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52章 虛心認錯

第252章虛心認錯


“娘,您的意思是說,劉陳氏會回家拿銀子,是溪溪哄她去的?”陸學理說完之後,不可思議的看向了乖乖坐著的陸雲溪。


陸雲溪見到他看過去,立刻對著他展露出來一個乖巧又可愛的大大笑容。


這笑容笑得陸學理心裏不是個滋味。


這情況,不太對勁啊。


“不然呢?”陸王氏得意的笑著,揉了揉自己乖寶的小腦袋,“看看,那個劉陳氏還沒有去鎮上,就被溪溪給忽悠成這樣了。就她還想欺負溪溪?哼,做夢吧。”


陸學理不敢相信的盯著陸雲溪:“娘,溪溪這麽聰明?”


“哎呦!”


陸學理捂著自己的後腦勺委屈的瞅著自己娘,他到底是不是親生的?


他娘怎麽說打就打啊?


“看什麽看?溪溪要不聰明,你會來村裏買房子?”陸王氏惡狠狠的瞪了一眼,她打人啊,都是打的有道理的。


陸學理滿肚子的委屈,被他娘這麽一懟,嘶嘶的……全都漏沒了。


他娘說的,還、還真的挺有道理的。


“娘,還是您厲害,看的明白。”陸學理對著陸王氏挑起了大拇指。


“那是當然!”陸王氏哼了一聲,理所當然的說道。


陸雲溪在一旁看著,看著自己這麽可愛的奶奶跟大伯,忍不住捂著小嘴偷偷的笑了起來。


見到陸雲溪笑得小肩膀直抖,李天佑趕忙的輕輕的拍著她的後背,給她順氣,生怕她笑狠了,再笑到咳嗽起來。


看著這兩個小家夥那麽友愛,陸王氏是滿眼的欣慰。


算了,自己兒子這輩兒蠢點兒就蠢點兒吧,孫兒那輩兒還是有希望的。


渾然不知自己已經被放棄的陸學理感歎一聲說道:“咱家溪溪真是聰明。天佑也厲害,從村裏人嘴裏聽到劉陳氏帶著溪溪去鎮上了,趕忙就去告訴我了。”


“他啊,想的真是周到,生怕是告訴了您,您擔心。”


“可不,溪溪天佑都是聰明的。”陸王氏欣慰的看著那兩個可愛的小家夥,然後,瞅了一眼陸學理,隨即撇開了目光。


看完兩個小家夥,她再看陸學理,真的是看著頭痛,哪兒哪兒都不順眼。


嗯……當初她怎麽會覺得這個大兒子聰明的?


陸王氏想不通,陸學理也想不明白,為什麽他娘看他的眼神這麽的……算了,他不想仔細琢磨,鬱悶。


“奶奶,這是糖。”陸雲溪見到他們想說的都說完了,這才開口,將小背簍扯了過來,“一兩銀子的糖呢。”


“呦,這麽多啊。”陸王氏驚喜的笑了起來,“等著,中午奶奶給你燒肉吃。”


“誒!”陸雲溪開心的重重點頭,燒肉裏麵不放點兒糖的話,總是差點兒滋味。


家裏雖說有糖,但是,她是絕對不會嫌棄家裏糖多的。


“娘這是劉陳氏買的。”陸學理解釋了一句。


“我當然知道。”陸王氏瞅了自己兒子一眼,到底是從什麽時候開始,自己兒子變得這麽傻了?


“不是她買的,溪溪也得有這麽多銀子啊。”


這麽明顯的事情還需要告訴她嗎?


陸學理鬱悶的按了按自己的額頭:“娘,我的意思是說,回頭劉陳氏鬧來了可怎麽辦?”


“鬧來?我就等著她來鬧呢!”陸王氏氣憤的罵道,“把我的溪溪帶到鎮上去,還挑撥你跟你老丈人的關係,我還沒找她呢,她找來正好!”


陸學理傻眼:“娘,您剛才不是不擔心嗎?”


“不擔心跟不生氣是一回事嗎?”陸王氏鄙夷的瞪了他一眼說道,“劉陳氏敢鬧這幺蛾子,我就讓她知道知道,什麽叫沒臉!”


“真當咱們陸家人好欺負呢?”陸王氏哼道。


“對!”陸雲溪也捏著小拳頭,義憤填膺的讚同附和。


陸學理:“……”


他娘一直都不好欺負,如今,好像又多了溪溪這麽一個小幫手。


陸學理瞅了瞅自己彪悍的娘跟如今正在成長中的陸雲溪,然後,又瞧了瞧,正看著陸雲溪笑得一臉溫柔的李天佑……嗯,他們陸家好像真的有些陰盛陽衰啊。


“溪溪,你跟天佑在屋裏玩啊,奶奶去做飯了,一會兒咱們吃肉肉,好不好?”陸王氏笑眯眯的問著。


“好!”陸雲溪大聲的應著,“吃肉肉嘍!”


“乖。”陸王氏摸了摸自己乖寶那毛茸茸的小腦袋,然後一轉頭,對上陸學理的時候,那臉上的笑容,瞬間不翼而飛,“你跟我過來。”


“誒。”陸學理怏怏的摸了摸鼻子,趕忙跟在自己娘身後走了出去。


出了屋,進了廚房,陸王氏看著聽到動靜過來要跟著做飯的陸張氏說道:“你別管了,今天你大哥跟著燒火。”


“誒。”陸張氏相當聽話的應了一聲,轉身離開了。


“哈哈……三弟妹把菜都收拾好了,做飯省事了。”進了廚房,陸學理尷尬的打著哈哈說道。


因為不弄出點兒動靜來,他總覺得氣氛哪裏怪怪的。


“你說說你,這麽大的人了,一點兒都不注意著情況呢?”廚房裏沒別人了,就他們娘倆,陸王氏可是沒客氣的數落起來。


“你現在在村子裏忙著那些事情,怎麽連村裏發生什麽都不注意?”陸王氏這話說得陸學理可是相當的羞愧。


他娘說的是真的沒錯。


這事情要不是天佑跑來告訴他的話,他是真不知道劉陳氏能跑到鎮上去鬧那麽一出。


“別的我是不清楚,我也不知道你是怎麽做買賣的。但是啊,我過日子就是有這麽點兒經驗,什麽事情都要打聽清楚了。”


“消息打聽清楚了,就知道哪家的菜好、糧食好。哪兩家是不是不對付,能不能趁機買點兒便宜的東西……”


陸學理聽得是連連點頭,他真的對自己娘是佩服的不行。


別看他娘說的都是過日子的小瑣碎事,但是,這都是經驗啊。


就跟他做生意似的,哪家貨好,誰的人脈廣,可不就跟他娘說的這些是共通的。


還有,打聽清楚外麵發生了什麽事情,就像劉陳氏這樣的,為了自己能有好處去鬧一通,要是生意夥伴,或者是生意對手,給他使絆子,他總要提前防備。


這些都是要注意的。


“娘,我知道了。”陸學理點頭,虛心認錯。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