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9章 以後盯著她

第19章 以後盯著她


他是知道,農家生活不易,多一個人,負擔會重很多。


“老先生,你這就看不起我了。”陸王氏手一擺,強勢的說道,“我陸家什麽都缺,就是不缺多添一副筷子的本事。你啊,就安安心心的在這裏住下。”


“正好,你看我家裏人忙來忙去的,缺個看家的人,你來了,真是解決我大問題了。”


老人聽完,忍不住笑了起來,點頭道:“如此,那我就打擾老嫂子了。”


“打擾什麽打擾,以後都是一家人了,咱可不說兩家話!”陸王氏爽快的笑道。


“老爺爺,我會采蘑菇的。我采了很多很多蘑菇,晚上咱們吃蘑菇!”陸雲溪晃著小胳膊,顯示她有多能幹。


“好好,晚上咱們吃蘑菇啊。”陸王氏愛憐的揉了揉陸雲溪毛茸茸的小腦袋,滿眼的慈愛都要溢出眼眶了。


這邊陸王氏跟老先生說了幾句,讓他安心在這裏住下,同時也知道了老先生姓齊,以前讀過幾年書,認得字的。


晚上吃飯的時候,因為齊老先生腿上不方便,陸王氏讓陸張氏將晚飯端進屋裏給他,等吃完了再收拾。


陸家是陸王氏一言堂,就算是陸劉氏心裏不滿,也不敢再多說什麽。


除了陸劉氏之外,其他的人還是跟往常一樣沒有什麽不同。


反倒是李家那邊,愁雲慘淡,李田氏捧著飯碗唉聲歎氣,歎得李大壯煩躁的想摔碗:“你歎什麽歎?我還沒死呢!”


“糧食啊,咱們家的糧食啊,就這麽白白的被訛走了……”一提到糧食,李田氏這心啊,就跟刀挖似的疼,“十多斤糧食啊……你怎麽就舍得?”


李大壯也心疼的臉直抽抽,隻是嘴上不肯承認罷了:“不過就是點兒糧食,算得了什麽?陸家那臭娘們留下這麽一個人,以後他們家可有‘好’日子過。”


李田氏一聽,咬牙恨聲附和道:“沒錯,十幾斤的糧食才能吃多久?等以後,他們家就要餓著肚子供著那個祖宗。”


“我就盯著他們,我倒要看看,陸王氏能不能做到對那個老家夥好。老家夥要是餓到了,看我不罵死陸王氏那個老潑婦!”李田氏越想越是高興。


十幾斤糧食而已,他們是心疼,但是,跟陸家比不了。


養那個老頭,怎麽也得養幾年了。


她以後啊,隻等著看笑話就成了。


“誒,當家的,你說……這家家日子過的都這麽苦,那老潑婦幹什麽非要收留那個老頭?是不是因為……守寡年頭太多了,看到個老頭……嗯,就走不動路了?”李田氏對著李大壯擠眉弄眼的壞笑起來。


“誰知道呢,咱們總不能去扒他們家窗戶看吧。”李大壯嘴裏這麽說著,但是露出來的笑容,分明就是讚同李田氏的說法。


“行了,不管他們了,吃飯吃飯。”跟著李田氏罵了陸家一通,李大壯的心情好多了,給自己的小兒子夾了幾筷子菜,“趕快吃。”


至於他那個沒有出來吃飯的大兒子,早就被李大壯忘到脖子後麵去了。


根本連問都不問一聲。


李田氏倒是想著那個小混蛋了,隻不過,她更樂見李大壯忘了那個小崽子,隻疼她的兒子就好了。


至於那個小崽子吃不吃的,跟她有什麽關係?


……


晚上,陸劉氏給自己兒子洗好了之後,哄著他們睡了,陸學誠這才從外麵進來。


“你這一天天夠累的了,還沒事給你找事。”陸劉氏嘴裏沒好氣的說著,但是,手上麻利的給她男人弄熱水洗漱。


撿了個老頭子,供吃供喝不說,晚上還要她男人幫著去洗漱。


別人不心疼學誠,她可心疼。


“你啊。”陸學誠長歎一聲說道,“當年,我娘帶著我們兄妹,糧食根本就不夠吃的。有時實在是過不下去了,娘就背著我們去外麵要飯。”


陸學誠想到那個時候,就眼眶發熱:“我跟大哥親眼看著娘在外麵討飯吃,遇到心腸好的,會給口。更多的……”


陸學誠說不下去了,頓了頓這才說道:“當年有好心人,不僅給了我娘吃的,還給了一些衣服。”


“如今,咱們家日子是不富裕,但比齊老先生強太多了。”


陸學誠的意思很明顯,當初他們一家就是靠著好心人接濟才活下來的,如今,他們有能力,幫一把齊老先生也是應該的。


“我這不是怕你累著嘛。”陸劉氏小聲的嘟噥著。


“這不是有村正跟李大壯送的糧食嗎?等秋後,糧食下來,也就夠了。”陸學誠滿不在乎的說道。


他都這麽說了,陸劉氏還能說什麽?


隻能是將盆子收拾好,讓她男人早點休息。


“你也別想這麽多。我聽娘說,齊老先生讀過書,等他傷好了,讓他抽空教教咱們孩子認字,也是好的。”兩個人躺下之後,陸學誠安慰著自己媳婦兒,“在鎮上請個先生,可貴了。”


“認字能當飯吃嗎?”陸劉氏心裏還是有些不高興,“算了,算了,你早睡吧。”


她男人累了一天了,她也不好跟他鬧小脾氣,真累壞了,還不是她心疼?


一夜無話,次日陸雲溪吃好了早飯,早早的背著小背簍跑到山裏去采蘑菇。


至於家裏三個小子,則是去田裏幫忙了。


十來歲的孩子,也能做一些農活了。


陸雲溪站在樹下,等了半天都不見李天佑的影子,她擔心的探頭往來路上看去。


昨天明明說好了過來去看豹子,給豹子換藥的。


陸雲溪又等了一會兒,還是不見李天佑來,她隻好自己去山裏找止血消炎的草藥,然後去找豹子。


也不知道,豹子怎麽樣了,還認不認識她。


到了昨天的地方,根本不見豹子的蹤影。


陸雲溪小聲的喊著:“小花、小花……”


嗯,是不是擔心昨天受傷的血腥會引來其他的猛獸,所以小花跟它媽媽先離開了?


陸雲溪往四周看看,琢磨著是不是還能找到他們。


就在她沒有方向的時候,奶聲奶氣的嗷嗚引得她回頭,一眼就看見了站在草叢裏警惕萬分的小豹子。
為您推薦