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25章 還記得泥石流嗎

第325章還記得泥石流嗎


袁玉山突然的意識到了什麽,雙眼驚愕的瞪大:“齊叔,你的意思是說,陸雲溪從一開始就提前為你找好了借口?”


齊博康沉吟片刻給出了答案:“我不知道。”


袁玉山:“……”


不是,不知道這是個什麽答案?


“我就是覺得很多事情都太巧了。可你要說是巧,事情的發展卻又合情合理。”齊博康琢磨著,“我現在也有些糊塗了。”


袁玉山想了想,說道:“溪溪看到齊叔的字好,說去賣福字賺錢,也挺正常的。”


“嗯。”齊博康點頭,可是他總是感覺有哪裏奇怪,但是,讓他說,他又說不上來。


“你說,要是這一切都是陸雲溪在故意為之,那這孩子……”


“這孩子是怪物嗎?”袁玉山無語的瞅著齊博康,“齊叔,你是不是想太多了?天佑是聰慧,但是,至少他十歲了,而且,有的時候還是咱們想多了。”


“溪溪那邊,說不定也是咱們想多了。”


袁玉山這麽一說,齊博康再想到他跟李天佑幾次試探的談話,好吧,好像有的時候真的是他想多了。


“我這人是習慣了。”齊博康自嘲的一笑,在家裏跟某些人鬥智習慣了,遇到什麽事情都喜歡多想。


想通了的齊博康,也不再糾結那些問題了,他看著袁玉山磨好了墨,提筆揮毫寫下對聯跟福字。


陸家那邊,大人在幹活,小孩子們貼完了福字對聯窗花,就沒他們的事情了。


雖說他們不用讀書,但是,陸明磊還是喜歡教人,自己跑到了隔壁,去教陸明飛陸明躍。


這兩個人也是好學,陸劉氏更希望自己的兒子可以多學點兒東西。


見到陸明磊過來教自己兒子讀書,陸劉氏趕忙的搶下自己兒子手裏的活兒,讓他們去跟著陸明磊讀書了。


家裏活兒她自己就能幹,可不敢耽誤了孩子們的前程。


“天佑哥哥,咱們再去山裏弄點柴火吧。”陸雲溪下午睡飽了之後,也沒有事情做,過年的時候,做的吃食多,柴火可是很費的。


“好。”溪溪的提議,李天佑自然是沒有半點異議。


兩個小家夥跟陸王氏說了一聲之後,去山裏了。


當然了,去山裏的可不僅僅是李天佑陸雲溪他們,還有村裏其他的小孩子。


隻不過,李天佑沒有帶著陸雲溪跟那些小孩子在一起弄柴火。


人多,柴火少不說,還耽誤他跟溪溪獨處。


兩個人慢慢的往人少的地方走,柴火多,還安靜。


“溪溪,你想吃什麽?”李天佑問著,“明天除夕,你有沒有什麽想吃的?”


陸雲溪歪頭想了想:“嗯……奶奶明天要做很多吧。我可能吃不完就飽了。”


她家廚房裏可是堆了不少的東西,大伯還從鎮上弄了年貨來呢。


就她現在的小胃口,一樣吃一點就能吃撐了。


“那溪溪有沒有什麽想要的?”李天佑側首笑問道。


“嗯……”陸雲溪想了想,眼睛一亮快速的說道,“有。”


“什麽?”李天佑趕忙問道。


“我希望啊,咱們一家人都開開心心的,永遠都這麽好。”陸雲溪高興的晃著小胳膊,因為跟李天佑的手牽在一起,李天佑的胳膊也跟著前前後後高高的晃悠著。


李天佑笑彎了眼眸,他的溪溪從來就不是一個貪心的人。


“溪溪。”李天佑叫道。


“嗯?”陸雲溪應著。


“溪溪!”李天佑再叫。


“天佑哥哥?”陸雲溪糊塗了。


“溪溪!”李天佑咧嘴笑了。


“天佑哥哥,你怎麽了?”陸雲溪停下了腳步,這孩子到底怎麽了?


“溪溪,我喜歡你。”李天佑幹脆的說道。


陸雲溪聽完,笑彎了眼眸:“我也喜歡天佑哥哥啊。”


雖然他知道這個喜歡,他跟溪溪說的不是一個意思,但是,他的心髒暖暖脹脹的,隻要能跟溪溪天天在一起,他就開心。


“溪溪喜歡我什麽?”李天佑問出來的話,差點沒讓陸雲溪一腳絆倒。


這孩子……沒事吧?


陸雲溪看了看李天佑,隻看到李天佑天真的看著她,那黑亮亮的眼睛幹淨的一塵不染,單純的讓陸雲溪都有些慚愧。


嗯,天佑還是個小孩子嘛。


跟自己喜歡的妹妹說一些這樣孩子氣的話,很正常啊。


當哥哥的都想保護妹妹,當妹妹的英雄嘛。


就跟她的明磊哥哥似的,有什麽事情就會衝到前頭去,保護她。


“天佑哥哥聰明啊,學東西很快,還那麽善良。”陸雲溪使勁的誇李天佑,當然了,她誇起來可是一點兒都不違心,本來天佑就很好嘛。


“還很敬重長輩,愛護手足。”陸雲溪笑眯眯的說著,“天佑哥哥就很愛護我跟明磊哥哥。”


“嗯。”李天佑聽完了,點了點頭,“還有呢?”


“天佑哥哥特別特別的好啊,特別的溫柔。”陸雲溪繼續誇。


李天佑唇角上演:“還有呢?”


“天佑哥哥是個厲害的哥哥呢,就連村裏的小孩子都聽天佑哥哥的。”


李天佑笑意加深:“還有呢?”


陸雲溪:“……”


小朋友,不要得寸進尺好不好?


李天佑見到陸雲溪不再繼續往下誇,抿了抿唇,伸手點了點自己的臉頰,說道:“溪溪,你看我長得這麽好看,為什麽不誇呢?”


陸雲溪徹底的無語了。


自戀成這樣真的好嗎?


“溪溪長得這麽好看,我要是長得不好看,會給溪溪丟臉的。”李天佑單純的雙眼,認真的瞅著陸雲溪,說出來的話語,卻讓陸雲溪心酸,“我要努力,變成最好的,才可以跟溪溪是一家人。”


“天佑哥哥什麽樣子,我都喜歡,咱們都是一家人,我最喜歡天佑哥哥了。”陸雲溪一把抱住了李天佑的胳膊,給予這孩子肯定的認同。


這孩子是不是因為李大壯他們幾年的蹉跎,有些自卑,沒安全感?


“溪溪,我想問你……”李天佑低頭,雙目灼亮的仿佛可以看透人心。


這嚴肅的模樣弄得陸雲溪跟著心裏一緊,情不自禁的收起了笑容,問道:“天佑哥哥,什麽?”


李天佑低聲問道:“你還記得泥石流嗎?”


陸雲溪雙眼陡然的瞪大,腦中好似有驚雷在炸響。


疾風驟雨,還有那轟隆隆滑下的泥石流,交織成了她前世最後的時刻。


她又怎麽會忘記?


還有……泥石流最後的時候,她隱隱約約的聽到了一個聲音,那、那個人……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