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24章 不會無的放矢

第324章不會無的放矢


“打架這種事情啊,也不能衝動的,要看清楚了。明擺著吃虧的事情,就不要往上衝,回家來找奶奶。聽到沒有?”陸王氏認真的教育著陸明磊。


自家孩子不會無緣無故的惹禍,陸王氏這才有底氣這麽教他們。


“嗯!知道了。”陸明磊乖乖的點頭聽話。


“這才乖。”陸王氏放心了,自家的孩子肯定是不能讓他們吃虧的。


李天佑默默的看著陸王氏,然後轉頭,看了一眼陸雲溪,他突然覺得這場相逢真的是命中注定的。


溪溪的性子,真的跟奶奶……很像啊。


“好了,你們去玩吧。”陸王氏笑著拍了拍陸明磊的頭,明天就除夕了,她手邊還一堆的事兒要幹呢。


“奶奶,窗花我們還沒貼呢。”陸明磊趕忙說道。


“行,你們去貼窗花,小心著點兒啊。”陸王氏笑著叮囑了一聲,就各忙各的去了。


他們是忙去了,李田氏那邊都要氣瘋了:“哎呦……你輕著點兒。”


“上藥哪有不疼的,你別亂動!”李大壯竟然在家,剛才外麵吵成那樣,他愣是憋在屋裏沒有出去。


“陸家真是太不要臉了,一家子都是無賴,就知道打人!”李田氏真的是快憋屈死了。


今天她還想出口惡氣的,沒成想反倒是挨了一頓揍。


“你也是,剛才怎麽不出去幫我?”李田氏沒好氣的質問道。


“我怎麽出去?”李大壯皺眉,“你們女人打架,我一個男人怎麽幫忙?”


“你怪到我頭上有什麽用?林李氏不是說,保證可以讓陸家沒臉嗎?最後弄個你們沒臉,明天就過年了,你就頂著這一臉的青紫過年回娘家?”


“不然能怎麽辦?”李田氏提到這個心裏就冒火,這臉上的傷是兩三天能好的嗎?


“李天佑那個白眼狼,真是一點良心都沒有。”李田氏把過錯全都推到李天佑身上,氣呼呼的罵著,“你說說,咱們把他養到這麽大,他但凡有點心、是個人,就知道應該給咱們拿回來點兒東西。”


“好家夥的,什麽好東西都往陸家送,咱們家別說是肉了,連個肉沫都沒看到他拎回來。”


她肯答應跟林李氏合作,除了是為了氣陸家,更多的是想讓李天佑看看,別以為會打獵就了不起了。


他們家門口還能貼上秀才老爺寫的對聯跟福字呢,陸家行嗎?


本來,她想出口惡氣的,沒成想最後,氣沒出,反倒生了一肚子的氣,外加得了一頓打。


“你說,這秀才老爺的字被人說得一文不值,秀才老爺真的會高興嗎?”李大壯看似自言自語的問了一句。


“怎麽可能高興?”李田氏白了李大壯一眼,“你傻啊,那可是秀才老爺,那是讀書人,那是要……誒?要是秀才老爺知道了……”


李田氏驚喜的看著李大壯,問道:“不如,咱們去鎮上,把這事兒告訴秀才老爺。”


“咱們兩個去有什麽用?是你認識秀才還是我認識?”李大壯沒好氣的說道。


“那……”李田氏也犯了難。


“你不會去找林李氏?這對聯福字可是林繡娘找來的。”李大壯都快要被李田氏這笨勁兒給氣死了,隻能是明說。


“對啊!”李田氏噌的一下站了起來,隨後,她心思一轉,目光落在了李大壯身上,“當家的,你跟我一起去。”


“我跟你去幹什麽?你跟林李氏說話,都是女人,我一個男人過去不方便。”李大壯搖頭。


“那咱們就等著林田晚上從外麵回來,再過去好了。”李田氏說著又坐了回去。


她現在可是學聰明了。


李大壯以前總是縮在後麵,有什麽事情都讓她去鬧,他當好人。


如今啊,她也不那麽傻了。


“明天就除夕了,你還等什麽?”李大壯氣惱的質問起來。


“反正都快過年了,也不差這會兒功夫。”李田氏可是打定了主意,就是不鬆口。


李大壯兩口子怎麽鬧,齊博康不管,他溜溜達達的回了袁玉山的家裏。


“齊叔,一會兒你想吃什麽?”袁玉山問道。


作坊歇了,陸學誠他們也搬回去住了。


本來陸王氏說要給他們送飯的,袁玉山直接拒絕了,表示這幾天他們在家裏自己弄點兒吃的。


實則是袁玉山讓自己的人繞開村裏人,去酒樓買好了飯菜,他們直接吃。


“隨便。”齊博康隨意的說道。


“那行,我就看著讓他們買了。”袁玉山說完,去讓他的人買東西。


“齊叔,紅紙我準備好了。”袁玉山回屋之後,笑著說道,“我給你磨墨?”


“嗯。”齊博康點了點頭。


袁玉山一聽,趕忙激動的跑去書房,給齊博康磨墨:“齊叔,想不到我在這邊過年的時候大門上還能貼上你的墨寶。”


這在京城,齊博康的字可是千金難求。


“我要是不給你寫對聯,才奇怪。”齊博康說道。


袁玉山笑了:“可不,咱們兩家關係這麽好,齊叔給陸家寫的時候,捎帶著就給我寫了。”


“這回我可是沾光了。”袁玉山心裏打算著,這次對聯貼完了之後,他一定要小心的保存起來,然後帶回京城去。


這可是齊博康的墨寶,平日裏,哪有機會拿到。


“我寫的福字兩文錢一張,對聯六文錢。”齊博康拿起桌上的毛筆看了看,漫不經心的說道。


“啥?”袁玉山手一抖,要不是他定力足,墨汁早就濺到桌上了。


“兩文錢?”袁玉山驚得聲音都變了調兒,“誰給開的價?”


“溪溪。”提到這個,齊博康笑了起來,“溪溪出的主意,覺得我的字好看,要是趁著年前,去賣福字對聯,肯定能大賺一筆。”


袁玉山:“……”


多少人捧著重金都求不來的字,賣兩文,嗬嗬……能被活活打死的好嗎?


“不過,溪溪看到我身體不好,就打消了這個念頭。”齊博康的話,讓袁玉山笑了起來,“那丫頭是古靈精怪的,但也是個孝順體貼人的。”


“這是一方麵,另外一方麵……”齊博康眸中精光一閃,說道,“後來發生了一點兒事情。”


他將陸家門口發生的事情跟袁玉山說完了之後,這才說道:“正好我都不用找理由,直接用身體不好給推了。”


“倒是巧了……齊叔,你什麽意思?”袁玉山下意識的稱讚完,立馬意識到,齊博康絕對不會這樣的無的放矢。


特意的提出來,肯定是別有深意。


“你也覺得很巧吧。”齊博康若有所思的笑道。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