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58章 誰說是為了那事

第258章誰說是為了那事


平時他們也就是聽著,看陸劉氏的笑話,可是,現在不一樣啊。


他們跑來救陸劉氏,然後,陸劉氏幹了那樣的混賬事,他們救這麽個玩意兒……真的是丟人啊!


“你說是就是啊?”劉貴兒自然是感覺出來自己村裏人的情緒不太對勁,趕忙的喊了起來,“那都是你們的人說的。”


“要是真的話,你們當時為什麽不來找我們村正?少在這裏往我娘身上潑髒水,都是你們村裏的人,可不是你們想怎麽說就怎麽說嘛。”


“村正,你可別聽他們的。他們就是欺負咱們村裏的人,咱們村裏又不是沒人,可不能被他們欺負了。”劉貴兒不停的鼓動著牛安。


牛安沉著臉沒有說話。


劉貴兒一看,心裏急得要死:“村正,要是他們說什麽咱們就是什麽的話,外麵的人還以為咱們怕了他們呢。”


牛安目光暗沉,沉默了一會兒,這才開口:“王興業,當初要是真的劉陳氏做了那樣的事情,你就該帶著她去找我,或者是找人叫我過來。”


“現在事情都給過去這麽久了,誰能說得清楚當時的情況?”牛安冷哼著,“不管怎麽說,這也不是你們欺負劉陳氏的理由。”


王興業聽完,直接被氣笑了,他老到耷拉下來的眼皮往上一掀,嗤笑道:“牛安,你這是耍無賴啊。”


“王興業,這話可不好這麽說。當時的事情誰說的清楚,都是你村裏的人在。你那個時候要是把我叫來的話,到底是誰對誰錯,我也能看個清楚。現在嘛……真是不好說。”牛安這就是耍無賴,不過,他也不在意。


因為,要是承認了,丟人的可就是他了。


他帶著人氣勢洶洶的衝到這裏來給劉陳氏出頭,最後變成了劉陳氏理虧,那帶著人過來的他算什麽?


這個臉啊,他丟不起!


“不管怎麽說,我都是村正,我肯定不會允許外村人欺負我村裏的人。”牛安這麽一說,跟著他來的他村子裏的人情緒全都變了。


挺胸抬頭的,硬氣極了。


有這麽一個維護他們的村正,他們怎麽可能不得意?


今天是為劉陳氏出頭,萬一哪天他們有事了,村正肯定也會為他們出頭的。


牛安這幾句話的工夫,就將剛才那些聽說過劉陳氏撿了人家孩子銀子不承認,而心思動搖的村民們再次的心穩了起來。


感受到自己村裏人態度的轉變,牛安心裏升起一股傲氣。


看看,他就是這麽的有本事,能讓心不齊的村裏人,馬上堅定的一致對外。


王興業嗬嗬一笑,問道:“誰跟你說,今天他們打劉陳氏是為了她撿了銀子死不承認的事兒?”


剛剛占了上風的牛安一個晃蕩,心中的那股傲氣,直接就這麽泄了。


啥?


不是那件事情?


王興業看著眼睛瞪得比牛眼還大的牛安,譏笑起來:“這次是劉陳氏跑到我們村子裏來鬧事……”


“你說鬧事就鬧事啊?”劉貴兒底氣十足的質問起來,他們村的村正可在這兒呢,他不怕王興業,“你們想把髒水往我娘身上潑,你們是欺負我們村裏沒人嗎?”


劉貴兒的話可是讓他村裏的人群情激憤起來。


什麽?


欺負他們村裏的人,當他們都是好惹的?


他們要是不教訓教訓這些人,真的以為他們……


“……是想拐賣我們村裏的小孩。”王興業這話一說,讓那些擼胳膊挽袖子想要衝上來打一架的人全都愣住了。


什麽?


拐賣人家村裏的小孩子?


那些人全都不可思議的看向了劉陳氏,這丫的要是有人敢拐賣他們家的小孩,別說是打了,就是被活活打死都不冤!


王興業看著瞠目結舌的牛安,直接的擠兌起來:“牛安,有人拐賣你村裏的小孩子,你們村裏怎麽處置?”


“把那個人客客氣氣的供起來,燒幾炷高香,感謝她拐賣你們村的小孩子?”


牛安的臉啊,就被人給狠狠的扇了一巴掌似的,那叫一個疼。


丟人!


實在是太丟人了!


劉陳氏一見到牛安變臉,她飛快的大喊起來:“村正,你別聽他胡說八道。我沒做過!”


“你敢說你沒帶著我孫女離開村子?”陸王氏更快的反問起來。


“我是帶著她去鎮上了,我沒要拐賣她!”劉陳氏可是知道,這事情一定要說清楚的,不然的話,她可真的麻煩了。


“你跟我家關係又不好,前腳因為你撿了我孫子的銀子,村正不讓你來我們村子了,後腳你這邊把我孫女帶走,不是拐賣是什麽?”陸王氏步步緊逼的質問著,而且還有理有據的,邏輯沒有一點兒問題。


怎麽聽都是劉陳氏要報複陸家。


“我是帶著她去鎮上買東西!”劉陳氏快速的解釋起來,反正那拐賣孩子的罪名可不能落在她的頭上。


“你帶著我孫女去買東西?真是好笑了。”陸王氏不信的冷笑起來,“你這麽大的人,買什麽東西不能自己去買,非要帶著我孫女去?你就是要拐賣我孫女!”


陸王氏這肯定的說法逼得劉陳氏不得不咬牙說道:“我是買東西給你的,我哪兒知道你喜歡什麽,這才帶著她去的。”


“呦,你給我買東西?這天上是要掉銀子了嗎?你怎麽突然這麽好心了?”陸王氏嗤笑的問道。


“看你這話說的,咱們是親家,我給你買點兒東西不是應該的嗎?”劉陳氏強擠出一抹僵硬的笑容來,想讓自己的說法合理一些。


“哎呦呦……你給我買東西?自從你閨女嫁到我們陸家了之後,陪嫁沒有,我就不說什麽了。你哪次來不是空著兩個爪子,走的時候,捎帶著東西回家?”陸王氏冷冷譏笑。


“就你還給我買東西?你別從我家裏拿東西就不錯了。”


“看到沒?就因為你這麽愛占便宜,你閨女啊,都跟我們分家了。就這,你還一次次的跑過來,找你閨女要錢。”


“好家夥,自己的孫子想要讀書,你自己不出錢,跑到出了嫁的閨女家要錢,我是真沒聽說過。”


“牛安,你別跟我說,你不知道劉陳氏的孫子在讀書。”陸王氏說著看向了牛安。


牛安的臉一下子就黑了。


他當然知道!


就劉陳氏整天的在村裏嚷嚷,她孫子多厲害,那先生多看好她孫子,她孫子以後是要中狀元當大官的,誰能不知道?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