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67章 不會如此斤斤計較

第267章不會如此斤斤計較


齊博康送了午飯到了袁玉山家裏,袁玉山一邊吃飯的時候,一邊跟陸明磊說著他剛才習武時候的一些小問題。


明磊這孩子要是不跟天佑比的話,那天賦絕對是很好的。


關鍵是,有這麽好的天賦,明磊還無比的認真,就這努力勁兒,也讓袁玉山喜歡多教他一些。


等到陸明磊吃完了飯之後,齊博康讓他先回家午睡去,他跟袁玉山喝酒自然就吃的慢了一些。


“陸家那邊鬧起來了。”袁玉山道。


他是在這邊教著明磊,但是,天佑離開的時候,是跟他打了招呼的。


“嗯。”齊博康點頭,“這事啊……還真是有意思。”


齊博康將事情經過給袁玉山說了一下。


袁玉山微微點頭:“這事情還真的有點兒意思,他們竟然知道用計謀了,真是……”


“我說的不是他們。”齊博康的一句話,讓袁玉山瞪大了眼睛,“齊叔,你說的不是李田氏嗎?”


“李田氏的那種挑撥,太粗糙了。”齊博康根本就看不上,更不會浪費口舌,說李田氏辦的事情有意思。


“你沒發現,這裏真正有意思的人是溪溪跟天佑嗎?”齊博康問道。


“溪溪那孩子確實是聰明,敢跟著劉陳氏去鎮上,還成功的讓劉陳氏損失了一兩銀子……”


齊博康緩緩搖頭:“我以前也沒太注意,但是,剛剛我仔細的想了一下。溪溪這孩子,每次的話都不多,看似小孩子直率開口,可是,每次的話都說到了點子上。甚至……”


“甚至什麽?”袁玉山急忙追問。


“甚至,有的時候,正是因為她說了一些話,才會讓事情繼續發展下去。那個發展的方向,完全是對陸家有利的。”齊博康說完,袁玉山的下巴差點沒驚訝的砸地上。


“不、不是,齊叔,那個陸雲溪才多大!”袁玉山完全沒法相信,一個五歲的孩子能做到這個地步。


“所以,我現在隻是懷疑。”齊博康想不通,一個五歲的小孩子,怎麽接話就接的這麽好呢?


“她要是真的是有意識的,就有點兒太嚇人了……”袁玉山吞了吞口水,幹巴巴的說著,“早慧成這樣……難不成是仙童轉世?”


齊博康白了袁玉山一眼:“我還不能確定是不是我想的這樣,也許隻是湊巧。”


當然,他可以以後找機會試一試陸雲溪。


“真正早慧的人,現在可以肯定是天佑。”齊博康的話,讓剛鬆了一口氣的袁玉山又驚訝起來,“天佑?”


“天佑是天賦很好,早慧的話……也很平常吧。”袁玉山皺眉思考了半天,這才說道。


“你都不知道陸家發生了什麽事情,陸學理都不知道,偏偏讓天佑知道了消息,你覺得這正常嗎?”齊博康問著袁玉山。


袁玉山這才眼睛瞪大的驚愕問道:“齊叔,你的意思是說有人特意來給天佑送信?”


“嗯。”齊博康點頭說道,“而且,剛才劉陳氏打上陸家之後,她村子的村正帶著人氣勢洶洶的趕過來,為劉陳氏撐腰。”


“你知道為什麽嗎?”齊博康問道。


袁玉山傻傻的搖頭,他都沒打聽那邊的消息,更沒有在現場,他怎麽可能會知道?


“因為,有這個村子裏的小孩子,跑到村子外麵興奮的‘聊天’,說劉陳氏就該打,打得好!”


“這些話,‘碰巧’讓劉陳氏村裏的人聽到了,回去告訴了劉陳氏的兒子劉貴兒。劉貴兒就告訴了他們村的村正,他們村的村正跑來,問了那幾個小孩子,才知道劉陳氏在這邊被‘欺負’。”


“而帶頭去鬧的小孩子,正是,劉陳氏剛剛跑到陸家大門口開始罵人的時候,天佑湊過去,打聽情況,問問為什麽會有這麽人跟著過來看熱鬧的那個小孩子。”


齊博康的一番話說完,袁玉山算是徹底的聽明白了:“齊叔,你的意思是說,是天佑讓那些小孩子把這個劉陳氏被‘欺負’的消息告訴給她村裏人知道的?”


“嗯。”齊博康點頭。


這不是明擺著的事嗎?


“可是,天佑這麽做,是為了什麽?”袁玉山想著剛才齊博康跟他說的事情經過,“天佑在報複上次劉陳氏撿了他銀子不承認的事情?”


“恐怕沒這麽簡單。”齊博康搖頭,“二錢銀子,不至於讓天佑記恨到,需要把劉陳氏名聲弄臭成這樣。”


在他這麽長時間觀察來看,天佑是個有胸襟大氣的人,不會如此斤斤計較。


“我下午有機會的話,問問天佑好了。”齊博康的話,讓袁玉山忍不住笑了起來,“齊叔,要是真按你說的那樣,天佑如此早慧,你問了,他會說?”


袁玉山的哈哈笑聲在齊博康的平靜目光注視下是越來越小,直至最後消失。


弄得他尷尬的撓了撓頭,齊叔看他的眼神怎麽跟看一個傻子似的。


“以後少喝點兒酒。”齊博康起身說道。


“哦。”袁玉山趕忙的應著,見到齊博康要走了,這才問了一句,“為什麽?”


他可是武將,什麽時候離得開這杯中之物?


“容易變笨。”齊博康連頭都沒回的給了袁玉山狠狠一刀。


袁玉山捂著心口,踉蹌後退。


齊叔這話說的也太狠了吧?


剛才他的感覺真的沒錯,齊叔就是嫌他笨。


齊博康慢悠悠的回陸家,腦子裏在琢磨著天佑的事情。


天佑要是真的那麽早慧可真是太好了,如今,戰亂不過才剛剛平息幾年,其實,各處隱患還有不少。


老爺在家裏,每天都是耗盡心血,若是天佑真得如此聰慧,回去之後,也是老爺的一大助力。


齊博康身在這小小的村子,可是,心一直都留在家裏,時時憂心。


若不是培養天佑的責任實在重大,他也不會離開家來這邊。


天佑,就是希望。


他現在唯一的願望,就是他們都沒有押錯。


齊博康想著事情,中午的時候,也沒有那個心思入睡。


等到三個小家夥午睡醒來,他一如往日的教給他們東西。


隻不過,因為作坊那邊有事,學完了之後,陸雲溪過去那邊看情況了。


“齊爺爺,還有事情嗎?”李天佑有點兒不太開心的問著,他明明是想跟著溪溪一起去作坊那邊的。


如今讓溪溪自己過去,他是真的不放心。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