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15章 玩的漂亮

第215章玩的漂亮


“誒,娘,我知道了。”陸劉氏趕忙的應了一聲,這才進院子,快速的去做飯。


“娘,你笑什麽?”陸明躍去廚房幫著燒火,好奇的看著自己娘一邊做飯一邊笑。


做飯有什麽可笑的?


他想不明白。


“咱家要有好事嘍。”陸劉氏美滋滋的說著。


“什麽好事啊?”陸明躍快速的追問起來。


“大伯買房子,應該讓爹去幫忙吧。”陸明飛抱了柴火進來,順嘴說了一句。


修房子總是需要人的。


“真的?”陸明躍驚喜的轉頭看著自己哥哥,“要是那樣的話,是不是爹就不用去外麵做工了?不用走那麽遠的路了?”


陸劉氏看了看自己的大兒子,然後伸手,輕輕的一點自己活潑小兒子的額頭,說道:“應該是吧。”


“行了,不管是不是,等你爹回來,過去之後就知道了。”陸劉氏笑著說了一句,快速的做飯,等自己男人回來之後就知道了。


陸王氏那邊吃完了飯,李天佑帶著陸雲溪去外麵溜達溜達,陸明磊繼續去教陸明飛陸明躍兩兄弟。


陸家有事情要談,齊博康也出門轉悠去了。


齊博康才出門,陸學誠也吃完了晚飯,過來了:“娘,大哥。”


“坐吧。”陸王氏說了一句,陸張氏給陸學誠倒了杯水之後,就出去廚房收拾去了,屋裏就剩下陸王氏他們娘仨,陸王氏也沒有繞彎子,直說了,“咱們家弄個作坊,你以後就別去外麵做工了,在作坊裏做,到時給你開工錢。”


陸學誠聽完之後,一擺手:“給自家幫忙,還拿什麽工錢?”


“怎麽不拿?親兄弟還明算賬呢。更別說你們都成家了,各自的小家都要養著,這賬就要算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陸王氏強勢的說道。


“你們私下來互相送東西什麽的,那是你們的兄弟情分,在作坊裏做事,那就要算清楚,一點都不能馬虎。”


別看陸學理陸學誠都是當爹的人了,但是陸王氏訓起他們來,他們那還是跟以前一樣的老實聽著:“學誠,不要以為這是家裏的作坊,做事就能馬虎,我告訴你,你做的不好,你大哥該說就說,讓你卷鋪蓋走人,就讓你卷鋪蓋走人。”


“這事啊,我是做主了!”陸王氏盯著自己的兩個兒子說道,“學理要是不給你錢,我教訓他;學誠你要是不好好幹的話,我教訓你!”


“娘,我肯定好好幹。”陸學誠趕忙的應著。


“娘,看您說的,我能不給學誠錢嘛。”陸學理笑了起來。


“行了,具體做什麽事情,你們哥倆談吧。”陸王氏將規矩說完了,剩下的事情,就讓他們自己弄了。


她年紀這麽大了,才不摻和呢。


陸家這邊在商量著作坊的事情,齊博康則是在村子裏見到了袁玉山,問著最近天佑的習武情況。


袁玉山自然是一通的誇,他真的是沒見過天賦這麽好,領悟力這麽強的。


“其實,明磊也不錯。”袁玉山笑著說道,“要不是有天佑對比著,明磊是相當的不錯。”


齊博康聽完,忍不住笑了起來:“明磊這孩子真是……也不知道該說他幸運還是不幸。”


“幸運的是他生在陸家,有陸王氏這麽睿智的奶奶,不幸的是,他妹妹啊,還有天佑,都是難得一見的天才。天賦挺好的一個孩子,愣是被比下去了。”


“齊叔,你也不能這麽說。”袁玉山可是不讚同的擺手,“明磊是不如溪溪跟天佑,但是,這孩子有毅力有恒心,還不善妒。”


“習武之人注重的就是一個心性鍛煉,明磊肯吃苦又上進,更不會因為別人比他天賦好,他就泄氣就抱怨,反倒會更加的努力。”


袁玉山現在是越來越喜歡明磊這小子了,習武要的就是毅力。


明磊在這點上可是做得很好。


“以後,你教他們的時候注意點兒,留點兒精力給我,我晚上要教天佑一些其他的東西。”齊博康這話一出口,袁玉山的身子忍不住前傾,驚問道,“齊叔,你是想教天佑……”


“嗯。”齊博康點頭。


天佑那樣的身份,自然是不能隻學一般讀書人學的東西,他要學的,自然是要匹配他這個身份的東西。


“這麽早?”袁玉山驚愕的問道。


他知道,天佑肯定有一天會學的,問題是,這天佑才開蒙多久,齊叔就教給他這些,是不是有點兒太早了?


“怎麽?你覺得早了?”齊博康將袁玉山的驚詫全都看在了眼裏,好笑的問道。


袁玉山直白的點頭:“早了。”


“不早嘍。”齊博康哈哈一笑,捋了捋胡子,“你可知道,為什麽林李氏剛才去打李田氏?”


“因為她想明白了?”袁玉山自然也是知道晚飯前發生的事情,他是沒有往前湊,但是天佑那邊鬧出這麽大的動靜,他肯定是要趕過去看看的。


沒事就算了,要是有事,他肯定要護住天佑跟齊博康的。


“林李氏要是能自己想明白,又怎麽會在白天被李田氏利用?”齊博康笑道,“這消息啊,是林田告訴林李氏的。”


“林田?”袁玉山想了想說道,“林田不是去外麵做工了嗎?”


“林田這麽聰明?知道了消息,就猜出來是林李氏被李田氏給算計了?”袁玉山想不明白了,他看林田也不像是這麽聰明的人,怎麽就一眼看穿了李田氏的把戲?


“林田當然沒有這麽聰明,而是林田無意之中聽到了一些話,恰到好處的引起了他的懷疑,又引導他想明白。”


齊博康的話讓袁玉山心裏一突,他知道齊博康手裏是有人在暗處的,能知道林田那邊發生了什麽,他一點兒都不意外。


讓他意外的是,齊博康在這個時候說出來,這前後話一聯係……


袁玉山吞了吞口水問道:“齊叔,那些引起林田懷疑的事情……該不會是天佑做的吧?”


齊博康笑得是意味深長:“我以前可沒想過天佑這麽聰明,這一手玩得漂亮。”


袁玉山撇了撇嘴,這是真漂亮。


讓林田回家去跟林李氏說出事情真相,林李氏一想,可不就是這麽回事嘛。然後,林李氏去找李田氏算賬,兩家打起來。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