天巨浪。


他是不是那個人?


那個在最後時刻與她十指相扣共赴黃泉的人。


用一點點掌心的溫度,溫暖了她冰冷的人生,以及壓過死亡恐懼的人。


是他嗎?


難道說,那個人不是她的幻覺,不是她臆想出來的?


那個人竟然是……李天佑?


這怎麽可能?


陸雲溪發現自己除了因為太過驚訝而喊出李天佑的名字之外,其他的,她一個字都說不出來,隻能是全身僵硬如石的盯著他。


腦海之中早就是驚雷震天,所有的想法全都被劈成了碎片,連正常的思考都辦不到。


“溪溪,你知道泥石流……”李天佑在說話。


可是,他的聲音在陸雲溪聽來,是忽遠忽近的,十分飄渺,甚至都帶上了重音,模模糊糊的聽不真切。


這種飄忽忽不能腳踏實地的感覺,讓陸雲溪心中極其的厭惡。


她前世赤手空拳打下一片屬於自己的事業江山,成為女強人,那定力絕對不會如此脆弱。


猛地深吸了一口氣,陸雲溪那顆慌亂似巨浪中飄零的心瞬間定了下來。


“李天佑,你想說什麽?”


事情真相到底怎樣,她要問清楚。


她到現在最鬧不明白的就是,如果李天佑真的是前世最後時刻陪她一起赴死的人,那麽,為什麽他一直都沒有表露出來?


平日裏,她根本就沒有看出來李天佑身上有任何破綻,最最關鍵的是……為什麽,他要在這個時候,突然的跟她坦白。


她想不明白,到底自己露出什麽破綻,讓他確定她不是原主,而是另一個人?


李天佑提到的這個問題,太過突兀了。


剛才還孩子氣的天真溫馨,突然的變得這麽嚴肅凝重,不對勁兒!


陸雲溪抬頭,盯著抿著唇,雙眸深邃如暗沉沉夜空似的李天佑,等著他的答案。


她可以清晰的從他抓住自己雙臂的手中感覺得到,李天佑的身體也是僵硬的。


所以……他到底是誰?


為什麽最後要與她一起赴死?


還有,既然同樣穿越來了,為何以前不相認,偏偏要在這一刻承認?


“溪溪……”李天佑開口,聲音幹啞到發澀。


陸雲溪臉上表情不變,隻有那響徹腦海中擂鼓一般的心跳聲,泄露了她情緒的劇烈波動。


她焦躁的等待著謎底揭開的那一刻。


“你以後不要走這種坡下麵,齊爺爺說過,這樣的地方容易有泥石流。”李天佑終於將話說出口了。


哈?


陸雲溪這回是徹底的沒法控製自己的表情了。


不是,她都做好各種心理建設了,最後給她一個這麽答案。


李天佑,他的良心真的不會痛嗎?


偏偏李天佑還沒有感覺到半點陸雲溪心中的鬱悶,他鬆開了剛剛緊抓著的她的胳膊,往旁邊走了兩步,指著陸雲溪身後的斜坡說道:“你看,這裏的土質就很鬆散。”


“就算是現在沒有下雨,不會有泥石流,這樣的地方,也是很容易掉下來石頭的。”


“溪溪,以後你自己進山裏,一定要避開這樣的地方。小石頭也就算了,大石頭太容易出危險,更別說,到了夏天,下雨之後,泥石流一滑下來,會出大事的。”


李天佑一本正經的模樣,算是徹底的惹惱了陸雲溪。


“李天佑!”陸雲溪氣惱的大喝一聲,“你說的泥石流就是這個?”


李天佑眨巴了一下眼睛,要多茫然就有多茫然,他小心翼翼的瞅著陸雲溪,帶著幾分討好跟安撫:“溪溪,你怎麽了?怎麽生氣了?”


說著,李天佑兩隻小手還忐忑不安,不停的抓著自己的衣角,抓緊又鬆開,反反複複的。


他都不知道要怎麽哄她。


陸雲溪被生生的氣笑了。


到現在還在跟她裝有意思嗎?


“為什麽會突然說到泥石流?”陸雲溪沉聲質問道。


“因為我想提醒溪溪注意安全啊。”李天佑無辜的小聲說道,他生怕聲音大了,會把溪溪惹得更生氣。


那小心翼翼的模樣,真的是將一個不知所措的孩童形象表現得十成十,難怪她都被他給騙了。


太像了!


實在是太逼真了!


想不到一直在演戲的並不僅僅是她,這邊還有一個演技這麽好的人。


她真的是佩服死他了!


陸雲溪心裏升起了一股複雜怒意,驟然殞命的委屈不甘,來到異世的茫然無措,此時全都被無限放大,眼淚不爭氣的冒了出來。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麽就哭了,可她就是控製不住。


“溪溪,別哭、別哭。”李天佑手忙腳亂的給她擦著眼淚,“我、我……”


“你說,為什麽說泥石流?”陸雲溪追問道。


“我……”


“天佑,溪溪……這是怎麽了?溪溪怎麽哭成這樣?”袁玉山快步過來,驚訝的問道。


“溪溪是摔了還是磕了?”袁玉山根本就沒往陸雲溪是被李天佑給欺負哭的方麵去想。


李天佑平時有多在意陸雲溪,那但凡是不傻的都看得出來。


唯一的可能就是在山裏走,陸雲溪不小心磕了碰了什麽的。


“不知道。”李天佑慌亂的搖頭。


“不知道?”袁玉山有點兒發蒙,這還能無緣無故的哭了?


“那剛才怎麽了?發生什麽事兒了?”袁玉山自然是知道陸雲溪不是那種嬌氣的孩子,平日裏挺活潑的,怎麽可能沒有原因的就哭起來呢。


“我跟溪溪說著說著話,溪溪就哭了……”李天佑抽了抽小鼻子,也帶了一點兒哭音。


袁玉山一看,真的是一個頭兩個大,他有帶兵打仗的經驗,但是,沒有帶孩子的經驗啊!


他教天佑跟明磊的時候,那是當徒弟教的,不是在帶孩子。


可是,如今那陸雲溪哭得淚珠子直冒,李天佑也要哭,袁玉山也不能就這麽把兩個小家夥給帶回去。


袁玉山隻能是硬著頭皮問道:“你說什麽了?”


“我跟溪溪是一家人。”李天佑說道。


袁玉山點頭:“然後呢?”


這句話沒問題,陸雲溪肯定不會是為了這個哭的。


“然後就是我讓溪溪小心泥石流。”


袁玉山:“……”


不是,他雖說是個武將,但是,自問自己的學識還是不錯的。


現在誰能告訴他,這兩句話之間的邏輯在哪裏?


為什麽會話題突兀的轉到這麽詭異的方向去?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